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扎说技术可以促进教育均衡,真的如此简单吗?

ap_411037919934

 

就像你们早就听闻的那样,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和他的妻子陈慧娴借由女儿出生的契机,承诺将他们持有的Facebook 99%股份(按照Facebook当前股价计算,约450亿美元)捐出,用于拓展人类潜能,促进下一代儿童的平等,投资领域包括个性化学习、疾病治愈、建立强大的连接人的社区。

 

扎克伯格主动提到了一个主要的选择:技术可以增加获得高质量教育的机会。他在给女儿的信中写到:

 

“…全世界的学生都可以在互联网上使用个性化的学习工具,即使好学校不在他们居住地的附近。当然,这将需要更多的技术在每个生命起始时就给予他们公平的生活,但个性化的学习是一个更灵活的可扩展的方式,让所有的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获得更平等的机会。”

 

让我们自己思考一下,个性化学习依托于一套像是自动化导师的软件程序,它给予反馈,让学生按照自己的进度去学习,并根据学生之前的学习成果推荐课程。一些研究表明这些程序可以提升学习效果,甚至在某些科目上的提升水平可以达到一倍。

 

目前看起来确实不错,仅仅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过去的20年里,教育技术包括个性化学习抹平了一些教育不公平,但同时也造就了新的不公平——数字鸿沟。

 

扎克伯格和陈也认识到为了达到公平确实需要更多的技术。目前很少有证据能证明,拥有“使用互联网工具的能力”,就能够填补“好学校的缺乏”。

 

在麻省理工研究在线教育的Justin Reich,对扎克伯格关于教育科技的多项主张持怀疑态度。Reich列举了大学的免费在线课程(通常被大家吹捧为高等教育民主化的一种方式),在他刚刚发表在Science的论文中指出,那些申请这些课程的青少年和年轻人比一般普通人要富裕。

 

事实上,“这些参加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在线课程的年轻学生所居住社区的居民平均收入,要比一般其他社区居民的收入高出38%”。并且,这些学生也更容易在课程上获得成功。“那些父母拥有大学学历的学生,他们的课程完成数是那些父母没有完成大学学业的学生的两倍。”

 

使用免费在线课程的学生往往在发展中国家。在印度和中国也有研究表明,那些成功完成课程的学生相较于其他人拥有更多的便利条件。Reich告诉NPR Ed,“教育技术的发展历史表明,新兴技术不成比例地使富裕人群受益,使数字资源达到均衡真的很难”。

 

42-76175456_slide-b8943cf8d2ebd5e6f5fb65eeed0bfe2d05a62148-s800-c85

 

Michael Feldstein是一位数字化教育顾问,他认为,将个性化学习从学校中抽离出来,首先要做些主要的改变,比如把学生按照能力进行分组,让学校的日程变得更加灵活。学校的日常需要被重新安排,教室需要重新被建造,老师也需要重新被训练并获得支持使他们能够更高效的使用技术。

 

我们没法得知扎克伯格和陈在技术改善教育方面更详尽的计划。但我们知道,扎克伯格对完全意义上的重新设计学校模型表示出了兴趣。Facebook已经安排了工程师到Summit 学校,他们创建个性化的学习平台作为试点并提供给其他学校使用。扎克伯格和陈也宣布他们计划为低收入家庭创建他们自己的免费学校,并为此提供更多的服务和最新的技术。

 

比较不明确的是,这些创新举动能多大程度影响到那些志不在此的公立学校。Feldstein 表示,技术很重要,但这并不是最艰难最昂贵的部分。真正的挑战在于,在那些较为贫困的学校缺少资金,老师也缺少支持。换句话说,要使个性化学习规模化地使大家受益,只有软件和技术是远远不够的。

 

对于有关教育方面的捐赠和支持,很多时候我们对捐赠者的关注度远远高于事情本身,扎克伯格就曾因对纽瓦克学校的捐赠被批评(因为他似乎在提倡一种完全不同的教育方式)。

 

Reich则希望,扎克伯格和陈能够将更多的将大家的关注点往“技术应该如何被设计去让更广泛的学生群体受益”的方向引导。也许首先要克服的难点就是,挪开那些紧紧盯住450亿美元的眼睛。

 

本文来源:http://www.npr.org/,经茄葩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