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教育科技的5个误解

11

 

教育科技已经遍布各处,学校里到处都是各种闪闪发光的交互设备,应用市场里也满是各种小工具和APP。在科技经费有限的地区,老师转向用众筹的方式来为课堂提供科技工具。

 

接下来让我们讨论一下5个共同的关于教育科技的误解,并思考如何减少科技对学生产生不必要的干扰。

 

误解1:技术能够解决老师和学生的所有问题

 

好吧 … 并非真的如此。教育科技其实是个像榔头似的工具。榔头真的很有用,如果我们收集关于榔头的用处的有关资料就会发现,在完善居住环境时,榔头的易用程度高于其他任何工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榔头能正确适用于每一项改善居住环境的工作。你不会想用榔头来更换一个灯泡,或者在有其他更专业的工具针对某项任务的情况下选择使用榔头。

 

同样地,教育科技并不能正确适用于每一项教学任务。在某些情况下,在课堂中加入科技是没有必要的——有些时候甚至是有害的。

 

建议:在进行课堂规划时,只有当技术能够提升学习体验时才加入技术。比如,让学生们用iPad绘画并没有给学生们机会去真正体验绘画。但是,当他们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蛋彩画(注:一种古老的绘画技法,用蛋黄或蛋清调和颜料绘成的画),然后用iPad和绿色幕布拍摄自己的绘画作品,这就可以被视为——技术在课堂中很好地发挥了作用。

 

误解2:技术是危险的,所以我们不得不限制访问所有东西

 

限制访问某些东西是合理的。就像你不会在孩子面前打开整个工具箱。同样地,你不会在孩子还没有被正确培训的情况下让他去使用所有技术。然而,学生们会在家里使用技术,而他们经常在家里不当地使用技术会导致他们在学校里制造麻烦。

 

的确,科技工具是危险的,但是大部分工具不都如此吗? 危险来自于不明智的选择和错误的使用。

 

在学校里严格限制学生访问网络,也许能够保证学生远离有问题的内容,但是这并不能防止学生在放学后错误地使用网络。

 

同时,老师的访问接口被限制,他们不能方便地利用工具指导学生,或者访问能够帮助他们创造意义教学体验的有价值的网站。

 

建议:与其限制访问,不如培养学生变为数字公民,使他们能够在学校和家里都安全地成功地使用技术。教育管理者要训练老师使他们能够正确地指导学生利用互联网学习,并且给老师管理工具并赋予权限使他们能更容易得控制学生对技术的使用。

 

可以移除某些滥用科技工具的老师或者学生的访问权限,而不是限制负责任的用户获取有用的材料。

 

误解3:技术可以引发学生成绩的提升

 

技术的使用可以使我们采集到许多数据,这些数据使我们相信学生们都提升了成绩。但是,是什么样的提升呢?真的提升了吗?

 

一些学区在APP和推行举措上花费了几千美元,而学校则花费大量的教学时间来收集数据并希望提高测试成绩。这些都很好,但是很多项目都使用了SAMR模型和drill-and-kill的方式,这种情况下的技术应用并不是最佳的。

 

建议:当学生们能够创造一些事物并和他人分享,他的学习效果会更好,思考水平也更高。让学生参与创造性学习,让他们会利用技术去学习、创造,而不是复述或者记住要点。

 

误解4:教育游戏可以提高成绩

 

让我直接了当的告诉你们:我喜欢游戏。Heck,是我今年参与的游戏中最喜欢的一个。它很有趣,学生们通过这款游戏都能够指出自己学校建筑的重要细节。这些学生才上3-5年级而已,真是令人感到吃惊!

 

不过,很多教育游戏只是在“猜测答案”或者是个用“点击”收集数据的工具,而不真正鼓励学生进行创造性学习。这些游戏很受欢迎因为他们很容易实现,对于老师得专业性要求不高。这些数据会被用来预测考试成绩,并被用于评估老师的教学是否有效。但是学生们真的有在这个过程中学习吗?

 

建议:找到那些能都让学生们进行创造的教育游戏,比如Minecraft或者Pictoboldo;更好的话,让学生们自己创造游戏,通过游戏教给别人他们已经学过的东西。

 

误解5:有技术参与的教学没有意义

 

每个人都知道关于“僵尸眼”孩子的故事,他们盯着屏幕然后用鼠标点来点去。这当然是技术应用的一个结果,但它是一个非常差的技术使用的现象。课堂最佳技术实践的结果是使学生合作和分享,而不是盯着屏幕流哈喇子。

 

建议:技术为把课堂移到教室之外提供了机会,让学生体验到在传统课堂上从未体验过的东西。通过使用谷歌地图,试着把你学生带去数字领域的阿尼克城堡、泰姬陵、吉萨高原。或者,更进一步来说,让学生用绿色屏幕给出一个“活灵活现”的作业。

 

技术就像其他工具一样有好处也有坏处,对于学生来说最佳的学习体验是参与自己主导创造、研究和分享。在考虑使用新的APP和设备时请记住——有回报的前提是让学生更好地学习。

 

本文来源:www.edsurge.com ,作者Rebecca Recco,经茄葩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