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间教室的可汗实验学校究竟怎么创新了?

萨尔曼·可汗经常在黑板上写字,但他并非你每天都在学校里看到的那种老师,他是可汗学院的形象大使,可汗学院这个在线学习平台为全世界超过数百万的学习者提供免费资源。事实上,这个平台帮助学习者们完成了超过38亿数量级的学习作业。Colbert和CNN也曾为萨尔曼·可汗做过人物报道。

 

未标题-1

 

在萨尔曼·可汗的众多头衔中,现在又增加了一个——可汗实验学校(KLS)的创始人。可汗实验学校(KLS)是一个实体的学校,它位于山景城的可汗学院总部1楼,目前有58个从5岁到13岁的孩子在这里就读。

 

15520872440_9198c7bd8f_o-1452151069

可汗实验学校(KLS)的学生在参与由Tinkering学校联合赞助的项目

 

2014年就建立的可汗实验学校(KLS)极少被大家所认知,大部分时候我们仅仅只是从萨尔曼·可汗的那里了解到一丁点儿情况。2015年10月,《WIRED 》杂志带着读者们走进了这个空旷自由的空间,去了解萨尔曼·可汗关于课堂重建的尝试。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最近也就模型Montessori 2.0采访了萨尔曼·可汗。

 

但是老师和学生们对这个试验学校究竟怎么看?学生们在只有一间教室的学校里真的会取得进步吗?

 

先了解一下可汗实验学校吧

 

这个只有一间教室的学校在2014年开放,但其实萨尔曼·可汗在很久之前就在期待这个学校的成立。“在创立可汗学院之前,我和朋友们一起做白日梦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会从事这个老师这个职业很久直到我可以自己创立一间学校”,萨尔曼·可汗在EdSurge的采访中说。在他2013年出版的书“The One World Schoolhouse”中,萨尔曼·可汗也蜻蜓点水的展示了关于实验学校构想的雏形:人机互动、技术、有创意的项目。

 

可汗实验学校(KLS)并不像可汗学院一样免费。低年级学生(幼儿园到五年级)的学费是每年23000美元;高年级的学生则是每年25000美元。

 

在这里,学生按照不同的能力水平分组,而不划分年级。这里的学生不会把时间花费在教室里,而是在这个巨大的开放空间里为某个项目工作,并和他们的导师团队(大概有10位老师和管理员)随时进行沟通。

 

MalainaRiya-1452151126

可汗实验学校的学生们每人都有一个Chromebook

 

孩子们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被“实验”占据了,他们研究的核心内容包括文学、计算机科学和数学。他们通过多种多样的方式进行学习:以“pop-up class”的形式与老师交流,在Chromebook上进行工作,通过 Lexia、 LightSail、可汗学院展开学习。在这一天的其他时间,他们放空、专注于冥想、锻炼身体。

 

学生可以通过中央空间附近的空间进行“工作室”项目,这些项目往往和全校正在进行的课题相关。比如最近的一个项目是,要求学生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应该如何研究自己?”

 

当项目开始进行,这里没有年级,只有规则。学生们可以决定何时、何地、如何进行学习。校长Orly Friedman表示,“我们希望孩子们可以把自己当做这里的主人,当我们解决问题时我们从孩子那里得到了很多帮助”。

 

解决问题是什么意思?解决数学难题?并非如此,校长其实是在谈论这所学校本身,这所学校永远都处于一种灵活变动之中。在可汗实验学校(KLS)地学校手册中有这样的表述,这所学校致力于“以研究为基础的教学,促进教育的创新”以及“学习和分享新的教育实践中的经验教训,这些经验教训包括策略制定和实施过程两个方面。

 

他们的实践看起来初见成效

 

当我们谈论起可汗实验学校(KLS)的老师和学生,会非常明显的发现,他们测试了一些不同的教学方法,看看究竟哪个更好。比如不同的识字工具、动用大量的时间到社区里去进行研究学习。Christopher Chiang作为之前在天主教学校教学的老师,能够参与到可汗实验学校(KLS)中来,是一个令他感到十分高兴的变化。

 

他说,“在之前的学校教学时,我们以一年为一个周期;但在这里,每年有6个完全不同的学期(每个大概6到8周)不断变化着,这个实验令人感到兴奋!”

 

他的同事Heather Stinnett,则发现这里的环境比Florida的公立学校更欢迎自己。在公立学校,评价教师的标准就是教师需要每天都必须正确地做同样的事情。“很多公立学校变得程式化,导致很多创新的力量不得不全部退出。对于我来说,可汗实验学校(KLS)就是全心投入在创新、实验的实践中,而不是偶尔的尝试一下下。”

 

为了把创新实践保持在一个舒适的水平,可汗实验学校(KLS)的管理者专注于发展出强有力的非正式文化,这一点尤为明显的表现在,他们把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定义为合作者。学生可以对老师直呼其名,Dianne Hurvitz 则说,可汗实验学校(KLS)有一个“家庭”小组,在这里有6到8个孩子他们一起成长,一起午餐、做清洁、参加晨会。

 

大部分的学生对这个氛围都很享受。一个11岁的孩子Hazuri正在进行一个网站项目,他抽出了点时间分享了关于学校的看法:“我很喜欢和小孩子一起学习,如果我做的足够好,他们会以我为榜样;其实不用说出来的,我们和老师的关系也像朋友一样。”

 

但并非十足完美

 

这里的老师和学生并不羞于谈到,灵活性和实验性的代价是一致性和可预测性的缺失,这是令他们感到有些许沮丧的地方。

 

首先,工作量相对增加了。老师和学生都需要经常去适应新的工具、日程、教学实践;这对他们而言,需要同时在精神和体力上做好准备。

 

Hurvitz说,有些时候我会告诉自己“保持冷静,变化时刻发生着。我们是实验学校,我们正在尝试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但变化确实太多了。

 

Chiang对这个观点做了更多解释,“大部分学校都为教师和管理者规划每天的工作时间,时间规划是一个最大的挑战。但我认为我们和公立学校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们提前为教育者们在未来实践中遇到的挑战做了时间规划。”

 

但当和学生们谈起这些,他们似乎并不觉得自己正在“被实验”或者说不喜欢这种方式。

 

10岁的Mary说,对于自己的日程经常发生变动这一点,她也不总是开心的。“这种变化有点多了,我还没有完全习惯,这学期只变动了2次日程,我喜欢这样!”

 

谁从中获益更多呢?是学生?还是可汗学院的员工?

 

因为可汗实验学校(KLS)备受关注,所以任何成功或者失败都会被放大。Jeremy Young 老师认为即使是不好的评价也能带来益处。他说,“我们有很多合作事宜要做,比如和Google商讨创客课程的开发”,但是“把这件事做正确有很大的压力”,“在可汗实验学校(KLS)工作,伴随自由而来的,是很多未知的东西。”

 

有一个问题是,可汗实验学校(KLS)是否是一个可汗学院的员工把孩子们作为豚鼠的地方,在这里,孩子们被测试他们是否喜欢可汗学院的新功能。

 

可汗实验学校(KLS)的领导Friedman表示学校有有一个导师计划,每个学生与可汗学院的员工配对参与可汗学院平台的项目。比如可汗学院的内容研究员Cameron Christensen每天会花1小时时间对孩子们介绍他们新的数学内容。

 
slideshow3-1452151283

学生们使用“可汗学院”的平台

 

这样的关系是否意味着共同获益?总的来说,孩子们很喜欢这样双向的指导。上文提到的Mary在谈到她和导师 Esther Cho正在进行的烹饪项目时,变得兴高采烈,“我们做了一个视频,它会被放在可汗学院上!”

 

至于萨尔曼·可汗,他的兴趣转向了一所和技术毫无关联的学校。

 

创新的“真实性”问题

 

有很多人会问到可汗实验学校(KLS)是否在做真正的创新。《WIRED》评论到,“在家上学或者说可汗实验学校(KLS),它们只是利用富裕的优势,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对学校进行革新。”

而可汗实验学校(KLS)的教师和学生并不这样认为,Chiang说,“作为一个私立学校,任何奢侈都意味着更大的风险。”Hurvitz则说“任何真正意义的独创都是不存在的。老实说,对任何学校来说,做独创性的事情都是艰难的。在可汗实验学校(KLS),我们只是在做不同元素的混合体。”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混合体是否会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传播开来。当被问到是否会将可汗实验学校(KLS)扩散到其他地区,萨尔曼·可汗不置可否。

 

但是他愿意承认一件事就是:他没有做任何新的事情。

 

他说,“很多想法并不是我的,这些想法早就有了,是可汗学院的团队把它们聚合起来了;我们能否找到一个把在线工具和真实世界结合起来的东西,这还有待时间来解答。”

 

本文来源:https://www.edsurge.com,经茄葩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