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黑客帝国》的科技服务教育,是一种什么体验?

未标题-1

 

很多人说2016年是VR元年。VR是英文单词Virtual Reality的缩写,最早来自于电影《黑客帝国》,是指创建和体验虚拟世界的计算机仿真系统,它是仿真技术的一个重要方向。

 

在最新一届全球CES电子展会上有40多家企业不约而同推出他们在VR方面的理解、产品和软件、服务平台。如在已经上市的平台中,Google做的Cardboard约5-10美金,三星做的GearVR,有自己的专用头盔,约100-200美金。HTC Vive和Facebook的Oculus Rift在四五月份期间应该都会大规模上市,索尼的PS、VR尽管稍微落后,但今年应该也有机会上市。VR进入市场之后有很多人在揣摩,VR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是不是真的能带来变化呢?

 

3月17日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的智慧学习与VR教育应用学术周上,网龙华渔教育首席设计师刘德建先生分享了《智慧学习与VR教育应用的学术报告》。分析和展望了VR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方式、效果、目前的一些成果。

 

VR营造的沉浸式的学习

 

哈佛大学克雷斯D琼教授(音)在上世纪90年代末做了一个与VR相关的教学实验。他用3D的游戏技术搭了一个100年前波士顿外围的小城瑞沃City(音译),小城搭完之后,初中学生登录进去后发现这个小城里的人不怎么高兴,有点悲哀的样子,就像侦探故事一样。其实他就是想让学生尝试发现这个小城有流行的疾病。

 

现在很多学生在互联网、搜索引擎帮助下比100年前的人聪明很多,至少信息量充沛了。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就有机会去解这个迷了,能告诉大家也许用盘尼西林或者某种抗生素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除了情境学习以外,这个实验将学生放到一个不会认为自己低人一等的地方。因为他到了小城里,无论是市长、议长、杂货店的老板好像都比他笨,都没有他知道的多。这很难得,他给这些学生一个机会意识到自己的能力,有优越性。

 

DD教授还做了一个水塘实验,和现在比较流行的环境学习有关系。他在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找到一些水塘,然后让学生自主对接水塘进行一段时间的监测,监测排氧量等环境类的指标,再把信息和其他地方的学生进行分享。比较有趣的是,有很多人喜欢他们这个项目,最喜欢这个项目的州是美国的亚利桑那州。教授本人也很惊讶,说亚利桑那州是荒漠,好像没有水塘。为什么亚利桑那州的老师特别喜欢,因为他们的学生上去可以向其他人问你们那边的水塘怎么回事。

 

VR实现了一对一自主学习

 

戴上VR眼镜之后可以实现一对一的自主学习,我们想象戴上眼镜后,眼前出现的老师一对一的教学方式。或是通过VR素材,我们尝试用比较生动的方法诠释一个简单的数学题目,这样的环境下学生比较乐意尝试。在尝试过程中电脑和他之间形成相对独特的一对一关系,可以完全根据学生的进度,愿意的话可以再来一次。答错了没关系,可以换个答案答,这是我们觉得非常有趣的地方。

 

网龙华渔和上海市的电教馆进行“下一代电子课本”尝试时,认为课本不一定是DDF文件或者视频、插画,我们考虑是不是可以把3D技术带进去,那时候本来是个3D的模型,在学习的过程中,学生可以用电脑、平板,在人的细胞里漫游。3D之后VR是另外一种感觉,会让人感觉人在细胞里,前后左右可以随意地放大缩小,看整个细胞的发展和变化。

 

同时在学习过程中不仅仅用眼镜,如果能把耳机也戴上,听觉也被占领,如果手在里面舞动的话,做教育的人应该可以理解,从认知、记忆角度来讲,调动他的舞感越多,给他大脑留下的印象越深,相对学习效率也就可以越高。

 

未标题-2

 

模拟现实的体验式学习

 

VR上比较吸引人的地方多数是星空,或是和太空相关的素材,因为让你感觉到在太空中,和星球、星星的比例、距离可以给人直接的感官刺激。

 

第二比较多的是深海,网龙华渔最早做的简单的八大行星的Demo是公司做的第一个课件,整个课件讲了15分钟。体验后会让人觉得很惊讶,因为它整个体验确实和以前的不同。因为在测试时旁边是飞行舱的感觉,所以我们公司做的体感设备放进去,凳子也有轻微的晃动,来模拟太空中的体验,整体感觉还是不错的。

 

VR能做到的,在这个阶段最大的帮助是把一些难想象的东西具像化。就像我经常来北京,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从来没去过故宫,看到故宫不是电视上就是书上,这对它的判断是不公平的,如果亲自去看一下,感觉到它的大,这点VR可以做到。

 

VR在教育中如何普及

 

刘德建先生认为,科技肯定是不停地在出现。科学技术,特别是电子相关的科学技术,随着生产成本的降低,可以看看周边的东西,目前生活的社会绝大多数都在涨价,大到电子产品,小到矿泉水。

 

因为机器人规模生产带来的福利。好处是让更多的设备,不管今天讲的眼镜,贵的可以到800美金,最便宜的Google Cardboard 20美金。相信使用的人越来越多,这个价钱会飞快地下降。飞快下降它才允许更多的人用上这些都是,这是我对技术和教育之间关系的理解,也就是说只有在技术能够被用在教育中时才能够对教育起到辅助和改变的作用。

 

未标题-3

 

面对VR风口,网龙华渔如何布局

 

VR技术是没有明显门槛的技术。大量VR技术都是开源的。作为网龙对于公司来讲,和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承担的很重要的是破冰研究工作,在筹划明年在美国开展教育型的VR教育峰会,把全世界优秀的教育家们拉到一起,看VR一年以后能不能讲清楚怎么样帮助教育。

 

网龙的观点是内容,工具会去开发,网龙的工具会走免费的思路,不管是老师还是第三方机构都可以使用。网龙要做的是把平台搭起来,在平台初期大量生产高质量的内容,这是生产端,不是我们自己生产,包括购买。教科书主要有日本的书具的内容我们已经签下来,包括BBC、Discovery,我们花了大量钱请视频和游戏团队专门生产有引领性的,能够设标准的教育内容,让更多人相信VR对教育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