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10个致命的雷坑,80%在线教育公司会踩

未标题-2

 

把“学生”作为用户
如果从“学生学习”的角度看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学习属于自我实现这一层,也是积极度最低的这一层,而对于家长来说,则属于安全层,仅比生存层低。因此,绝大多数学生从来都不热爱学习,讨厌作业和考试,找家教上补习班都是家长在逼着做。
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互联网教育的企业,往往在产品设计的时候,就把用户设想成学霸,以主观能动性和学习热情去驱动,想当然的认为学生会在积极地在其产品上面做题、看视频、问答疑,结果是注册者几几,使用者寥寥。

 

销售的对象是学生
这个时代,谁都可以做个学习作弊类APP,分分钟千万级用户,然后哭着喊着说没有办法变现。
拜托,学生有几个钱,那是生活费,有几个也留着上网吧用的,家长是才付钱方。但是有几个产品重视家长的感受,满足家长的需求,并以家长作为销售和服务对象的?

 

做“老师”要用的工具
这件事最早并系统去做的还是梯子网,“寂寞”的反响不难看出,体制内的老师普遍缺乏接受新事物的勇气和能力,能用纸的不想用电脑,能用word的不想用系统,能用电脑的不想用手机。当然,话说回来,老师们也不需要用这些“先进”的玩意,因为没有必要组题,抄来即可;没有必要在线备课,都备了几年了,不想换;不可能用自动批卷,因为还有非选择题…

 

1对1
家教辅导和在线答疑都喜欢用1对1这个概念,但是1对1的本身就是违背互联网思维的,一对多才具有无限可能的放大效应,通过量来降低成本,增加收益。线上的一对一,如果做不到单位时间内的一对多,就是白扯,服务方觉得赚的少,被服务方觉得要价高。
还有一点,通常一个线下售价100元的服务,线上的价格必须维持在50元之下才能吸引到用户,过低的价格使得服务提供方完全提不起参与的兴趣。

 

先做工具再引流
很多企业喜欢干这个事,理想的认为做一些跟教育相关小工具,然后就可以赢得用户,再把用户导流到收费业务上。
但是你们有能力做好一个“小”工具吗?成本是多少?工具的推广成本又是多少?
结果会发现,你做这件事的成本还不如渠道的价格,自建非专业渠道和专业渠道去竞争,皆是因为不知自己的专长,不舍得花钱,什么都自己来的小农思想。

 

手机APP
APP的确是互联网教育的神器,但是K12教育需要慎重,尤其是面向学生的手机APP,因为家长和学校都不敢让学生使用手机,因为你不能保证学生拿着手机到底在干什么。另外,一些拍题得答案和考试作弊的APP更让老师和家长烦之又烦。答疑君的统计数据说答疑的集中时间点是晚上9点~10点,是啊,作业还没做,直接问答案呗。

 

为恶不为善
第一,前文已说,靠作弊类的产品去讨好学生,然并卵,他们没钱;第二,教育是最讲口碑、最讲善美的行业,乌烟瘴气必招唾弃。

 

补贴是万能的
O2O的补贴模式血光四溅之下却也活下几个企业,但是如果你也想玩补贴这一手,却要掂量掂量,首先,你是不是BAT,或者干爹是不是BAT,有没这么多钱;再者,教育的客单价普遍较高,贴个几十块看不出来,贴多了要自己老命,本来还可以苟延残喘,结果一冲动赔掉短裤。

 

搭个台子就有生意
这个想法不仅是教育,互联网的其他行业也有,初入者想当然的认为,搭个台子就有戏子来演,有观众来听,然后坐收台子费。
Too naive,即使是搭个台子,你也要吆喝人来吧?也要审管戏子吧?也要给观众递个热毛巾吧?再说戏子到那唱不是唱,非要来你这里?
事实上,搭台子是一个顺应并紧跟时势,花大钱大精力去做非常之事,很难很痛苦。
话说简单,一比喻都懂了,但是看看那些企业的那些产品,又好像都不懂。

 

拉帮结派,协会同盟
互联网的同盟这玩意,本来是食物链最上层畜养最下层的工具,但是如果你也是食物链的中下层,那就是想多了,有没有号召力?有没有利益送?羊儿们与不愿意跑你这来?否则左冷禅再世,机关算尽,也玩不过上层集团的几声号令。
真有这种想法,也要高筑城(地域性攻城略地),广积粮(以双赢为基础的合作),缓称王(名头小动静小),徐徐途之。
文阅至此,有人会诧异,照此中言,互联网K12教育岂无可为之处?恰恰不是,事途艰难,小坑逾之,大坑绕之,终有作为,因为前方真是金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