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教育”的基因是互联网还是教育?

茄葩 0

未标题-1

 

简序——互联网对于教育的深入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也将是持续的:这是这个时代教育发展最为显著的特征之一。然而,不同的人聚集到一起,我们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是,我们彼此之间应该如何融合?大家都带有什么样的特质,都会带来什么贡献?

 

1在线教育公司和线下机构在做什么

 

经过对教育目标、中国教育体系和各种类型的学校的介绍,我们对教育本身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现在我们开始具体讨论市场力量和技术力量在怎么影响教育:所以本小节我们讨论在线教育公司和线下机构在做什么。
这方面大家讨论的比较多,如开始所说,我不就具体公司做介绍和点评了——而相信读者也了解,我对中国教育行业内的市场力量还有更高期望,远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是的,我还是期望大家不要仅盯着应试而强化,不要仅盯着商业而疯狂。功利一点说,这样蛋糕只会越来越畸形,还会被蛀虫坏掉:我认为基本的商业伦理是,物有所值,才有价值。

 

我提供一个新的方法,来观察在线教育和线下机构,在做什么。见下图。

 

640.webp

 

这是一种观察分析工具,我先介绍基本信息,再描述怎么使用。
首先底面是基础教育学校中的一切。学生和教学,从一年级到高三,经历三场大考:小升初、中考、高考。具体每个年级学段都有一定特色。而在学习与教学过程中,我们分为五个关键环节:备(备课研究)、讲(讲课教学)、练(练习作业)、测(考试测评)、培(教师专业培训)。这五个环节是教育系统的最为关键的五个节点。而底面的出口,正常的有三大出口,也就是基础教育学生的基本三大类需求或人生方向:高考上大学、出国留学、进职校准备工作;三大方向之外,可能还会有一些小众诉求,包括兴趣、素养和发展等。一个隐藏的出口是退学打工,我没有列入。
在“互联网+”时代,有四类不同角色进入基础教育,我把他们划分为教育者、培训服务者、互联网工作者、创新者。

 

这是四类不同的人,具备不同的基因,擅长不同的事情,有着不同的价值和矛盾点,做事理念和方法途径都有不同。

 

创新者我使用的是虚线,因为在中国教育市场上,我见到的非常非常少。
这四类人进入基础教育底面之时,我树立了六个维度的标签集合:
教育目标有应试成绩、考级、素养能力、人格发展等;

 

大的模式有to B(企业机构)、to C(用户)、to G(政府单位)等;

 

 

用户群体有教师、学生、家长、教育主管部门等;
所使用的教育实施模式有网校、培训学校、私立学校、国际学校、留学、MOOC、SPOC、O2O与教师到家等;
所提供的教育领域有学科辅导培训答疑、托管服务、竞赛类、科学活动类、艺术类、体育类、兴趣类、游学类等;
所基于的基础设施功能要素有教材出版、教辅出版、数字出版和内容库(含教学内容、题库等)、营销平台、交易平台、信息化和工具、教育大数据、教育人工智能、自适应与个性化教育、教育游戏等。

 

这六大维度不同的标签,它们都可以详细拆分,以代表不同的切入角度、价值提供和自身优势等。

 

我们用这样一个工具来分析在线教育公司和线下机构:
它是一个面向什么样的底面要素、具备什么维度标签集合的什么角色。
这样一个固定的表达模式,基本刻画了一家在线教育公司或线下机构的核心特征。但如果想表达的准确、全面、合理,还是要做大量的准备和调研工作的。

 

我不想再举例,针对国内市场,拿几种美股上市公司来描述,拿几种A股上市公司来描述,或者,拿几种风头正劲的创业公司来描述。PR稿件新闻、公司销售人员话术以及公司内教研体系,大家都可以去对照。
我并不想显性评价它们。

 

我只提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如果把美国教育行业刻画一遍,把中国教育行业刻画一遍,研究一下美国所有机构的标签的交集,和大家重视的部分,对比研究一下中国所有机构的标签的交集,和大家重视的部分——你会发现什么有意思的结果呢?更不要问,这些标签和模式都是谁首创的呢?!

 

所以我觉得,中国这个行业里还是有很大进步空间的。还需要更多优秀的人进来。为了孩子为了干净的钱其实都可以的。

 

2是互联网还是教育——互联网为教育带来什么

 

在互联网人开始进入互联网教育行业中,有非常多的创业公司中集中了两类人,这个时候,有一个可能不那么是问题的问题,成为了问题:是互联网、还是教育?
是互联网,还是教育,这个问题更多是产品思路的问题、团队融合的问题,以及,按时髦的话,是基因杂交的问题:当然,没有人期望是东风压倒西风的问题,尤其我这种大互联网背景的小白。

 

我们先说事。
在回答是互联网还是教育之前,我们先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互联网为教育带来什么?带来互联网思维?带来快速迭代?带来数据反馈优化产品?带来炫丽的互联网技术?带来用户增长规模(诉求)?
每一个人因其背景,回答这些问题的态度可能是不同的。虽然我们说,互联网思维有非常大的魅力,互联网的速度和规模对资本是有致命吸引力的,事实上互联网的方法论和技术也对教育有极其大的帮助作用;但我们仍然需要保持谨慎。

 

泛泛的说,互联网为教育带来的最本质的影响是结构性的变化,原来以教室为中心、老师和学生进行一对多的互动的结构,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变化(包括时间、空间、场景、角色职能等等多种维度),而且这种变化会为教育本身带来深刻改变;而互联网技术,我认为最大的影响是带来学习科学的变化,深刻的改变了原来场景的学习模式和学习过程——也包括使得大规模实证教育得以深入实施这个的关键点,其次是对于内容、产品和服务的分发能力,互联网技术具有极大的优势;但所有这一切,教育本身(或者说教育的追求目标本身)没有变,目标和结果,都需要落到我们把互联网进入教育的所追求的意义上,就是让孩子的学习发生作用,让孩子成就自己。
在这个过程中,互联网思维和方法论——及其核心,面向用户需求快速反馈和快速响应——固然作用极大,但我认为,即使没有互联网行业积累的存在,想“做好”事情的人,也一样会摸索出类似一套方法论。这里不必要非要举着一杆大旗。

 

所以,泛泛的说,互联网教育是互联网工具方法下的教育,是——教育。也可以简化的说,互联网教育大处是教育,微小处是互联网;互联网教育目标和终结处是教育,过程和路径是互联网改造过的;互联网教育鼓励互联网任意改造自身,只要它还是教育。

 

但如果到一个具体的产品形态,可能还是要看定位。这里估计会有不断的争议出现。比如,纯工具类产品,我认为是以互联网为主的,而内容类,是以教育为主的,而各种平台级产品,可能是并重的,但还可以具体看平台类型——对于教学类平台,并重中应该以教育为主,交易或营销类平台,并重中应该以互联网为主,等等。很多人也不一定赞同我的看法;有人认为和老板背景有关系,有人认为和发展阶段有关系,还有人会认为和胜者(剩者)是谁有关系。

 

这也是事情魅力所在,“互联网+”需要做团队融合。在这个层面而言,对于创始团队,这是一个管理和文化的问题。
这就到了人的层面。

 

之前我写过《知识人的管理(企业中层的管理)》一本大总结,我更强调知识人的管理本位,是一种自组织管理,一种泛合伙人制度——但因为我创业经历还不够丰富,所以也不准备给大家建议。
只是,如果你面对“是互联网还是教育”这个问题时,涉及到公司管理和文化(颇为激化的)问题的时候,那么我建议你——创始团队到了“再创业”的时候、到了“凤凰涅槃”的时候了!这一点都不夸张。回到初心,发挥你的创造性,祝你好运。

 

3他山之石与我们的出息
虽然不想和中国的教育行业的市场力量做细致的对比评价,但还是忍不住——我们要介绍一下美国两所新型学校,以做他山之石:好吧,他山之玉。

 

先大概说一下背景。
在西方教育史上,虽然同班分年级教学在中世纪已经萌芽,后经文艺复兴洗礼,教育本身已有现代的形式,但还是很多样化的,小规模群体的、精英主义的;到工业化大革命迫切需要社会提供大批量有知识的工人后,以及社会底层力量的不断复苏,教育作为一种普遍的权利和大规模公共基础服务才被发展出来——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现代公立教育体系的来由。
作为一种大规模公共“商品”,公立学校可以满足社会基本的要求;比如美国公立教育更加重视思维、习惯和公民素养的教育,以及基本的学科教育。但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变革,其弊病同时也逐渐为大家所诟病。
首当其冲的,是教师驱动的、分学科、分年级班级的这种标准化“生产”(教育)方式——在基础教育阶段,大多数教育模式实施,都是按照这种方式进行:但,这是合理的吗?为什么必须如此呢?人的成长不同、人的多元化、人的个性丰富,都远远不能是一套所谓的教育内容体系和进度可以满足的,很多人说人的培养更像农业模式而不是工业模式,在工业早期我们为了效率和资源有效性,为了推广教育到大众可能必须这么选择,但是到今天,为什么还必须坚守?
其次,教育测评虽然对教育发展意义重大,可使用方有很多不同力量,尤其是大规模标准化考试,如其使用不当,也对教育的发展有制约作用,西方其实也有人对此不断挑战,更遑论东亚这种考试文化强势的地方——我们更有感受。
当然,对于美国的教育自身,尤其是其孩子的学科能力(应该主要针对的是公立教育体系),美国人还是不断有不同声音和反思的——我个人也觉得,其学科教育的效率仍然是有问题的。
当然,主流的心理学、教育学,在走出哲学、神学影响,实证转向后,其实也不断的在通过实证方法而改进,提出和解决了很多深化的问题,这也是教育发展的一个直接动力。

 

综合而言,美国今天的创新型学校并不是从天而降的,是一轮又一轮教育创新大潮中新的波浪。而且,本文所介绍的例子——因为我们论题的方向,选择的都是非教育人士发起,都选择了互联网技术、甚至其中一个就是互联网工作者这样的学校。
在这个创新过程中,首先提到的就是混合式教育,及被可汗先生重提的精熟学习。精熟学习是布卢姆提出的,就是教育目标分类学最早建立的那个布卢姆。他提出,在基础教育阶段,每一个孩子其实都能掌握好要学的知识,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大家明白这个意思吗?如果不是固定年级的升级,固定教学进度,孩子其实是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学好所有应该要学的内容,当然因为人的不同,而路径不同,有的人快一点,有的人慢一点,有的人这个快有的人那个快。可惜的是——当时限于教育支撑体系的不成熟,如果以精熟学习为基础展开教育,作为一种大规模公共服务会让平均的教育质量降低——所以后来美国的现实发展其实否定了精熟学习这个理论。但可汗先生因为做可汗学院,重新发现,由着MOOC/SPOC及翻转课堂的设计,精熟学习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自然的路径。因为凭借khan academy的资源和系统机制,不再强制需要年级和统一进度,每个孩子都可以按照自己的特性和选择不断去攻下(精熟)每一个知识内容。
其次要提到的,是个性化学习和主动学习。在像工业品一样被对待时,孩子的学习主动性、好奇心是被最大伤害了的——我相信每一个做过2~5岁孩子的父母都对孩子这一天性有足够的认识。孩子天生就会学习,就感兴趣——但进入基础教育一年级之后,他们承受车床效用之后,就变得自信丧失、厌烦、迷茫……而个性化学习,以及,把学习的主动权利还给学生的机制,这是另外一个非常大的点,在这些教育创新中。
最后要提到的是全人发展。在现代社会,对一个人的需要是综合的、全面的,不是一个磨具产品,而是一个具有自我管理能力的知识人,所以教育本身也不是单一的知识和技能教育,教育要把人的教育、学科的教育和社区发展统筹起来。
这就是一个背景介绍。

 

第一个要提的学校,是khanlab school——这是一个国内没有太多新闻报道的学校,是可汗先生创立,而且和khan academy不是一个机构的私立学校。下面这个页面,“大致课程设计”信息来自一个同事对可汗先生的交流,而整个页面,有请可汗学院的某同学确认,部分信息来自她的介绍。

 

 640.webp (1)

 

可汗先生创建khan academy后,从视频教学内容到基于CommonCore美国基础教育国家标准的训练和测评系统的研发,有一个非常完整的翻转学习体系——但即使这样,khan academy在美国公立教育系统中推广的并不是很顺利。后来据说可汗先生自己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他考察一串,没有发现一所学校符合他的想法——于是他自己创办了khan lab school。
在khan lab school,学生是混龄的,自组织学习的,神奇的是虽然老师学生比例很好,但老师并不讲课。这里学生自己确定自己的学习目标,相互帮助,老师参与目标和学习协助,可与传统老师的角色有非常大的差别。
他们一天大致的课程是,上午学生根据自己设定的目标自学;下午有两个环节,首先是讨论课,答疑解答,互相帮助,而且,遇到问题后解决顺序:第一优先级是自己和伙伴,其次是高年龄的哥哥姐姐,最后才是老师;另一个环节是创作课,用项目的方式驱动,项目组要做成果展示。你能想象吗,作为这所学校的工作人员,应该如何驱动学习、干预和引导学生行为?之前提到美国私立学校的圆桌教学法,而在这里又是一个更加不同的形式。
当然,这开始或许是极端精英主义的,生源、费用、规模,都有很大异议。走向大规模实践还有很长的路;但教育在发生变化,可汗先生本人想做出一种教育,证明。

 

另一个学校是AltSchool,创立人是Google+的负责人。这里最大的特色是个性化教育的探索,所有学生没有年级的概念,在各自不同的领域有不同进展——学校配置一个较大的工程师团队,在后面研发个性化教育的工具平台。
不讲他们真实世界应用、learningby doing的课程体系,以及社区联系和儿童全人发展的思考实践,在个性化教育和教育目标上,他们是有比较完整的实践的。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详细研究一下他们的Learning Cycle。AltSchool的网站上有较多已公开的资料,国内也有一些报道。

 640.webp (2)

 

这是真正有所不同的东西——教育在探索、在实践、在优化的东西。我们的出息呢?成人社会如果已然都这样,大家就不要再喊什么“少年强则中国强”了,不要苛责那些孩子们。鲁迅肩起黑暗的闸门,放他们远去的呼声其实不远……但已经无声了……

 

期望着,新的时代,新的技术,新的背景,新的人,能够改变。

 

本文为投稿文章,作者李子,文章节选自《李子谈基础教育与教育技术》,作者公众号“爱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