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专属科技玩具:激发兴趣还是加深性别成见?

 

179ff656ec69d15

 

又一个向女孩兜售学习玩具的初创企业最近在Kickstarter网站完成了融资,现在极有可能在向正式推出产品进发,产品首发估计也不远了。致力于为了让女孩接触科技而开发产品的初创公司的规模在不断膨胀,这不,Linkitz公司也加入了进来,这次是一个会编程的手环。这些初创公司之所以如此尽心尽力为女孩子开发科技产品,显然是受到了一个可悲的故事的启发:

 

涉足科学、科技、工程以及数学领域的女性人数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这不,这些创业者义愤填膺,都盯上了这个商机,个个想要为了让女孩接触、从事科技做点实事。

 

1985年,在所有的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中,女性只占37%,而现在,只有18%的女性大学毕业生有一个计算机科学学位。

 

为女孩专门研发的玩具旨在让她们在年轻之时对编程和建筑产生兴趣,如果可能的话,影响并鼓励她们日后的学习兴趣,从而选择这些被女性冷淡了的学科。但是现实情况是,这些性别化的玩具也许反倒会伤害女性的自尊心,在女人和男人之间筑起一道永久的差异之墙。

 

“我们认为真正的问题是,与建筑、科学以及科技有关的玩具在开发、包装以及售卖的时候是排斥女孩的。如果GoldieBlox公司旨在瓦解‘粉红色过道’(Pink Aisle),我们则尽我们最大的努力确保并不存在这样的事物,”杰斯天说道。他是一个名为“玩具就是玩具”(Let Toys Be Toys)的英国组织的宣传者。这个组织致力于根除女孩玩的玩具和男孩玩的玩具之间的分野。

 

GoldieBlox公司专门为女孩制作了一个建筑者工具包(类似于Tinkertoys,但更为先进)。每一个玩具配套一本书和指导手册,详细说明如何建造一个特定结构,尽管女孩拿着这套玩具设备可以制作任何事物。2013年,该公司的玩具首次登场,主打超级碗(Super Bowl)广告,结果幸运地一炮走红,甚是流行。

 

自从那时候起,其他玩具公司就不断涌现,雄心勃勃地要让女孩走进STEM(科学、科技、工程和数学四大传统理科的英文首字母缩略词)学科殿堂。比如,Roominate玩具让女孩制作电连接的建筑和房间,而Linkitz玩具则教女孩如何对一个可编程的手环进行编程。这些玩具专注于利用社交机制以及叙述性故事等方式使原本苦涩的科学和科技变得对女孩更加有吸引力。

 

这些玩具制造商专门为女孩制作的玩具能够使她们接触、了解编程、建筑以及学习,尽管这是一件好事,但是,却不得不说这些东西都有那么点不太对劲,对,有点太过于粉了。我这么说是指,这些玩具的销售策略似乎假定,需要拿着粉色画笔和闪光灯才能够把女孩吸引到数学和科学的殿堂,让她们喜欢上这些学科。

 

当笔者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我并不需要科学和数学游戏来吸引我、说服我喜欢上这些学科。我过去常常玩问题解决型的计算机游戏,比如“水晶洞穴”(Crystal Caves),在这个游戏里面,游戏玩家必须想出一整套缜密的计划来收集山洞里的所有珍宝,而且还要防范危险的敌人。再比如“矿工洞穴”(Miner’s Cave),要求游戏玩家使用简单的机器来解决问题。

 

我还喜欢玩“俄勒冈小道”(Oregon Trail)这一游戏,在这个游戏中,玩家靠吃松鼠来养活自己,而且还必须防止患上痢疾,才能安全跋涉到俄勒冈。我还喜欢玩“模拟城市”(SimCtiy),在这个游戏你们你可以规划、建造你自己的城市,还有“早期数学”(Early Math)这个游戏,一个紫色外星人主持的项目,引导玩家解除数学问题。

 

当然,也许笔者本人有点像个假小子。我喜欢收集火柴盒汽车,喜欢玩玩具卡车、林肯积木、乐高积木,等等。所以,直到现在,我还讨厌粉色。 但是,我也玩“社交游戏”,比如“信以为真”,以及成山成堆的芭比娃娃,更用不提对全息摄影之情有独钟了。我也玩彩虹仙子和希瑞公主。所有这些游戏都超级女性化的。我上舞蹈课,我爱化妆,就和其他女孩一样,我也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女孩。

 

我认为,唯一的区别是,笔者之前喜欢的那些计算机游戏和以及各种各样的建筑玩具都没有被标上性别标签。至少,没有人告诉我说,它们只能男孩来玩。大体上,我记得,与担忧我的性别相比,我倒不怎么在乎我在教室和家里玩的那些玩具。

 

对于今天的女孩来说,已经今非昔比了。随便看一个玩具网站就可以发现,它们总是强调哪些玩具是为女孩玩的,哪些是为男孩准备的。就像很多实体店一样,迪斯尼商店也将出售的产品区分为男孩的和女孩的。但是,事情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

 

杰斯天说道,“自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起,玩具销售上的性别标签就一直在显著增多。”比如,研究显示,在七十年代的时候,只有不到2%的玩具广告贴着性别标签。

 

如今的玩具性别化趋势则更加明显和突出,极有可能是因为性别化的玩具可以帮助商人创造不能被循环使用的产品,从而可以增加他们的销售额。比如,通过分别销售适合于男孩或者女孩的玩具,就很难让一对夫妻将给他们第一个孩子买的玩具给他们的第二个孩子玩,如果两个孩子性别不同的话。因此,分别销售男孩和女孩的玩具产品可以促进销售额。

 

那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得到“粉红色过道”这么个鬼东西,这个类别里的玩具无一例外地是粉红色的,而且假定女孩会喜欢这些活动:打扮、购物以及照顾小孩。对于女孩会喜欢什么,这些是非常老套、非常墨守成规的观点。“粉红色过道”的存在(以及STEM领域女性职工的匮乏)导致了诸如Roominate、Linkitz以及GoldieBlox等女孩玩具的问世。这些玩具想要颠覆人们传统上对女孩喜欢什么的看法,并且扩展女孩的兴趣范围。

 

杰斯天说道,“我认为这些新玩具中的一些正把一些优秀的新线索和途径带进来,比如,将叙事手段增加到工程问题可以使一些原本对此不感冒的孩子对之产生兴趣。”但是她同时说,这最后只能强化男女差异,强化“其他所有玩具都只能男孩来玩”的观点。它同时也创造了这么一个离奇的观点,即女孩学的科学和男孩学的科学是有那么点不一样。

 

这些完全为女孩量身打造的叙事的科学和工程玩具也有可能将那些喜欢以叙事方式和游戏方式学习工程的男孩排除在外。

 

“如果一个‘女孩科学’玩具让一个女孩对科学产生了浓厚兴趣,那是一回事,”杰斯天说道,“但是,这么做的代价会不会就是让她认为科学其实并不适合女孩?如果同一个玩具店的更为复杂的玩具贴着‘男孩专属’的标签,你让她接下来改怎么办?”

 

关于玩具分化是不是会激发出STEM领域的未来女领袖,那也许是最大的问题。最终,女孩(将会成为妇女)将不得不在男女混同的社会而不是在女儿国学习和工作,男人也一样。那意味着,他们需要学习如何和彼此接触、交流,正如他们需要获得相同的受教育机会一样。如果STEM教育同等地适合于男孩和女孩,那么,当我们在为女孩创造相同的学习机会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让男孩和女孩在一起玩同样的玩具和工具,而不是让他们分开玩异样的玩具,因为后者只会加深人们对女孩的成见和刻板印象。

 

(文章来源:网易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