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生态摄影师的“长枪短炮”瞄准了孩子……

考拉 0

 

李林炜第一次邂逅青苔鸟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野孩子”。

 

他与他的小伙伴们每天玩耍嬉戏在广东潮州乡下的围寨周边,那里是他的故乡。围寨里面住着数百户人家,还长着各种树木和鲜花。小伙伴们捉迷藏、玩泥巴,或者在麻石块垫成的巷道上“跳房子”,在木质的寨门外用自制的弹弓打鸟玩儿。青苔鸟就跳入蓄势待发的李林炜视线之内,一块儿石子就将小鸟打了下来。

 

潮州老家的童年往事就如同播放一卷混乱剪辑而成的影片一样,一个个抽象不完整的画面映入脑中又转瞬即逝。家里老房子阳台上种植着鲜艳的太阳花,家里养着一黄一白两只猫咪,印象最深的还是围寨里属于自己的一片小菜地,后来长出了一棵木瓜树,一年四季长着大木瓜的木瓜树。

 
未标题-4

野孩子作品,孩子跳在原野上,背后是广东潮州乡下的大围寨

 

周围是金光闪闪的大明星,大礼服、盘头、站姿或者坐姿笔挺笔挺。光线要特别特别亮,妆容要特别特别艳,富丽堂皇到极致才是美感。内心是老家潮州的土地,童年的纯真时光。重复重复再重复,李林炜觉得心累极了。

 

若干年后,李林炜成为一名专著于生态摄影的摄影师,并以“野孩子”命名了自己的摄影工作室。每次他带着孩子们去野外拍摄照片,当他看到青苔鸟的时候,都会向这些孩子分享当年的故事:小鸟柔软的身体就扑棱在他的掌心,细细感受还能触摸到小鸟温润的心跳。“我当时很心疼,发誓再也不打鸟了!”

 

青苔鸟,学名暗绿绣眼鸟,属雀形目绣眼鸟科,体型小、性活泼,广泛分布在云南、两广等地。在一些地方,人们叫它“青苔鸟”,因为它的保护色像足一小撮长在墙角的青苔。春天,木棉花开,很容易观察到这种鸟上蹿下跳吮吸花蜜,小巧的身子像树上长出的新叶。

 

640.webp (1)

暗绿绣眼鸟,又称“青苔鸟”,是华南地区常见的鸟类
图片来自微博@姓丁名某,摄影丁铨

 

但李林炜不会刻意将这些知识告诉那些他带团的那些孩子们。他更多会对孩子们说,这些自然知识都是次要的,最主要还是试着用自己的心去感受自然、融入环境。

 

不同于处于偏重观察的自然教育从事者,不断地教导儿童与父母,摸索自然知识的内涵,甚至学以致用,李林炜和他的同伴们更接近美国自然教育家柯内尔的理念,强调心灵器官的接触,带领儿童们静静走进山林之中,抚摸大地的温暖,研究小草里的秘密,坐下来或者躺下去,仰望天空,聆听鸟儿的嬉戏,聆听溪水的声音。当孩子们完全陶醉在花草树木、鸟兽鱼虫搭建的“美丽世界”中,李林炜就会举起自己的“无敌兔”佳能相机,轻轻地按下快门,那清脆的咔嚓声,大地、蓝天、孩子、相片完美融入在了一起。

 
640.webp (2)

李林炜与他的野孩子摄影作品,小女孩在亲吻溪流

 

“较之虚华的时尚摄影,我觉得遵循内心,将镜头对准大自然,才是更让我满足的事。”我和李林炜就静静地坐在花城广场的草坪中。他拒绝了我邀请他去临近的ZOO COFFEE喝杯咖啡,我们俩一人拿着一杯加了许多糖的珍珠奶茶,就一屁股坐在了草坪中。“我们这群人都这样,很随意的。”

 

李林炜所说的“我们这群人”指的是一个叫鸟兽虫木自然保育会的公益组织。这是一个致力于推动广东地区开展自然教育与生态保护的工作的非赢利组织,为青年人进行自然解说推广语培训,引导成年人与儿童走进大自然,亲近大自然。回到广州人,机缘巧合之下,热爱自然、念着土地的他加入了鸟兽虫木,聚在一起分享自然知识,做兼职自然导师,或者通过微博、微信等传播保护自然的理念。

 

而最令他开心的无异是运用他的专业摄影技能为这个组织,为热爱自然的大人们、孩子们做一些事情。“在鸟兽虫木里面,我自我定位一名生态摄影师。”骄傲洋溢在李林炜的脸上。

 

鸟兽虫木在深圳梧桐山在组织亲子自然夏令营,在山间的溪水顺流沿着岩石向下走,走在前面的孩子活蹦乱跳,一个女孩子突然哭了起来,“有蛇,有蛇!”原来,这是一条僵死的灰鼠蛇。鸟兽虫木的自然导师“螃蟹”将死去的蛇放在溪水裸露的岩石上,告诉孩子们,蛇并没有那么可怕。不一会儿孩子们就都围过来触摸这条蛇,整个空间充满童趣与和谐。李林炜捧起相机,将这一幕记录下来。

 

640.webp (5)
野孩子作品,孩子们消除了内心的恐惧,将僵死的蛇挂在脖子上

 

不同于其他摄影师的刻意摆拍,李林炜的每张照片都是一个故事,强调“融入”而不是简简单单的插入,这也受到了许多爸爸妈妈的推崇。“家长们给我的反馈很好,我也希望通过自己热爱的生态摄影解决了自己的饭碗问题。”2014年初,他注册了一个叫“野孩子”的网站(www.kid-s.cn),并在微信开通了公众平台。网站目的是提倡父母去培养孩子与大自然的感情。网站基于两个摄影项目,收费的“童年自然影像”与免费的“留影童年”。

 

“小的时候,我总是羡慕城里的孩子,认为他们有漂亮的衣服与好玩儿的塑料玩具。长大后才庆幸自己在乡村长大的幸运。城里的孩子从小被关钢筋水泥的围墙里,在游乐园玩乐或者沉迷于电子游戏。大自然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绘本里的热带雨林,海洋里的鲸鱼。他们知道物种演化等博大的知识,却连蜻蜓豆娘都没见过。”

 

至于为什么叫“野孩子”。李林炜告诉我,在提出构想之初,这个名字也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认为词性贬义。

 

640.webp (6)

野孩子作品,每个孩子内心都有向往自然的野性

 

“但是,我相信每个孩子生来都带着一股原始的野性,那股原始的力量隐藏在身体的深处,没有被城市森林泯灭掉,能量驱使孩子们奔向田野、溪流与森林释放它。孩子们像小狗一样小狗一样在草地上狂奔,像山猪一样在泥沙里打滚,像猴子一样在树木上跳跃,像水獭一样在溪流里戏水。野孩子不是没有教养,而是遵循了他们的本性。”李林炜说。

 

“如果你们只注重谋取利益,全然没有意识到大自然的价值,那么你们将是可悲的。因为世界上最美的东西放在你们面前,而你们却不懂得珍惜。”李林炜一口气写了一篇千字文,并拍摄了一批又一批生态摄影相片,文章和照片在微博与业主社区网站得到了很多转发。大家合力促使有关部门暂停了浔峰岗第二期改造工程的开发。

 

李林炜似乎又看到了当初扑腾温存在他掌中的那只青苔鸟,小鸟柔软的身体就扑棱在他的掌心,细细感受还能触摸到小鸟温润的心跳。小鸟踉踉跄跄扑腾了几下,死在手中。

 

若干年后,李林炜创办了“野孩子”网站,从事自然教育及生态摄影,不断告诉小孩子与他们的父母,要保护大自然,爱护小动物。他总是念着当年掌心的那只青苔鸟,梦见小鸟在他掌心中踉跄了一下,飞走了。

 

野孩子网站:www.kid-s.cn,野孩子公众号:kid-scn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三明治”,作者郝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