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育领域,有耐心的资本才能获得回报

22

2001年,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院长Arthur Levine预测,在未来老师都会成为自由代理人,独立于学校,而这只是个时间问题。到2012年时,我们看到数百位教授参与了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s),向成千上万的学生传授知识,以传统的教学方式,他们一生都无法接触到这么多学生。这一预言的实现花了11年。

 

但在科技驱动的现代世界里,产品开发进度都以季度来算,11年太久了。对于想改变高等教学的教育科技公司与风投来说,普遍的问题是校园改变的速度太慢了。

 

教学领域似乎无法像高科技领域那样出现“破坏性”的剧变。虽然技术给教育带来了巨大的系统性改变,但这种改变往往是渐进的,由A引起B,B再引起C,再到D,而不是由A直接导致D。渐进主义对重视传统价值的教育来说更容易适应,但这一过程往往需要10到15年。渐进主义的另一维度是指,为了获得市场,企业家往往需要将自己宏大的理念进行分解,让其解决直接而具体的问题,即拥有一个出发点。

 

教育科技的第一次繁荣是在90年代末,过去十年Levine的预言逐渐变现,但整个过程比预期的要慢。正如早在1997年就有人提出了文档电子化,但这一过程还在缓慢进行中。

 

高等教育的缓慢改变也事出有因,它有自己的逻辑。不少学院都有悠久的历史,它们经历过经济的起落和两次世界大战,更重视对学生的教育,而不是赚钱。而那些妄想颠覆教育的公司们来了一波又一波,有时候眨眼之间就倒闭了。因此,教育创业者要对公司形态有不一样的想法。

 

另一方面,风投公司对教育科技的投资与日俱增,仅2013年就达到了12.5亿美元。但与投资其它行业一样,风投们也想在限定时间内获得回报。

 

是否能取得回报还得看风投是否有足够的耐心,愿意让被投资公司超期工作,还要考虑某一公司是会指责教育市场发展缓慢,不能满足自己的预期,还是会将自己的宏愿分解,搭起一座理想与现实的桥梁。很显然,学校不会采纳华尔街和硅谷的创新方案,也不会按它们的时间表行走,它们也不需要这样。即便是不愿意小步前进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就是现实,教育行业一直是这样。

 

教育行业的渐变对许多科技公司来说是一次教育,也是一次挑战。不是所有的理念都能即刻实现,如果能解决一个现实的核心问题,那样更可能打下成功的基础。教育领域也不是没有剧变,它只是需要更长的时间。如果上一次科技泡沫教会了我们什么,那就是有耐心的资本才会获得回报。

 

本文来源:techcrun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