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好K12教育,先要搞清这7个问题

未标题-4

 

尽管资本市场逐渐逼近寒冬,教育融资也越来越难,充满变数。不过无论市场如何变换,以下这7个问题值得每一个K12教育的经营者思考,因为这些问题处理的好与坏,将直接影响到将来K12教育市场的竞争格局。

 

一:产品是轻应用还是重内容?

 

很多人说,教育的根本还是在内容。国内大大小小做教育内容的公司很多,数不胜数。同时,他们起步的时间最早。

 

举个简单例子:

过去我们看电影,要上电影院买票,通常要排上半小时,然后和女朋友逛一个半小时商场,到点,进去看。这个体验非常不好的,有时候,我们宁愿去两次,一次是专门买票,一次是专门看电影。

 

现在我们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完成选电影、选电影院、选座、支付,一分钟全部完成,对用户体验的是一个颠覆。这个产品,就完成了他的使命,而商业的变现也在这个过程中嵌入了。

 

如果你说,电影是很重要的,内容是吸引用户的根本,这个论断一定没有错。但是,第一,你控制不了所有那么多的内容,第二,你介入不了个性化的需求。在教育领域,做内容再强也只能满足一部分用户,我们相信这里面会有不少成功的公司,但也只能在几万、数十万用户群的范围去找,不太可能做成全用户的产品。

 

全用户的产品,需要一个轻应用,解决一个全用户的共同需求。

 

二:服务连接家长吗?

 

只连接学生的应用,比如各种作业神器;连接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应用,比如一些作业网,减轻老师的负担切入体制内的作业布置。

 

K12阶段的消费有两个特点:1.学生学习的被动性;2.决策权和支出权在家长。K12不比成人教育,成人教育支出和自己的未来、职业、收入直接相关。K12学生是被动性的学习,如果家长无法成为你的用户,那么在商业这件事情上,很难有所作为。放弃对家长用户的连接或者不对家长服务,反而没有了效率。至少商业变现的路径变长了,绕弯了,甚至中断了。

 

所以我们认为这点非常非常地重要。

 

三:产品用户每周用几次?

 

教育里高频的需求就几个,学生作业算一个,家校沟通算一个,解决孩子教育问题的社区、或者说帮助家长做教育决策的社区算一个。别告诉我找辅导机构老师是高频需求,在线下的场景里,这种需求一年没几次。看你有没有办法把这个需求拓展得高频一点,否则,你的用户成本会极高。而且一旦高频需求的产品出现,把你的东西承接进去,被毁灭的可能性极大。

 

看旅游行业,机票酒店必争,除了服务业里难得一见的标准化,就是因为其高频。不管你的终点在哪儿,一定要想办法融进去高频的需求。

 

四:是否有社区承接?

 

这个问题单独拿出来,涉及到教育决策的体验,它比教育过程体验还重要。因为第一步没做好,恐怕没有第二步。

 

教育还没有现成的案例,拿旅游做一个类比。在线上旅游没有出现之前,我们旅游决策是到线下的旅行社,为了获得信息和比价,我们可能会去几家旅行社获取目的地信息和比价。之后,出现了百度,我们搜百度的资讯,我们搜目的地,我们搜攻略后去找决策依据。后来垂直领域出现后,旅行者转移到信息更丰富,信息更结构化的旅游垂直社区。而教育,同样是大额支出,决策周期长的教育消费支出,在决策前,需要大量的信息流满足用户,而社区则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比线下的要高效。同样一个问题?如果要做教育辅导的决策,在线上,今天我们该去哪儿?目前没地方去。

 

我们目前在做的教育社区“班班”就在做这样的事情,会在9月份上线。

 

社区是和用户最近距离的接触,粘度大,处于整个教育服务链条的最前端,由前端的教育决策整合出一站式服务的可能性不小,旅游算是一个借鉴。

 

五:如何解决用户更好的体验?

 

教育领域用户的体验,分为两个部分:决策体验和教育过程体验。

 

决策体验:用线上高效的的资源配置,信息流代替线下低效的信息获取方式和低效的服务对接。这个相信互联网公司会做得比一般公司要好。

 

教育过程体验:参与线下服务体验的改善,优化。改变过去积弊已久的问题,找出提升用户体验的空间。

 

所以线下参与越深,控制力就越好,用户体验就越好,这会形成你的优势壁垒。但通常互联网公司这方面的能力都比较弱,传统公司或者相关背景在里面更具优势。

 

你左手可能是线上做得很好,右手是线下有质量的服务提供商,这样这个平台才有价值。少了一环,这个平台的价值可能锐减。否则你选择只做线上端,通过用户导流来盈利,而不能把整个生态完善,需要做圆了这个环闭恐怕还要考验企业的线下能力。

 

六:你的应用有强关系链?

 

如果要从教育社交里下手,做成教育里的强关系链,看来看去只有学校的天然班级为单位的关系链最强,其他似乎很难看到这种强社交的关系链形成。一旦有这种关系链,用户是跑不掉的,迁移成本很高,类似微信里的熟人关系。家校沟通领域,有这方面的优势,但真正从关系链的角度把产品做好,仍然需要很多努力才能做到。

 

七:产品涉及到体制层面吗?

 

Uber,突破体制,突破了政府的垄断,成就了一家伟大的公司,突破体制自然需要勇气和情怀,非常难。但通常越是体制垄断的市场,没有经过市场化的充分竞争,提供的服务都极差。所以,一旦突破政策红利极大。

 

教育领域,目前所有的应用竞争,都集中在体制外的市场。但学生的学习时间和专注度在体制内市场仍然占主导地位。如果出现一家体制内突破的企业,将会对现有所有企业都是威胁,并真正产生出一家伟大的公司。

 

以上七个问题,会存在于同链条的各个维度上,之间可能有交叉,或同时存在。毕竟教育这个事情,同样有着极强的个性化和区域性要求,任何一家想要通吃,很难做到。

 

原文来源于:搜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