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大师尼葛洛庞帝预言:芬兰教育是未来教育的雏形

W020151119496789267449

 

11月19日,由爱乐奇教育集团、新东方教育集团、赛伯乐投资集团主办,GPA留学预校、瑞邦设计、ATA公司等机构协办的 “学习力”大会国际学习力高峰论坛,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数字化大师尼葛洛庞帝应邀在会议上分享了“学习学习”的主题演讲。茄葩在会议现场第一时间将尼葛洛庞帝的演讲整理为下文:

 

【尼葛洛庞帝,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及媒体实验室创始人,是当今国际社会利用数字化技术,促进社会生活转变的主导人物之一。西方媒体推崇他为电脑和传播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大师之一,1996年7月被《时代》周刊列为当代最重要的未来学家之一,因而受到全球瞩目。】

 

第一部分,让我们用两个例子来谈谈什么是学习?

 

我花了一生的时间进行教学和推广教育,突然到达某一个点的时候,我顿悟了。有那么几个观点,成为我整个思想体系中的基石。每个人都应该有受教育的权利,他们都有获得手提电脑的权利。在过去诸多年中,我们混淆了教和学之间的关系和差别:教育是我们给予别人东西,而学习是我们赋予自己的能力。因为混淆了两者的关系,因此导致了现在很多问题的产生。

 

学习是最基础的能力,也是我们整个人类、全球最基础的根基和基石。所以我所阐述的包括和从小学到高中之间的联系,不涉及大学,也不涉及职业和培训,以及一些比较新颖的学习方式。我所阐述的是小学和高中,甚至是学前教育。

 

我在非洲做过一些电脑的项目,照片中这个孩子不会说法语也不会说英文,但他会玩电脑,他玩电脑的时候就像在弹钢琴一样自在。这个孩子在玩电脑的时候目的非常简单,而且非常自然、坦然,他在电脑的对面可以收到相同的反馈,并把他带到电脑世界和网络世界中,这几乎和波士顿白人富裕家庭的孩子差不多。

 

大概在七、八年前,和我一起工作的35岁非洲人Simper就提出了一个概念:如果一个孩子能够书写就能够编程,甚至在读写能力成熟之前就可以编程,并主动地参与到电脑实践中,同时他也能够非常非常地接近思维的根源。

 

比如,如果你让一个孩子在屏幕上画一个圆,他可以轻易做到。他就会知道,画圆这个问题是一个实际的问题,不是一个抽象的问题,也不是我们在小学五年后去学π、圆周率、三角形的抽象概念。如果我们要求一个孩子在程序上画圆,这个圆可能是一个轮子,这个圆是一个实体,这个圆可以和很多现实中的物质呼应。此时孩子就会顿悟什么叫圆。

 

再比如,我们在纽约的一个贫民窟社区中开展了一个活动。所有的孩子在学习了如何编程之后,他们的读写能力也提高了。为什么?一个人的读写、拼写能力和编程有什么关系?其实它们并没有什么关系,但因为编程的时候,最基础的工作是要找错误、打补丁。

 

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能够打补丁,他们就会在玩拼单词的时候,找出哪个单词拼错了并及时修正。而且同学之间会开玩笑,他们在打补丁修正代码的时候,也就是他们朋友相互嬉戏、游戏的过程,这和孩子拼写练习的时候差不多。

 

280834081700067651 

 

第二部分,我是如何把这种概念推向到全球?

 

纵观全球,我们发现有差不多4亿的孩子根本没有受教育的权力。这不是说他们不想接受教育,而是没有那么多学校和教育资源。

 

大概在1982年的时候,我就开始反问自我,为什么我们现在正常的市场没有办法为所有的孩子提供教育资源?所谓的市场力量几乎是由一个美国资产阶级提出来的概念。所以请大家不要相信所谓市场能够带来一切资源,能够优化一切配置。因为市场有时候很难为个体提供作为一个人本来的增值。

 

当我们发现既然市场无法帮所有贫穷的孩子提供计算机,我就主动地发起了一个“每个孩子一台电脑”的项目。其实手提电脑是非常非常普通的产品,平板电脑的价格也不断地下降。伴随着电脑公司的激烈竞争和摩尔定律的理论基础,一台电脑的价格大概会降到几百美元。

 

“每个孩子一台电脑”项目现在已经颇具成就。截至目前大概有1500万个孩子都能够用手提电脑。这个项目是不盈利的,这就意味着你得找合作伙伴。很幸运我们吸引了很多有志之士,他们深信并不只有股票、资本能够吸引到他们,有时候可能是一个使命。

 

我把这个计划带到了许多地方,并分享了这个信念。从一些国家中,我得到了非常多非常好的反馈。而且,在一个地方进行普及之后,整个国家会进行更快的普及。结果是,这些国家的5-18岁的青少年每人都有一台电脑。所有的电脑都可以连接网络,学校里有WIFI,家里也有WIFI,他们还有自己上网的账号。

 

过去,在非常整齐的教室里,老师问一个问题,孩子们不太想回答问题。因为问题如果答错了,老师可能会惩罚他。在用电脑上课之后,孩子们会跑着来上学。这种方式完全改变了这个老师的教育方式,也改变了孩子们接受教育的方式。

 

87024380903271955

 

第三部分,看看芬兰教育,你就知道考试制度该废除了!

 

为什么孩子们要坐在一个大教室里和几十个其他的孩子一块儿上课?这种教育体系是非常不好的。所有家长都知道这种大杂烩式的课堂弊端,那就是这种大课堂的形式只是为了更好地进行组织,更好地组织考试而已。我们为什么要有考试制度?如果你可以做好一件事情,就废除这种考试的制度吧,我们不要再让孩子接受考试了。

 

说到考试,可能会有人说你是MIT的教授,你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思维和理论,你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那好,让我们切实、亲身的看看这个现实中的例子。

 

有一个PISA学习能力测试,这是OECD每年会在不同的国家所进行的一项测试,其中有一个国家每年都非常突出,不是排第一就是第二,而且是远远地超过了其他的国家,这个国家就是芬兰。在芬兰的小学教育体系中没有考试,也没有作业。他们每天学习的时间是世界上最短的,而且他们上课的时间也是世界上最短的。

 

那么,为什么这些芬兰的孩子们测试成绩非常好?PISA得分这么高?

 

答案非常简单,因为孩子们之间不是竞争的关系,而是合作的关系,他们是共同学习的伙伴。教师是更多地进行教学,而不是组织考试。他们上课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考试,而是为了教授知识。这完全是一个纯学习式的体验。

 

有人会说这是教育创新的力量。教育创新的确可以提升教学质量,激发学生的创造力,解决不同国家的问题,但同时也给孩子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所以,当我们在进行教育制度改革的时候必须要非常慎重,绝不能随便就把孩子送到一个非常糟糕的教育制度中。

 

随着世界的发展,国际化不断的扩大,在接下来的三、四年,我们会看到这样一个普遍的现象。那就是所有事情的区分和间隔可能会逐渐消散。三十年前如果我和大家说,你们可能在开会的时候可以和孩子交流,可以和同行交流,可能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我不说二十年后会怎么样?但整个世界的人造产品和自然产品会成为一个混合的状态,将没有那么明显的差别,人造和自然可能将浑然一体。

 

这就是我们未来的趋势,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