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丨智障少年的艰难成长史

未标题-3

 

小学三年级时,因为父母工作忙,笔者被送到了乡下的外婆家读书。

 

当时学校的条件很差,往往两三个年级合班上班,教室紧缺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师资紧缺。

 

没过多久,村里的民办小学来了一位想来代课的女老师。这位老师姓赵,听大人们说,她从来没教过书,只有初中文化程度,因为在城里混不下去了,又吃不了乡间的苦,觉得教师这个职业在村里清闲且体面。至于事实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终于知道她为什么要回村教书了,为了她的小儿子。

 

她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学习不好不坏,小儿子先天存在智力障碍。在她的课堂上,小儿子时常行为失控,无法端坐,四处走动,常常发出奇怪的叫声。像每一个爱孩子的母亲一样,赵老师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小儿子是智障。所以她利用自己做班主任的身份,始终耐心引导、循循善诱。

 

如果她继续呆在城里的话,即使学校接纳了她的小儿子,恐怕其他同学的家长也回要求孩子离班。这样的案例在媒体报道中不是少数,也说明了智力障碍孩子接受教育时的现实遭遇。

 

美国电影《 Temple Grandin》(《自闭历程》)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讲述了一个美国自闭症女孩天宝·葛兰汀求学的故事。当看到自闭症女儿被一家又一家小学劝退;甚至被一所特殊学校的老师说孩子的先天缺陷学校无法接收时,作为一个母亲,她的自尊完全被撕碎。

 

好在在绝望地时刻,这所学校的卡洛克博士极力说服了校方和天宝·葛兰汀的母亲,并开启了她天赋的大门。

电影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现在的63岁的天宝·葛兰汀是卡罗兰纳州立大学的畜牧学和动物学教授,农场设计专家。

 

天宝·葛兰汀的幸运就在于,现实中不仅有专门接收智障孩子的特殊学校,同时他还遇到了伯乐。俗话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现实中比特殊学校更缺乏的,是像卡洛克博士那样爱孩子、懂教育的专业人士。

 

未标题-4

 

 

我也在想在媒体的视野里,中国版的卡洛克博士应该是什么样的?我想到了曾经备受争议的德国爱心人士卢安克。义务来中国执教10年,近距离用行动引导教育孩子,却被很多人怀疑为“别有用心”。

 

这种“别有用心”的猜测,来自于人们对卢安克的做法的不理解,对于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去农村支教不理解。

 

外国友人看来极其正常的事,在我们这里却不被理解。这说明比对卢安克行为本身胡乱猜测更可怕恶毒的是有些人对教育资源分配不公正的认知。在他们看来有的人就不配享有好的教育资源。

 

总之卢安克给很多中国人上了颠覆性的一课。他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他一直在提倡的教育要回归教育本质。

 

再回到赵老师的小儿子。读五年级时,父母接我回到了城里,再无赵老师小儿子的消息。

 

直到前年过年我又回乡下外婆家。问及赵老师的小儿子怎么样了,只听小学同学说:“还能怎么样,只上到小学毕业,初中刚入学因无法照顾自己就退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