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好的教育不在课堂在路上

640.webp

 

我一直认为,最好的教育要充满自然气息。一个儿童只有在广泛接触自然中才能实现立体、有温度的成长,因为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之一。

 

我对女儿的教育态度也很朴素:把她作为一个普通人来培养,希望她长大后做一个善良、知性、优雅、平凡而幸福的小女人,享受人间的美好与温暖。也许是受我影响,她的梦想是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咖啡厅,而且要开在像大理、丽江这样的地方。

 
带着她远行,融进自然,走在路上成了我们父女生活的一种常态。她的暑假不上补习班,只有阅读、游泳、画画、种植、旅行。

 
幼儿园中班的时候,我就带上她去攀登我们当地海拔1340米的最高峰——棋盘山,一个五岁大的孩子懵懂中凭着坚持居然跟着我徒步到了顶峰。夜里睡在半山腰的帐篷里,我们生起了篝火。深秋的晚上,篝火的温暖,伴着许巍的音乐入眠,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大自然的静谧与安详。

 
再大一点,我就带着她参加户外拓展活动,好多地方的森林与峡谷都留下了她行走的足迹。2011年行走丝绸之路;2013年穿越青海三江源无人区;2014年穿越三江并流地区,徒步梅里雪山明永冰川,进入滇金丝猴国家公园拍摄野外滇金丝猴;2015年全程走完川藏公路和青藏公路,并在拉姆拉错、纳木错等地以徒步的方式进行了深度旅行。
而每一次行走,我都会惊喜地发现女儿的进步。

 
2011年,我们一家沿着丝绸之路往西走,女儿写了一万多字的旅行笔记——《八千里路云和月——我的丝绸之路》,详细纪录了丝绸之路自驾的旅行经历,文字如水一样地流淌而出,连她自己都惊讶了。

 

行走,让女儿学会了思考。站在敦煌石窟的千年壁画前,面对那来自盛唐的飘逸,她惊叹之余,也发出了对敦煌罪人王圆篆的质问;站在玉门关的遗址上,她围着那来自汉代的土墙走了一圈又一圈,疑惑地问:“这就是玉门关?”阵阵风沙中,她吟诵着石碑上刻着的“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写下了“这就是历史”的文字。

 

如果没有走进茫茫大漠戈壁,走近阳关与玉门关,女儿能真正体会跨越两千年的历史沧桑与厚重吗?能够有这样的质疑与感叹吗?这难道不是我们带着孩子行走的真正意义吗?

 
前往祁连山七一冰川的徒步,是她第一次在户外遇到的大挑战。海拔4000米左右,她有了比较明显的高山反应。我心疼地问她:“要不要上去?”她说:“爸爸,上去吧,都来到这里了,不上去很遗憾的。”听她这样说,我义无反顾开始背着她走,她很懂事,坚持自己走一段,再让我背一小段。就这样,我们终于来到了海拔4400米的冰川前。那一刻,不言而喻,她明白了什么叫做信念与坚持。

 
随着年龄增长,她的户外能力也越来越强。2013年,她跟着我从四川一直穿越到青海三江源无人区,线路漫长,海拔甚高,一路上非常艰辛,但是她都坚持了下来,毅力和韧劲都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为了圆她看五彩池的梦想,我们首先去了阿坝州的黄龙自然保护区,我们沿着徒步道向着五彩池攀爬,其实我们完全可以乘缆车上去,不过那样会失去一个亲近自然的过程体验,因为最美的风景在路上!

 
走了不到五分之一,她已明显体力不支,并呕吐了两次。很多家长在这样的情况下会选择放弃,因为目标还很远。但是,我采取了各种鼓励,熬过了最困难的时间点之后,女儿能坚持了,最终历时六个小时,顺利来回。十二公里的高海拔徒步,她经受住了毅力与体能的巨大挑战。

 
经历这样的挑战之后的心态是最美的,那天下山的路上,当我们穿过茂密的原始森林,感受着森林里昏黄的光线,脚踩千万年积累的松软的苔藓,她兴奋又自然地躺了下来,一边惊叹一边激动地对我说:“爸爸,这就是霍比特人生活的森林吧!真神奇啊!”

 
在黄河源头,海拔高,空气稀薄,我自己都有了轻微高反,但是女儿的表现却令我吃惊——她活动自如。我们徒步登上黄河源头海拔4600多米的牛头碑,鸟瞰碧蓝的扎陵湖,她在飞扬的经幡中张开双臂拥抱神奇的荒原。

 
进入三江源无人区这一路上她还看到了很多野生动物:藏野驴、黄羊、藏羚羊、金雕、草原雕、旱獭、秃鹫、班头雁……在这样一个野生动物的天堂,女儿在阵阵感叹中表达了近距离观察这些顽强生命的真实感受……走在路上,让我看到了一个充满了爱的女儿。

 
今年夏天是女儿小学毕业的人生节点,早在半年前,她就开始设计自己的毕业旅行计划。有了前几次的高原经历,她把这次毕业旅行目的地设定在西藏。作为父亲,我能做的就是全程陪伴,并为她的旅行攻略设计提供帮助。

 

于是,我们有了20天的川藏、青藏自驾之行。这一路充满艰辛、惊喜与历练。真正是身体在地狱,眼睛和精神却在天堂漫步。

 
我们沿着被称为是世界最危险的公路——川藏公路一路向西而行。折多山和排龙天险的超级大堵车;深夜12点到达八宿住20元一晚的旅社,伴着门外公共厕所迎面而来的阵阵臭气入睡;东达山顶上的暴风雪和严重高反;在波密被恶狗盯上一路夺命狂奔;纳木错满屋子牛粪和酥油味道的大通铺,在藏民的厨房里面对着菜刀和案板开始刷牙洗脸;前往拉姆拉错超高海拔的高原徒步,顶着咆哮的寒风爬至海拔5000米的山顶看纳木错的日落;时常超过十五个小时的长途奔袭……这些,无不考验着小小年纪的她。欣慰的是女儿没有半点抱怨,稚气和娇气都在行走中被丢在了路上。
走在路上,一切的困难与挑战都成了女儿对生活的另一种见证和体验。

 

走在路上,女儿也见证了什么是信仰的力量:每每在路上遇见朝圣的藏民,她都会停下来久久凝望他们三步伏地朝拜的身影。在大昭寺的门口,她再次被绕着寺院虔诚朝拜的藏民所感动,也许在那一刻,信仰的力量就这样悄悄根植于一个孩子的内心。

 

走在路上,女儿更遇见了什么是大美的景观:卡子拉山碧绿如毯的高山草甸,被称为“公路奇迹”的怒江72道拐,静寂的来古冰川和然乌湖,毛亚大草原一望无际的花海,茂密的鲁朗林海,穿越天际的南迦巴瓦峰,气势恢宏的雅鲁藏布大峡谷,拉姆拉错的神秘与冉冉升起的煨桑,纳木错的日落日出、念青唐古拉山脚下寒风中猎猎作响的漫天经幡,可可西里成群奔跑的藏羚羊,沱沱河夜空中硕大如珠的北斗七星和璀璨银河,柴达木盆地无边无际的荒凉,青海湖畔盛开的油菜天堂。懂得欣赏最荒凉、辽阔、壮丽、神秘的大美,一个孩子的内心会变得更加宽广、坚毅而柔软。

 

走在路上,见证艰辛,见证虔诚,见证神秘,见证梦想,见证大美,见证温情,见证成长。作为父亲的我和女儿就在这样的长途旅行中彼此认识并相互温暖。

 

从海拔5350米的拉姆拉错徒步回来的路上,女儿对我说:“爸爸,我觉得你特牛!”我对她说:“宝贝,你今天又创造了纪录,表现更棒,老爸期待你为自己创造更多的纪录。”

 

“会的”,女儿回答得特别坚定。就这样,成长因为走在路上而变为现实。

 

本文来源:浙江教育报,作者池昌斌

池昌斌,浙江省特级教师,一个从浙江南部大山里走出来的乡村教师,摇滚乐迷,背包客,“越读者”。个人专著《跨界——一个特级教师的另类生长史》即将由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