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奥巴马的女儿要选择Gap Year?

转载 0

abm

 

前天美国第一女儿玛利亚.奥巴马将要去哈佛上大学的消息公之于众时,很多人讨论更多的是她“Gap Year”的决定。

 

在人们猜了大半年之后,玛利亚最终选择了父母都曾就读法学院的哈佛大学开始自己的大学生活,但却是推迟一年入学——她将利用一年的“间隔期”先丰富自己的人生阅历,于父亲卸任美国总统之后才会明年秋季来到哈佛就读。

 

Abigail Falik创立的非营利组织“全球公民年”鼓励学生创造不同寻常的教育路线,她在《华盛顿邮报》撰文评价了玛利亚的这一选择——
玛利亚.奥巴马决定在上哈佛之前先“Gap Year”一年成了美国的头条新闻,却的确很有道理。上大学前用一年积累现实世界的经验,有可能是提升教育成果和毕业后的成功的最强有力方式——不仅仅对总统的女儿是这样,对所有背景的美国年轻人来说都是如此。

 

如今绝大多数的学生都像是在跑步机上,从高中到大学一路不停地奔跑竞争。

 

对很多人来说,得到顶尖大学的录取成了高中时的唯一目标——通常都要付出不能真正地学习、无法冒险和探索的代价。他们没有时间去自我反思,大学也就变得让人觉得都一样,这就是为什么William Deresiewicz会把当今的学生称作“优秀的绵羊”——可以把自己的事情做得很好,但是完全没有概念为什么自己要这样做。

 

这条通向大学的“传送带”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美国全国三分之一的大一新生不会回归大学继续就读大二。根据近期的研究,学生平均要花6年时间才能完成本科学习,并且仅有9%来自低收入背景的学生可以本科毕业。

 

精神健康也是恼人的问题:多数的学生——不管是常春藤联盟大学还是社区大学的学生——都说经常感到焦虑、被压垮和绝望。

 

而对于那些适应能力很强能够撑下来的学生,却很少能够在毕业时获得如今这个飞速变化的全球经济体最为需求的技能。一项最近的研究显示尽管96%的大学校长认为他们的学生已经为就业做好准备,只有11%的雇主也认同这一说法。

 

如何改变现状?

 

玛利亚的选择有可能能够帮我们解开谜团。我们需要回归根本,问这样的问题:“现在的孩子最需要学的是什么?为此我们如何重新设计教育体系?”

 

如果我们的学生不是筋疲力尽地踏进大学,而是带着从现实世界中挖掘出的犀利问题来到大学课堂,是不是会不一样?如果学生进大学时不仅明白自己要选什么专业,还有使命和愿景?如果所有的学生都带着成熟而来,带着使命感、让大学成为有意义的经历?

 

通过我在“全球公民年”作为创始人和CEO的经历,我观察到想要改变大学的输出结果,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改变输入。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休学一年可以增强学习的动力、自信心和成就,对很多人来说,还可以省钱,因为可以降低毕业的年限。

 

明德学院发现推迟一年入学的学生在学校无论是学术还是课外活动,表现都比同伴优秀。

 

美国间隔协会(American Gap Association)报道说选择上大学前先间隔一年的学生比普通学生多75%对自己毕业后的职业发展更“开心”和“极为满意”。

 

“Gap Year”也不是精英的专利,或是对于上大学没有准备好的学生采取的补救。当我们让学生走出教室,去专注于真正的世界里人们所关心的事物,他们就会发现自己是谁,以及自己想要变成什么样子。并且他们可以在无论是谁(父母也好、政府资助也好)为他们做出一生中最大的投资——大学教育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玛利亚就做了一个离开跑步机的明智决定。她的选择将给新一代的人以启迪和信心。“Gap Year”应该重新被定义,让更多的来自各种背景孩子都能够被鼓励和接受这种选择。

 

本文来源:华盛顿邮报,经微信公众号“传思”编译,系茄葩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