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实面前,一个理想主义的老师要么是小丑,要么是loser

跳兔子 0

6357905247262242884390787_meitu_1

 

如果不是记者,我很可能会成为一名老师。就读国内知名师范大学,毕业前夕,当同学们纷纷备考教师资格证的时候,我纠结着是去考中学老师,还是小学老师?结果是,考试当天,我睡了一个懒觉。教师的梦想就这样与我的睡梦擦肩而过,但我却丝毫不遗憾。

 

不后悔的原因很简单。二十出头的我,有什么资格去教比我小那么十几岁的孩子?仅仅凭借一纸教师资格证吗?身为人师,若不能精通学术、懂得为人,何以有颜面说自己从事教书、育人的职业?我离做一名老师的目标,还差十万八千里!

 

我以为,好的老师绝不是“教书匠”那么简单,好的教育也不是打着“教育改革”的旗号玩尽花招却换汤不换药那么粗暴。古人云十年磨一剑,老话说慢工出细活,教育之精雕细琢岂能被“带孩子”“哄家长”“骗上级”的套路轻易玩转,那任何人都可以在学校这个神圣的地方肆意妄为,教育事业又和整容培训行业花钱就能在别人脸上打针动刀的乱象有什么差别?毕竟,做教育做的是国家未来,当老师当的是业界良心。脸歪了或许能治,灵魂坏死就悲剧了。

 

然而,为什么每年都有那么多年轻的毕业生想要当老师?投身教育事业?这个问题在我看来,且分男女讨论。女老师自不用说,稳定、有编制、好嫁人、自己的孩子上学有着落,当然,还不必焦灼于应付办公室里的色情狂领导和八卦狂同事;男老师呢?以我认识的男老师为例,他们确是有教育理想并试图用言传身教改变教育的一拨人。

 

他们执迷于自己专业的学术研究,或文史、或数理,竭尽全力将自己对某一学科的思想、认知、方法毫无保留的奉献给学生,与学生分享自己以前、现在和未来的所学;他们对教育有自己的看法,本硕七年,师从学界大师,试图在学校里大显身手,大刀阔斧。却不想,激情时刻遭遇来自权威的“调教”、经验的“修理”“,外行的“威胁”的三面围攻。

 

入职第一年,他说“校长,我觉得我们应该建一个图书馆。”校长说“小明啊,你还年轻,奇奇怪怪的想法太多。”入职第二年,他说“主任,我不想做学校管理的工作,我只想一心一意教书。”主任说“小明啊,年轻人要积极要求上进,做管理才是你的未来。”入职第三年,他自言自语道“当老师啊,唯有从学生那里获得一点正面反馈,才能硬着头皮面对来自其他方面的种种消极影响。”

 

入职第四年,第五年,第六年,他的教育理想在整个教育机制、教育体制内浸泡、打磨、发霉、糜烂、腐朽、消逝……要么不得以写下“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要么给新老师不断叨念着自己年轻时听到的老话“小红啊,你还年轻,奇奇怪怪的想法不要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