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能是史上最呆萌的教育型机器人

茄葩 0

摘要: 如果你想要让孩子边玩边会一点编程和机器人的基本知识,Dash Robotics推出的这款看上去呆呆的“昆虫机器人”绝对是最佳选择。现在市面上的“教育”型机器人都有些问题,要么就太复杂,不适合孩子们玩;要么延展性不高,也就是说有趣,但是孩子们难以从中学到什么东西。

 

1

 

Dash绝对不属于最好看的机器人。

 

事实上,记者看到它时,它还处于Beta版本,充满了一种“原生态”机器人的味道:小小的,电路板裸露在外面,可以看到各种导线,有点呆萌呆萌的感觉。但是,它绝对是最有趣的机器人之一。

 

用Dash Robotics的创始人兼CEO Nick Kohut的话说,现在市面上的“教育”型机器人都有些问题,它们动起来慢吞吞的、价格很高、又难组装,而且最关键的是,很难同时满足“好玩”和“好学”的特性:要么就太复杂,不适合孩子们玩;要么延展性不高,也就是说有趣,但是孩子们难以从中学到什么东西。

 

而小小的Dash已经准备好颠覆这一切。

 

“昆虫机器人”里的大乐趣

 

乍看上去,Dash有点像是“乐高”玩具的感觉。它采用激光切割,用户们收到的是一块塑料+布组成的复合材料板,上面嵌有各个零件。用户们需要把零件拆下来,然后自己组装起来,再把配套的蓝牙等感应器、微型处理器和直流电机等安装上去,这样,才能打造属于自己的Dash机器人。

 

2

 

组装完成后的Dash长得有点像一只昆虫。看上去有点其貌不扬,不过和市面上那些昂贵的机器人不同,Dash的机械性能非常强大,所以只需要最简单的直流电机,它就可以跑起来,而不需要很强大的处理器来驱动它。


3

 

而它的操作也很简单:通过它身上的蓝牙感应器,把它和你的手机配对,就可以通过手机来操纵它完成各种动作了。

 

你可以选择手动模式,也就是通过拖拽来控制Dash做出不同动作,也可以选择自动模式,比如让它自动转圈、跳舞等等,当然,还可以给它的眼睛换颜色,进行各种个性化定制。

 

4

 

不过,这些还只能算是Dash的小“把戏”,它真正的大招还在后面:你可以通过图形化的界面,进行简单的编程,然后赋予这些小机器人独一无二的“动作”和“个性”。

 

如果你够厉害,就可以教这些机器人做出一些很疯狂的事情:比如赋予它“害怕黑暗”的特性,Dash上面装有光线感应器,你可以通过编程,让它变得像真的昆虫一样,遇到黑暗的地方就往后退;也可以赋予它“邪恶属性”,让它在遭到撞击时,眼睛里立即发出红光。

 

“只要是8岁以上的孩子,都可以自己学会玩Dash。我们希望可以激发他们学习编程和机器人的兴趣,所以设置得都非常简单。” Kohut说,“只要通过手机,就可以进行简单的编程,而且图形化的界面会让它很容易上手,孩子们多玩几次,就可以自己创造出无限玩法了!”

 

5

 

这可不是他吹牛。Kohut带着团队已经在硅谷的多所学校里进行了很多次“用户调研”:他们每次都把机器人带到学校里,看孩子们会怎么和这些小机器人互动,结果非常出乎他的意料。

 

“我们已经让400个孩子进行了测试,让他们徒手组装Dash,基本上他们都可以几分钟就装好。而且关键是,他们都玩得很开心。”Kohut说。

 

在他看来,这个组装的过程,对孩子们来说就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样会让孩子们对自己的机器人产生特别的感情,而不会像拿到一个新鲜的玩具一样,玩一阵子就丢了。

 

而且,让Kohut没想到的是,孩子们也会相互炫耀自己的“作品”,还创造出很多新的玩法,比如几只机器人一起赛跑、一起跳舞、甚至一起PK,等等。

 

“孩子们这么投入是因为,Dash模糊了玩和学习的界限,让孩子们通过自己动手获得了巨大的成就感。”Kohut说。

 

任何人都买得起的机器人

 

虽然一方面,Dash DIY的特性让它有点像乐高,但是在Kohut看来,它们和乐高还是不太一样。

 

“你把它组装起来,可以得到一个非常有趣的、可以快速移动的机器人。”Kohut说,“最重要的是,它非常的便宜——这么一整套,包括充电线和电池,只需要49美元。这比乐高和其他机器人都便宜多了,可以让更多的孩子们玩得起。”

 

为了能够实现“让更多的孩子都玩得起”这个目标,Kohut他们花了很多心血,来尽可能降低Dash的价格。

 

“我们用的是很简单的材料,而激光切割技术意味着我们不需要很多的零件,因为从生产角度的来说,这就是一整块而已。所以我们不需要成百上千个零件和模组。这可以非常大地降低Dash机器人的成本,从而也让价格低到可以让更多人承受得起。”Kohut说。

 

而这种独一无二的“整体性”设计,也成为了Dash团队的核心技术之一。它不仅能把成本控制在很低的范围内,而且生产起来很灵活——前3000只Dash机器人,就是Kohut他们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生产的。而且,他们想尽各种办法,才让组装变得非常简单,原来需要一个专业的博士、用专门的工具、花1-2个小时才能完成安装,现在孩子们徒手几分钟就可以装好。

 

而且,由于采取的是塑料-布-塑料的“三明治”结构,Dash还很耐玩,即使用来“打架”也没有关系。“我们团队自己玩的时候就经常用来打架,我总是会赢。”Kohut非常得意地说。

 

除此之外,他们还在软件——也就是他们手机APP上下了很多功夫,相当于把手机当成了一个外接的大型处理器,这样就可以让他们把Dash身上的电子元器件做得很简单。

 

举例说,虽然Dash机器人身上没有装声音感应器,所以没有办法直接识别语音指令,但是,结合手机,它就像有了一个大的处理中心,可以实现更多可能。“你可以在我们的APP里进行编程,然后通过手机来接收和发出语音指令,这样就可以实现语音控制Dash的效果,”Kohut说,“这样也可以吸引孩子们去主动地学习如何编程。”

 

6

 

这样一来,无论是9岁的小孩,还是有着编程基础的大学生,都可以在Dash上找到自己的玩法。“我们还是机器人本身保持简单,然后依靠它好的移动机制,再配合手机,给予它更多的功能。让它一方面价格仍然可以适合大众人群,一方面又可以通过手机来实现更加复杂、高级的功能,比如跟随着音乐跳舞等。”Kohut说。

 

从工程学到生物学

 

Dash Robotics的技术团队非常强大,Kohut和另外一名联合创始人Andrew Gillies,都是名校伯克利机器人相关专业的博士毕业生。

 

7

 

而Dash机器人,也是Kohut和Gillies一起在伯克利念博士时的项目之一。当时他们在工程实验室、NSF军工实验室等,和生物学家合作,研究怎么把动物的移动模式应用到机器人身上来。这样,就有了“昆虫机器人”Dash最初的灵感。

 

“昆虫是很棒的模型。我们在设计Dash的时候参考了很多昆虫的生理结构。”Kohut说,“Dash有六条腿,非常的稳定、又快又节能。它每秒可以跑1.5-1.9米,这在机器人里是很了不起的了。”

 

对于Kohut来说,做这份工作最开心的时刻,就是把机器人带到不同的学校、博物馆里和孩子们互动的时候。

 

“最开始我们还在学校做研究时,孩子们拿到机器人的时候,简直都乐疯了,家长们也总是问我们哪里可以买到。所以我们决定成立一个公司,专门做这件事。”Kohut说。所以,尽管他那时已经离开伯克利、去斯坦福念博士后了,但是为了能把笑容带到更多孩子脸上,他决定从斯坦福辍学,和Gillies一起创立Dash Robotics。

 

8

 

新一代的Dash机器人很快就将上市,在今年,Dash还只会出现在北美市场上。不过,Kohut认为中国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市场,而他们的投资人、硅谷著名基金PreAngel也在积极地帮助他们进入中国。

 

“在未来,中国会是我们考虑的第一个海外市场。中国孩子们都很好学,家长们也都很重视教育,我相信Dash机器人会是非常好的选择。”Kohut说。

 

而根据Kohut透露,他们现在正在推出定制版机器人,也就是说,新一代的Dash在外型上将会更加漂亮。

 

“我希望以后我们可以有一整套产品线,不仅仅是昆虫,还有各种不同的动物机器人,跑的、飞的、爬的……来提供给孩子们,让他们一边玩,一边学会编程和机器人的知识。” Kohut说。

 

本文来源:钛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