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一个真实的VR教育:给点雨水就泛滥

转载 0

574467379652c

 

 

在教育学界,凡是增进人们的知识和技能,影响人们的思想品德的活动都是教育。而在现实中,教育者通常需要面对一群不爱学习、没兴趣的学生。如何令孩子们增加兴趣,更高效完成教学任务成为教育界一个头痛的问题。于是,从文字到视听媒体,再到多媒体,人们不断地让信息变得丰富起来,试图让孩子们减少死记硬背的学习过程。

 

在寻觅中,人们发现VR是一种具有沉浸感的媒介。为此,教育领域一部分人高举VR旗帜,呼吁教育革命的到来。无可否认,VR教育确实是人们心目中未来可期的领域。不仅仅是科技大佬的态度观点,就连街头巷尾也对VR教育充满期待。

 

在2014年圣地阿哥举行的ASU-GSV教育科技峰会上,比尔盖茨表示,他正与盖茨基金会合作制作VR内容,“学校是激发孩子创造力的地方。 如果VR可以激发到孩子,那么这项技术就很有价值。”无独有偶,HTC Vive中国区总经理汪丛青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表示,VR长期最看好教育。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如果你让家长玩6000多块钱给孩子买一台游戏机,很多人可能不愿意。”他说,“但如果你说,你花这些钱,你的孩子就可以进入到全世界最好的学校,让最好的老师上课,我想家长们会更愿意吧。”
与此同时,民间对于VR教育的期待也很开脱。不少网友表示,非常看好VR在教育培训领域的应用市场。比如一个害怕在大众面前演讲的人可以不断在VR模拟出万人演讲大会的场景中练习演讲,从而获得演讲技能和自信。再比如,人们不再需要死记硬背各种历史事件,直接穿越过去然后亲历一遍,这种想想都有些小激动。

 

试水者多,实干者少

 

574463f0064a9

乐视全景教育截图

 

正如很多人设想得那样,VR本身拥有跨越时间和空间的特质,还能让人突破资源和能力的限制(比如普通人可以体会宇航员在太空的生活),甚至还有拥有更强大的与虚拟元素互动的能力,可以实现VR训练基地、VR实验室,甚至VR大学等。

 

但在实际情况中, 国内公司企业对VR教育的落地,似乎没有那么赤诚。

 

2015年12月23日,乐视在“岂止一个视界”的新品发布会上表示,该公司旗下的乐视教育与新东方合作,推出VR英语课堂,比如VR口语课堂,学员只需戴上VR头盔,就能身临其境学习英语。现在距离乐视的发布会已经有5个月了,但小编在乐视视频APP中只是找到四个全景课堂,一个是口语课全景视频,一个是小学乘法辅导班全景视频,剩下两个是字母动画学习。看完之后你会发觉,这些明明可以通过视频很好地实现,为什么要用VR来实现?与此同时,丝毫不见新东方的踪迹。

 

除了乐视,还有造纸印刷的安妮股份宣布开发儿童VR教育产品,但具体细节不详;邢帅教育表示推出基于Cardboard的在线教育视频,解决学员没有电脑的问题;厦门创壹打造了全球最大的虚拟现实三维互动在线教育云平台,与VR似乎没有关系;百度计划明年在贫困山区的学校设立VR教室,具体细节不详;网龙想要打造一个教育生态系统,自身专注于平台建设和内容开发,硬件主要依靠第三方……

 

目前,VR尚未爆发,VR教育也处于早期阶段,众人试水也是一种能够理解的行为。

 

当然,市面也还有一些小的创业公司探索VR教育。在VR圈里比较活跃的是巧克互动,一个把英语作为VR教育切入点的内容团队。此外,还有一些针对儿童设计的头盔,比如映墨的儿童VR。不过,映墨针对儿童开发的VR头盔倾向娱乐。

574466129b446

 映墨针对儿童的头盔:儿童VR

 

VR在教育中应该承担怎样的角色?

 

但站在这个时间点上,我们更加想知道,VR教育目前正确的姿势应该是什么。

 

巧克互动的联合创始人吴依松告诉雷锋网,市面上一些机构把课堂视频VR化是一种错误的做法,因为这会分散学生的注意力。“你把平面图片立体化,有意义,比如把心脏结构图做成立体的效果,但单纯视频用VR来呈现,那就没意思了,学生容易走神。”在他看来,VR教育应该发挥VR的特性——仿真和交互,并利用这些特点增加学生的兴趣,集中他们注意力。

 

巧克互动目前有两种产品,均采用3D动画制作软件玛雅打造。一个是针对C端的英语场景对话:利用VR模拟出各种真实场景,让用户在其中扮演角色进行对话练习。第二个是针对B端的师生实时互动方案,即老师和学生通过VR共同进入虚拟场景中进行“实地”教学活动。前者解决英语练习的场景问题,后者解决课堂教学素材问题。

 

对于师生实时互动方案,吴依松描述道:在40分钟的课堂中,前二十分钟是老师带着学生认识拼写单词,比如蝴蝶、蜜蜂。后面这二十分钟,老师可以通过VR和学生互动,比如让学生在VR场景中找到蜜蜂的单词,又或者通过VR,老师带着学生到海底探险。“我们不会让学生整堂课都戴着VR头盔,那是不现实的”,他继续说:“VR是教学过程中一个工具。”

 

但如何利用好这个工具,又是另一码事。

 

除了面对VR设备的问题比如头盔对不同年龄孩子的适合度,这里还涉及到课程开发。吴依松说,一个好的教学内容需要考虑IP、剧本设计、与教材的紧密结合程度。简单一点说,这需要VR教育内容开发团队需要具备教材编制能力。这看上去是一件简单的事,但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事情。简单的是,每个人都可以编出来,不简单的是能不能“押中考题”。尤其像巧克互动的商业模式是把方案推向公立学校的教室中。

 

VR教育应该针对哪些市场?

 

教育领域一般认为,如果要用VR来呈现,应该是那些具有可视化特点的学科,比如天文、化学、生物、历史、地理、语言学等,而那些抽象的学科,比如哲学、数学、逻辑学这些就不适合VR。

 

除了学科,VR教育是否同样存在“适合哪些年龄阶段的人”呢?显然,高三的孩子才没有闲情雅致利用VR提高学习兴趣。对于这一点,吴依松直言表示不知道。“根据人的认知规律开发内容,具体哪个年龄适合VR教育,我也不知道“,他说。

 

不过,他指出,VR教育的发展路线将沿续目前的教育机构的路线,比如新东方这种有老师带领着学生学习的模式。他十分反对用平台的思路来做VR教育。吴依松说的“平台思路”是把教育产品看成游戏那样,通过一个平台来下载。举一个例子,国外有一款帮助用户学习外语的VR应用《House of Languages》。人们可以通过Gear VR的内容平台进行下载。对于VR教育应该通过机构还是平台来发展,小编保留观点。

 

事实上,VR教育会在哪个学科走得最快,什么时候能繁荣起来,吴依松也很率直地表示不知道。甚至,VR教育是否具有更好的教学效果,学生是不是能学到更多,他也没有答案。“VR教育还在实践,效果有多好,能不能减少学生的学习负担,我们不能现在给出一个答案。但我们相信,VR教育一定能够增加他们的兴趣。”

 

显然,正在探索的巧克互动也没有想到一条行之有效的方式来实现VR教育。但在他们看来,VR时下可以作为一个工具融入学生的学习过程中。

 

未来可期,现在不可?

 

至此,我们看到一个貌似泛滥,但急需更多人共同摸索的VR教育。与此同时,这个领域也没有巨头进入,推动行业发展。由此,VR教育究竟是一条怎样的道路,我们难以得到答案。正如新东方在线COO潘欣在采访中所表达过的一个观点:

 

VR对于教育来说还偏早,从互联网技术发展来看,任何新技术的应用都是先娱乐后教育,娱乐的场景目前还没跑通,教育可能需要更长的周期。

 

本文来源:雷锋网,作者柏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