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干预能杜绝“有偿家教”吗?

10

 

一、“嘿,你报了哪个老师的班?”

 

每到假期,有偿家教就会成为热门话题。近期《中国青年报》发表一篇报道,叫做《停不掉的有偿家教:有家长主动攒班 有老师放假更忙》。文章的亮点在于,记者并没有像传统报道一样,单方面地写学生们假期补课有多么辛苦,家长有多抱怨;反而揭开了这个行业底牌:很多家长主动求着老师给自己孩子上课,甚至帮老师攒课,而老师们也都是凭本事挣钱,毕竟只有足够好的教学成绩才能吸引到学生和家长。

 

一方面有需求,一方面有供给,而政府用行政手段干预供需两端,这其实就是一个典型的黑市逻辑。而且只要有人从有偿家教这个黑市获利,比如学生参加补习班学习变好了,老师越教越有经验了,那么这个黑市必然会有扩大的趋势,有人成绩好了必然导致原来成绩逊色的人显得更差了,原来还不错的人显得还不够了,致使不需要补习的人也被制造了一个补习的需求。与此同时,老师个人的教学成绩会越发地传奇,对于学生的吸引力也会越大。而且政府越制止,意味着愿意提供辅导的好老师越稀缺,意味着学生得到好老师辅导从而提升成绩建立竞争优势的可能性越大,这个黑市也会更稳固。

 

所以,一般假期学生路上见面打招呼,基本都是:“嘿,你报了哪个老师的班?”

 

二、“哼,干嘛告诉你啊!”

 

这个现象,并不是我国应试教育特有的。在东亚教育体系发达的日本韩国,优秀的私人老师也是众多家长学生的追捧对象,他们往往能收取天价的辅导费用。而在以培养创意人才著称的美国,这几年声名鹊起的“特许学校”,几乎是中国“超级考试工厂”的翻版,即使是他们最被津津乐道的几所私立大学,哪个学生不是为了学分忙得焦头烂额的?而这些现象的根源,都是因为“竞争标准的单一”。

 

教育本身就是生存适应的过程,所以用竞争机制促使学生更好地学习,筛选优秀的学生,无可厚非。但是,当所有的学生只能为有限的目标去冲刺的时候,不可避免地就会出现互相踩踏的情况。而有偿家教,正是这场踩踏的缩影。

 

其实,在每个打招呼的孩子心里,都会有这样一个声音:“哼,干嘛告诉你?”

 

三、“我在组装个录音机,要不要一起来玩?”

 

难道就没招了吗?很多所谓知名的教育专家,挂在嘴边的经常是“但这并不能怪家长,而应靠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建立一个更完善的机制。”这不等于没说吗!本文提供三条操作方案:

 

1、结合互联网教育,提升基础教育的教学效率

 

首先得帮学生解决眼前的难题,所以把提升教学效率放在了操作方案的首位。教学效率的提升有两个前提,一个是要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另一个是提高学生做题效率。

 

在激发学习兴趣方面,传统的方式是老师用多媒体的教学工具,讲故事,这些都很有好。但现在的互联网教育已经可以做到把教育内容以大片的方式呈现,这样老师们就可以剩下做ppt和讲故事的时间,学生们会觉得学习内容更有趣,老师也有更多的时间去给学生更有针对性的指导。当然,这对于师资力量不强的学生,更是短期提升本校教学成绩的捷径。

 

另外,做题是每个学生都很头疼但都不得不面对的困难。常见的抱怨无非:“那么简单地作业就别让我写了好不好”或者“不会做,还那么多,去死好了!”。而现在有很多互联网教育产品,能够通过大数据为学生提供难度适宜的题目,而且能帮学生自动总结错题集。这既能真正地帮学生提升成绩,也能降低学生的作业压力。

 

2、推进职业教育,建立学生多元培养体系

 

短期问题解决了,再来看中期战略。职业教育从2002年以来,国家一直在大力推广,但现在很多职业学校招不到学生,培养的学生也不符合企业的需求。这需要从两方面解决,一方面是把职业学校在社会分工体系当中深入嵌入,一方面是优化再教育体系。

 

先来看第一方面。职业学校与普通高中最大的不同是,普通高中只要把学生送到大学就行了,而职业学校要挖掘不同学生的潜力,帮他们培育进入不同行业、不同公司的能力。所以,学校首先要明确自己定位,是帮学生培养职业技能,而不是高中的延续,其次跟企业建立更多更好的人才培养、评价、反馈通道。同时,政府也要帮助职业学校在这两方面工作推进。

 

再看再教育体系,它其实是职业学校的一种补充。很多人在进入职场以后会发现,自己很多的职业技能是不够的。这不能全怪学校没教到位,毕竟公司的需求是跟着市场变化的,而稳定的教学体系天然就是很难适应快速变化的市场的。那这些职场人士就需要再教育。这种课程可以是学校开设的临时小班,也可以是互联网上的职业教育课程。从效率来看,互联网的职业教育成本更低、传播范围更广、内容更新颖,所以,这块领域是值得政府和创业者们去关注的。

 

3、加强舆论宣传,培育全体终身学习的意识

 

最后,当学生们有了扎实的基础教育功底,有了“不会再去学”的技能提升意识,媒体再进一步宣传终身学习,就是一件顺水行舟的事情了。同时,当大家都尝到终身学习的好处,那么短视的白热化补课现象也就自然消失了。

 

希望,那时候的孩子们打招呼会说:

 

“我在组装个录音机,要不要一起来玩?”

 

本文为原创投稿,作者: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