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生活重塑教育:中学已经开始行动了,大学能跟上吗?

Professores-Campo_meitu_1

 

如果历史课不再是记忆枯燥的年份,而是与同学一起深入研究某个课题,写成剧本,期末再演出来,学习会有什么不同?High Tech High高中采取基于项目的模式,鼓励学生团队合作、动手实践,为解决未来的复杂问题做好准备。

 

圣地亚哥,某高中的历史课上,年轻的高中生Grace Shefcik撰写并导演了一部短剧“薰衣草恐慌”,讲的是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因为宗教和政治原因,同性恋一直被认定为一项罪名,同性恋活动只能暗藏于地下,同性恋的人们活在恐慌之中的故事。这部短剧非常成功,被同学们选中并作为当年优秀作业案例而初次登上舞台。

 

正如大多数高中生一样,Shefcik和她的同学们需要学习美国历史。然而,他们的学习方法和其他人却有所不同,他们没有死读书然后参加考试。他们的历史老师布置了分组学习的任务,每个小组就一个历史问题撰写一部短剧,并由同学们票选出全班前三。

 

 “我们必须去自己调查一些历史书上没有的,但又是非常重要的历史故事。” 对于这项任务,Shefcik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e0591d21gw1euzfdoj1axj20m80eugog

 

看到这里,你一定很好奇这是哪门子历史课?哪所学校如此奇葩?但更奇葩的是,Shefcik所在的高中无论哪门课程都不用教科书。作为圣地亚哥一所小型实验特许学校——High Tech High高中,全校教学均以项目式学习的模型为基础,注重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与他人合作的能力、善于解决问题的能力,鼓励学生为大学和职场做好准备。

 

然而,这样一所创新高中的教学成果如何呢?就拿Shefcik举例来说,当她步入大学的第一学期,大型班级、PPT讲座让这位年轻人感到有点震惊。她作为加利福尼亚大学15000名学生之一,她的任务就是论文和考试。但在High Tech High,在只有127名同学的小团体中,人数之少让她和老师、同学更容易熟识和了解。

 

 “高中的作业可以称得上迷人,那是因为你可以随时回头看到它。短剧真的是我非常有激情去做的事情,一年内我得到了不断的反馈和支持。但在大学,你的论文或者作业交上去就没影儿了,更别提再去回看。” Shefcik说。

 

她甚至发现,自己在高中时所做的项目要比大学时绝大多数作业更棒,有那么几个瞬间,她甚至怀疑项目式学习到底是不是大学学习的最佳准备?

 

 Shefcik回忆说:“其实,我并没有在高中养成真正的学习习惯,那时候我们也参加考试,但没有大学这样重视。花多少时间学习、如何为考试而学习对于我来说,是大学第一学期最困难的事儿。”

 

ALPHA-2-copy-800x0-c-default

 

对于多少学校开展了项目式学习,并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但据专家称,在过去十年内,项目式学习已经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扩张。

 

20世纪80、90年代,项目式学习的第一股浪潮是在医学院掀起的,而目前它已经贯彻到所有地区的所有学科的学习中。而真正将项目式学习作为学习模型的学校产生于加州的Napa。90年代末,项目式学习作为新型学习方式已经渗透到美国26个州160所学校,甚至一度发展到澳大利亚教育圈。

 

Shefcik的经历不禁让我们产生这样的反思:作为一所创新学校的毕业生,她在接下来的教育历程中,将如何融入那些没有创新的传统学校?

 

(文章来源:  hechingerreport   茄葩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