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面对中国职业教育的时候 如何思考“匠人”精神

导读:2015年10月25日,第15届中国教育信息化创新与发展论坛在杭州举办。追随“互联网+”的热潮,本次论坛结合教育行业属性,以“互联网+教育”为主题,探讨教育信息化技术的应用。一直在耕耘中国教育市场的微软,从基础教育、职业教育等不同领域去布局,对当下的改变或者对未来产生的影响,在推动中国教育的发展过程中,不容被忽视。

 

2

 

说到“匠人”,你我脑海中一定会蹦出这些信息:“我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出自老罗)”,“世界再吵杂,匠人的内心绝对是安静的(出自李宗盛《匠心》广告)”,此刻,当你还沉浸在想象中时,我如果说出“职业教育”一词,是不是突然有一种诺一唱开口唱“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的感觉?可是我不得不说,因为春秋的鲁班便发明了木工工具、东汉张衡发明了地动仪、三国诸葛亮发明了木牛流马,也正是因为“蓝翔”鼻祖的存在,才让现在的我们,深刻理解,挖掘机哪家强?所以,我想说,顺应国人追求概念的习惯,为什么不能给“职业教育”换一个包装,叫一个走心的“匠人教育”呢?

 

 

1

 

能够引发我这样联想的是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情,微软与教育部的签署合作备忘录,双方将共同在职业院校中建设一批“微软技术实践中心,并将开设技能培训课程、学生获得微软技术认证的同时,以此置换学分,一考两证,获得更优质的就业机会。我以为,这也算是一种用结果导向倒逼职业教育变革的行为。

 

来自微软的中国首席技术官韦青对茄葩记者说:“通过这次与教育签署合作备忘录,我们能够感受到中国的教育策略在发生改变,为什么要这样改?从我的理解来看,是因为在中国的职业教育中,缺少一种工匠精神。当我们放眼全球,一个工匠在日本、美国、甚至欧洲的生活不会比一个大学生差,而在中国。提及职业教育,可能大家还无法有相对平等的理解,其实,在我看来,社会是一个有机产业体,需要各个层面的协调,因此,当我们把“工匠精神”引入到职业教育这一领域的时候,不会去看职业是什么,而是要看社会欠缺的是什么技能知识。”

 

版本 3

 

中国有13000多所职业院校,其中高职院校有1000多所,中职院校有12000多所。而在这次备忘录中,精挑细选了200所学校,这些院校分布在中国不同区域。“众所周知,贵州可能亟需大数据方面的人才,辽宁、江浙地区需要云计算、智能制造方面的人才,那么微软会进行定制化的课程开发,用鲁部长的话说——高端人才可以从北上广深地区引进、中低端人才本地培养。”微软中国公共事业部教育业务的总监郑敏给茄葩记者介绍道。

 

我们会常听到,“知识最重要,学位不重要”这样的心灵鸡汤式言论,但是,如果仔细想一下,在中国教育这一链条中,“家长”这一环节,或许才是其中“生锈”的一环。家长都在帮着孩子追随“上大学”理想,而忘却自身孩子的特殊性,宁愿让孩子获得漂亮的学位,也不愿意把孩子留给时间,让他们自己慢慢“熟”。韦青说:“如果保安是社会体中的必要的一环,为什么我们不能花时间和精力去培养他呢?”

 

你,不论是哪一种身份,此刻都尝试着理解——“作品就是自己”。

 

本文系茄葩原创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原出处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