涿鹿教改失败,光明日报刊文:外部环境不变仅凭基层难获理解

2015年1月,涿鹿中学“三疑三探”示范课。  河北涿鹿中学官网图

 
光明日报8月5日消息,因为推行“三疑三探”(即区别于传统的‘填鸭式’教育模式,将课堂教学分解为设疑自探、解疑合探、质疑再探、运用拓展的教学方法)教改,引起当地部分家长的反对,改革被迫叫停。近期,河北省涿鹿县教科局长郝金伦的一封辞职信被网友热传。日前,郝金伦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无怨无悔”,他认为,“教学方式没有对错,只有效率高低的不同。我最多是个改进者,所有事物都需要改进。”

 
那个辞职信中慷慨悲壮、百感交集的郝金伦,在经历了教改失败、舆论聚焦等一系列公共事件之后,能够依然“无怨无悔”,此种“人言不足恤”的改革精神,实属难得。尽管涿鹿县副县长李迎春也表示,虽然“三疑三探”叫停了,但教改的步伐不会停止,仍会学习借鉴先进的教学方法。但是,熟悉政情的人都知道,随着郝金伦的离开,这一发端于基层的教改铩羽大局已定。后来者如何“学习借鉴先进的教学方法”,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不免让人深思,这一看上去很美、听起来也符合科学规律的教学模式,何以招致失败?

 
改革从来都是在质疑中前行,不值得大惊小怪。但几乎所有的改革,都应该有宽阔、普遍的现实诉求作为背景。当下,对教育中存在的“唯分数论”“锦标主义”等诸多问题,家长、教师尽管多有怨言,但在升学模式的大格局尚无法改变的情势下,涿鹿教改将这些抛在一边,当然会引发普遍焦虑。

 
因此,如果外部环境不发生改变,出不了成绩就难以获得更好的学习平台,那么仅凭基层教改的单兵突进,很难得到各界的理解和支持。并不是说改革的方向不对,也不是说基层群众过于务实,而是任何改革都应该诉诸民众的利益,或者至少要让人们看到希望,这是改革的共识与动力所在,也是改革得以顺利推进的“最大公约数”。

 
在这一过程中,有必要区分清楚方向与路径的差异。再正确的方向也应该考虑选择切实的、循序渐进的路径,或者说二者本身就是一体。若“高考指挥棒”依然高举,则基层分数一旦弱化,家长当然会不满。这种不满可能一开始只是议论和质疑,而当这种不满积累到一定程度必然会爆发出来。这与家长们的“短视”无关。

 
况且,此种震荡极大的教改,似乎也没有真正调动起各方的热情,或者说即便有所解释、答疑,但也并没有形成良性互动。此次教改,更大的推动力来自于教育局长的个人推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权力主导下的推动必然递减,当然也就不会形成所谓“共识”了。

 
涿鹿教改失败表明,教育涉及千家万户的核心利益,任何改革都必须格外审慎,不仅要找准方向、选对路径,还要考量大环境与小环境的融洽、节奏与范围的把握,以及改革土壤的培育等。热情与决心固然是改革的驱动力,但拥有“最大公约数”的公众意志才是决定改革成败的关键所在。
来源:澎湃新闻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