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们为什么会职业倦怠?

茄葩 0

man-772718_960_720

 

跟校长同行交流,大家最感困扰的就是当下普遍存在的教师的职业倦怠:面对一个没有激情、不愿意改变的群体,纵使你有再好的教育理念和改革计划,也只能是一声叹息而已。

 

从什么时候开始,职业倦怠成为校园里的流行病了呢?

 

我曾经与很多学校的老师交流一个话题,老师在校园里最不喜欢做的是什么?

 

结果天南地北的老师们的回答大同小异:最不喜欢做的就是要迎接各种检查、督导,要交各种材料,包括论文、案例、教案、课题方案……我曾经在各种场合的讲座中说到,不要让老师们把精力放到撰写所谓教学论文上,这不是中小学老师的工作重点。每当讲到这个意思,下面都会响起热烈的掌声。由此也印证了老师们对这些事情是多么无奈和反感。

 

按道理说,上级业务主管部门开展这些工作是为了推动学校发展、推动教师专业成长啊,为什么这些目的正确的行为反倒让老师们讨厌呢?因为老师们是在被安排,被要求,被提高,被成长。这其实和老师以为学生成长为由,布置大量机械重复的作业,进行没完没了的考试,从而导致学生厌学是一样的。

 

而每一个走进北京亦庄实验小学的人,都会为老师们积极向上的状态所感染,很多来访的同行都会反复追问:为什么亦小老师没有职业倦怠?

 

我想,这跟亦小老师做事很少有外部控制密不可分。我们尽量少地要求老师们去被动做什么,我们尽量多地鼓励老师们去主动做什么。如此一来,老师们做的就都是属于他自己的事情——研究孩子,研究课堂。校园里没有了强迫和控制,师生的心灵和精神得到了解放,变得自由舒展。

 

比如,我们很少让老师为了某次检查、某个领导的到来而刻意准备。我们反复强调,一切在于平时的工作。以常态的工作面貌示人,做真实的教育,是办学底线。老师们的工作重心只有一个:那就是专心致志地研究孩子,心无旁骛地研究课堂。结果就是,老师们从来不在意走进自己教室考察的人是谁,他们不需要刻意逢迎,他们只管按照孩子成长的节奏,经营好自己的教室生活,陪伴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

 

甚至,我们取消了通行的全校每周例会,除了每个学期的“春季论坛”和“冬季年会”外,学校极少开全体教师会。但是几乎每天下午放学后,各级部都在开各种备课会、读书会、沙龙,让老师们厌烦的形式主义的会议没有了,各种头脑风暴式的研讨会成为常态。

 

我们也从来不硬性组织老师提交论文和案例。虽然教育写作是老师专业成长的重要途径之一,但的确就有些老师不喜欢写作、也没有写出多少佳作,但却并不妨碍他们成为深受学生喜爱的好老师。

 

这些措施让老师们的精神得到了解放,按照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接下来就要推动老师往更高的需求层次前进:满足人的自我实现需求。即以教育写作为例,总有喜欢写作的老师会勤奋记录和反思自己的教育生活。面对这些老师,我们则想尽千方百计帮助出版和发表。今年,首套14本亦小“品牌教师书系”即将出版。接下来,青年教师出版基金也马上要出台。如此一来,虽然没有强制要求,但是主动记录和反思教育生活的氛围仍然在慢慢形成。

 

上学期,我们为老教师设立了“品牌教师周”,一个周都以这个老师的名字命名,一周之内,他要展示课堂教学、要讲座、要开沙龙。本学期,我们又为青年老师设立了“青年才俊日”,每周的某一天都用一位青年老师的名字命名,这位老师要展示自己一天的教育生活。这样的活动,让老师们从平凡的工作中发现了意义和价值,有了挑战自我和展示智慧的平台,体验到了专业的尊严感和自我实现的成就感。

 

有了自由,又有了尊严和成就感,老师们就有了源源不断的激情与活力,自然就不会有职业倦怠。老师不倦怠,孩子就不厌学。教育的良性循环也就形成了。

 

本文来源:《当代教育家》2016年第4期,作者李振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