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时间就能让一位新老师“香消玉殒”吗?

class1

 

在美国密苏里州西南部,我曾做过四年的小学老师,不是自吹自擂,但我确实是一位不错的老师。学生和家长都很喜欢我,我的同事们甚至要求我做他们孩子的老师。但是,你想知道这背后的实情吗?我本应做的更好,令人悲伤的是——我没“必要”那么做。

 

原因是什么?很简单。公共教育的结构是这样的:任何一个体面的人都可以成为一名老师,以最小的努力,就能维持一辈子的教师生涯。

 

和其他职业相比,成为一名老师相对容易的多。事实上,很多人认为教育的学位是容易得到的几个学位之一。平均来看,读师范类专业的学生在大学入学考试的成绩相对较低。在2014年,这些准老师在ACT考试中仅拿到20.4的平均成绩,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21.0。这些未来要教我们小孩的年轻人,相比攻读工程学、英语和外语专业的学生的平均成绩低三分之多。

 

尽管入学考试成绩偏低,但在大学课程的成绩上还是相对较高。据密苏里州大学经济学家Corey Koedel称,毕业生的教育学课程平均GPA是3.8,而且20%的毕业生都能拿到A的成绩。

 

那些毕业之后谋得一份教师职业的学生,很少有机会接受挑战。然而没有挑战就没有成长,他们很少受到真正驱动他们、帮助他们提升的评估。在很多地区,新老师仅接受屈指可数的几次评价即可,而在大多数情况,这些常规的观察多是被提前通知的。因此,老师评价是以“什么应该是一个老师最好的课程”为基础。这一点也不奇怪,正如新老师项目报告提出的,几乎所有老师都能得到良好的分数。

 

或许,担心自己失业是一种努力工作的内在驱动,然而社会规范和学校人力资源政策有效地扭转这种动机。不像其他工作,老师通常是按照预先确定的工资标准来领取工资的,也就是说,无论他们多么努力工作都不能获得加薪。而真正的激励是需要教师接受巨大压力而不去随大流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失业的担心渐渐褪色。达到三年任期时间的老师们即可获得国家法定的“无限期合同”或“永久工作”许可。当然有一个附加条件是:教师不要对任何一名学生做任何过分的事。那么,老师这个“铁饭碗”就基本上保住了。

 

这就是我当老师时所要面对的现实,也是现今社会的老师现状。但凡教育体系有一些不同:或者曾被行政人员驱使和挑战,或者我的所作所为能够得到真正的评价,或者我有机会进步、得到认可、加薪……事情就会有一点不同。或许,我能从一名好老师变为超级好老师,更不会辞职,相反还会一直活跃在学校里、课堂上。

 

(文章来源:educationnews  作者:James Shuls,博士,Missouri–St大学教育关系和政策研究助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