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专家:教师或将成为自由职业者

由搜狐网、搜狐教育联合主办的“教育精神重塑:生长与生活”搜狐教育盛典今日(12月5日)在北京富力万丽酒店举行。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张力在会上做了“互联网+时代的学习者和师者”的演讲。

 

未标题-1

 

中国教育:在骂声中进步

 

和网上对教育扑面而来的骂声不同。最近几年,世界范围内对中国教育的评价是积极的。UNESCO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全民教育监测报告2014年第11次报告显示,中国教育水平处于世界前三分之一位次,今年跻身全球义务教育免费水平较高国家行列。世界银行评估中国教育发展的基本面时也给予了积极评价。

 

如果网友能在网上骂教育至少说明三个问题:
第一你不是文盲。
第二你会用网。
第三,你有自己的判断能力,而且你并不满足于现状。
所以对我们教育的改革改进是一种动力,我们会在骂声中改进,在骂声中成长。

 

对教育现状的不满在绝大部分国家都存在,Wise曾做过一个调查,世界上75%的学者对本国的教育不满意。

 

后全民教育的可能性

 

作为后全民教育的选择其实有有很多,以下列举的5种是不同国际组织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的探索:

 

一、有质量的全民教育(Quality Education for All)
2003年百国教育部长共识:关键是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二、全纳的全民教育(Inclusive Education for All )
UNESCO 2008年世界教育大会提出:尊重学生需求、能力、特点、预期的多样化,消除一切形式歧视。

三、保障全民基本技能(Ensure Basic Skill for All)
世界银行系列报告:人力资源开发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

四、更强的全民教育(Strong Education for All)
OECD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2007年报告:强调抢占国际人才竞争制高点。

五、全民终身教育(Lifelong Education for All )
OECD近10多年来政策分析报告:发达国家教育政策,需要很强的经济实力和完善的公共财政制度作为支撑。

 

以上每个阶段所需要的人才、物力是完全不一样的,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前面两项目前争取可以做到,而发达国家完全可以走的更远。

 

教育理念的变化:Life of Learning 到 Life of Education

 

终身教育到教育学习:国际教育在称谓上有变化,以前为Life of Learning  现在是 Life of Education。Life of Learning其实是对有组织学习的排斥,也说明了很多人对职前教育的不满意。

 

义务教育英文叫Compulsory Education,它是强制的、免费的、普惠的。它有点像工厂的生产线,按部就班地教育学生,会有意识用制度化的安排教育,是否符合一个人终身学习成长的需要?而“后义务教育”给我们开辟了一个宽阔的视野。

 

个人学习状况和学分银行的累积制度在部分发达国家已经试水,欧盟有十几个国家已经跨国地承认不同学分积累下来的成果。接下来个人学习成果的互换认证将进入新的阶段,贯穿人一生的学习过程将成为我们新的常态。这也是国家政策层面的预期。

 

“互联网+时代”,老师还是老师吗?

 

扎克伯格对未来教育有以下预期:

 

一、个性化、定制化学习。
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需要和目标,找合适的老师有针对性地学。

 

二、突破时空限制。
不受生活地点、同龄人学习进度的束缚。

 

三、学习将成为一种探索。
学习将不再是记忆前人的经验、知识,而是掌握可实践的技能,甚至探索前所未有的领域。

 

四、教师将不再是一种全职职业。
他将不受年龄、职称、学历的限制。只要某个人在某个领域很牛,就会在某个领域灵活地教学生。

 

这些预期启发我们的是:教师还是一种全职职业吗?教师还是一种体制内的人吗?学习者范围的界定在升华:已经从全日制到半日制,到部分时间制,从业余的,到在职的、到进修培训的、乃至到非常零散的个性化的,每个人以后都会成为终身的学习者。

 

所以今后对老师这一概念的界定也将升华:从专业化的教师,到兼职的教师,再到整个网络时代发言发声的人。今后的师者有可能会成为自由职业者。能者为师,将成为整个“互联网+时代”非常期待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