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创业之路,他会一直走下去 —- CollegePre凯瑞教育集团董事长王林专访

 

未标题-2

 

如果不是事先了解要做专访,我想我应该是进入了一间微型博物馆,橘黄色的墙壁,微黄色的室内灯,一台80年代生产的收音机——Grundig Satellit 600,一架老式电影放映机,一一被摆列整齐,自成画面,让人难以挪开欣赏的目光。事后得知,房间的设计、布置、都是王林亲力亲为,甚至连这些古老的摆件,都是他从英国带回来的。带着好奇、疑问,茄葩记者采访了凯瑞教育集团的董事长王林。

 

3

 

一路持续创业   不断寻求下一个可以洗牌的行业

 

   说起教育企业上市,除了人人都知道的新东方,还有陆续登陆纽交所的弘成、ATA、正保、安博、环球、学而思,学大等。而现任凯瑞教育集团董事长的王林,正是当年与合作伙伴共同创办ATA、且推动其上市的总裁。

 

   王林80年代大学毕业,从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想过给人打工,一定是自己“做生意”,从20岁到30岁,几乎每半年换一个生意,早些年间,也在中关村练过摊。后来过了30岁,就开始做起“高级生意”——不再单纯地做生意,而是试图思考建立他人无法拥有的竞争力,用现在的话说那叫壁垒。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说的就是当一个人到了四十岁时,才拥有自己确信的价值观,不再容易被世间的纷纷扰扰所迷惑。王林便是在“不惑”之际与朋友创办了ATA,立誓重新创造一个行业,并成为第一,这一年是公元1999,临近千禧年。

 

2

 

   这一次,他离开了自己的计算机本行,选择了一个熟悉既陌生的行业——考试。熟悉,是说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着被考试业界认为是全世界最公平、最科学的考试制度——科举考试;陌生,是说考试本身虽然在中国是一个非常有历史的活动,但是它从来没有成为一门生意。而王林他们就要重新用商业模式去打通考试的闭环。

 

   王林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曾这样描述“我们是这样看待考试产业链的:有考试主办方、有用人单位、有考试培训服务机构、有运营服务机构,有考生,ATA是运营服务机构,服务于考试主办方,同时把标准化的计算机考试体验带给考生,最终将标准化的考试结果传递给用人单位,以便用人单位来辨别人才,这样形成一个大的产业链。“自此,ATA开始了6年半的亏本经营,直到2007年上市。

 

   一直到2012年,王林宣布从ATA退休,用一年时间甄选新的项目。年近六旬的他选择了芝麻街英语。没过多久,又联合剑桥大学出版社、剑桥大学考试委员会等国际顶尖学术机构成立了“CollegePre Institute剑盟雅思预备学院”。

 

2

 

据悉,这是王林自行投资的项目,也就是在此项目中,王林回归“计算机“本行,将自适应学习引擎引入到培训课程中,尝试在教育教学过程中,帮助学员完成个性化的学习,提高学习效率,被媒体誉为有可能开创民办教育的2.0时代。

 

如果谈到如何培养孩子成才,请跳出教育本身 

 

“一个孩子要成长,他应该具备各方面的知识,应该有学科知识、语言知识、逻辑思维、批判性思维、鉴赏美的能力,是一个社会的人,快乐的人。但是,当前的人才选拔制度下,小孩子一出生就面临着被选拔,从幼儿园到小学、初中、高中,甚至是大学,应对无数考试。所以,当下的我们提倡‘全人教育’、提倡‘素质教育’,无法真正的实现。”即便如此,王林依然认为,从事多年民办教育的他,希望能够用自己的能量去试图做点儿改变。

 

“教育的本身非常保守,教育模式又是发展最缓慢的,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发明,使得工作效率提高了上亿倍,但是知识的传播效率与成千上百年前的效率没有太大改变。要知道,技术终究是技术,我也不想只是提供一项技术,应该提供技术+内容,用新的教育标准和教育方法去做行业颠覆,这才是重要的认知”。当被问及对于科技与教育的关系时,王林如是告诉记者,甚至坦言目前的教育数据是缺乏的,更是无法谈及分析之法,在民办教育体系下,通过技术的方式,收集到有效的数据,对于教育行业来说,意义非凡。

 

09

 

   “当我们跳出教育,去看孩子的成长和发展,你会发现,如果不改变当下的人才选拔制度,不如试图运用科技手段,让教育在专业性上提高,用有效的手段去反推变化。”

 

   这位巨蟹座的老板,曾经一度被员工“禁止”在公众场合发言,因为每一次的发言都有可能带来危机公关。即使第一次面对茄葩记者,王林的表达也偶尔略显激扬。可是,在现在浮躁、喧嚣的话语圈里面,不是沉默的人多,是讲假话的人太多,如果有人愿意不去做沉默的怯懦者,我们为何不支持?

 

 本文系茄葩原创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原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