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老师的高薪,撮破了谁的嫉妒心

1

 

 

深夜23:00开课,2623人报名上课,每人9元,短短45分钟的课程,自由老师王羽的纯收入为18885元,这还不算被平台拿走的20%提成。

 

很多人(尤其是一些公立学校老师)的确被这位自由老师的收入打脸了。羡慕嫉妒恨的同时,好奇在线老师为什么能赚这么多钱?

 

若看了王羽老师的履历,你就发现,他的能力绝对能匹配上这个价值:

授课水平非常高,无论是平台负责人还是学生的评价都印证了这点。

曾在新东方任教,在家乡还开办过线下培训班。显然他深谙在线教育的“话语体系”,互动和授课效果很好。

最最重要的是,电脑屏幕那头的学生“力挺”他。央视《新闻1+1》采访一位上过他课的广东潮州女生。对方坦言,因为提分明显,她成为王老师课程的忠实拥趸。她看来王老师的课弥补了她现实遇到的差师资。

 

授课水平高、教学效果好,对学生帮助大,课程价格诱人,听课学生的基数自然庞大,这样的收入顺理成章。与其说人们对王老师的收入“乍舌”,还不如说,王老师能力外化出来的高薪撮破了很多人固有的“体制内”思维。

 

体制内,学生选择老师的权利被学校强行“剥夺”。名师难出名,短时间内优质内容转化不了庞大的学生基数,所以潜在变现的价值很难实现。教师能力的强弱从收入上很难看出差别,也就是说劣币和良币地位相当,同时良币也无法驱逐劣币。

 

就像一位体制内的特级教师,针对这条新闻大放厥词,“教师不是发财的行业,要发财就不要当老师。”在这位特教看来,老师这个职业注定就是底薪的命,即使你有能力也不能拿高薪。由此可见,王老师45分钟赚的这18885元,震痛的不仅仅是劣币的怨念、体制的捆绑,还有一些人固有的落后观念。

 

被时代淘汰的人,往往先会被自己的观念淘汰。其实在笔者采访中越来越多的教育管理者、教育学者预言:未来学校的围墙将被打破,老师将成为自由职业者。学校、培训教育机构、在线教育都将成为课程内容的提供方。在“互联网+教育”的催化下,学校将逐渐会把教育的主动权归还给学生。学生将拥有越来越多的自主选择权。

 

反观当下,明智的教育管理者在努力拆墙——和教育公司合作,把优质的民办教育引入学校。顽固者还在时代的洪流面前负隅顽抗。不过围墙筑得再高,直面趋势的潮水时也会显得那么不堪一击。正像网友的段子所说,“邮政行业不努力,顺丰就替它努力;银行不努力,支付宝就替它努力;通信行业不努力,微信就替它努力;出租车行业不努力,滴滴打车就替它努力。”

 

“互联网是上帝送给中国人的最好礼物。”很多人为解决不了的问题,被互联网倒逼着解决了。在线教育之于当下中国教育也是如此,它在逐步击碎已经固化多年的不平衡教育资源,归还学生的教育自主权、加速教师队伍的优胜劣汰。总之,若公里教育不努力,这次在线教育就真的要替它努力了。

 

最后笔者想对像王羽老师这样优秀的自由老师们说,要努力,要加油,要继续把优质的课程分享给更多的孩子,市场和学生终会给出客观的评判,互联网会给予你们与自身能力相匹配的价值和声望,因为这是你们最好的时代;笔者也想对那些在传统学校混日子不作为的公立老师说,即使学校不会淘汰你们,时代的趋势也会把你们淘汰,因为这是你们最坏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