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应该尝试的“5件危险事”

Tina 0

微信截图_20150924163106

 

动手做,才是真学习。盖文·特利彻底实践了这个理念。他是美国创客教育的重要推手,也是全木工私校Brightworks的创办人,强调“用真工具、真材料、解决真问题”。这也是Brightworks的学生,能够自主学习,更有问题解决能力的关键。以下是盖文 · 特利的演讲内容实录:

 

我在加州贫瘠的海滨小镇长大。小时候的我,虽然一无所有,但拥有无限自由。每天放学回家,我就到海边去堆沙堡、升营火。我爸妈只嘱咐我们:“别受伤,记得回家吃饭啊!”

 

但我的学校生活就很痛苦了。我的成绩不好,上课坐不住,也记不得上课内容,总觉得自己不适合学校生活。

 

直到有一天,美国政府在公立学校推行类似“师徒制”的实验计划,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计算机。计算机对我来说,彷佛是接触世界的一扇门。我的老师总忙着照顾其他学生,因此赋予我很多自由用计算机做自己喜欢的事。到后来,老师会的反而没我多。

 

十六岁,我半工半读的当了计算机工程师。十八岁,我面临了要就业,还是要念大学的抉择。爸妈期待我念大学,如此就能成为全家族第一个念大学的人。但我进入大学,只念了一学期就休学。原因是,在大学一本《计算器概论》竟然要念一整年,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待过所有跟计算机有关的产业。从好莱坞的计算机特效、望远镜的科学研究,到信用卡公司,甚至还自己开过公司。对我来说,工作实在太有趣了,可以学习到很多新事物。

 

有一天,我观察到一件怪现象。美国的家长,为了预防孩子走失,把孩子上了牵绳,结果反而自己被孩子拖着走。后来,又陆续有新闻说美国的家长,因为放任孩子在家附近的公园里玩而被判刑。

 

观察到了这些现象,又回忆起童年的我在海滩自在的样子,总觉得这个情况一定要改变。我在一场跟朋友的饭局说起我想改变的决心,改变的方法,就是我要举办一个木工夏令营。在饭局上,我跟朋友招生,马上就招到了六个学生,对一个刚成立的公司来说,算是很不错的成绩了。

 

让孩子自主学习的秘密

 

家长们把小孩送来夏令营时,并不晓得我要带孩子做什么。我只告诉家长,我会让他们“使用真工具、真材料,解决真的问题”。

 

第一期的夏令营,想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盖一座云霄飞车”。夏令营的孩子,从早上八点忙到晚上十点,只有吃饭才肯休息。终于完成了这座四十公尺长的云霄飞车。

 

我没有强迫他们工作,也不打分数。制作这个云霄飞车的最大收获就是,可以搭乘亲手做出来的成果。

 

又有次的夏令营,一个意见很多,绰号叫“法官”的男孩想要做一艘船。我说:“可以啊!只要你的船能在满是鲨鱼的加州海上航行。”法官只用厚纸板、浆糊黏起来。为了不让纸板进水,他还找到了塑料布,把船包起来。后来,整个夏令营的孩子都放下手边的工作,一起到海边参加下水典礼。

 

法官扛着船走向大海时,全部的孩子都猛摇头叹气,觉得肯定完蛋的。但没多久,法官的船愈划愈远,我不得不把他叫回来。他一上岸,全部孩子都抢着划他的船。

 

这个经验让我发现,你不用告诉孩子该做什么,他们是可以自我挑战的。

 

几年后的夏令营,孩子发现了一台废弃的除草机,兴高采烈的问我能不能带回营队修理。我说“当然好啊!”因为我也很好奇他们要拿这台除草机做什么?很神奇的,他们把除草机修好了。孩子问我,可不可以拿修好的引擎来做一部车子。我说,但是我们只有两个轮子。孩子说:“那不然来做摩托车好了。”

 

果真,他们做了一台摩托车。我跟大家形容一下骑这台摩托车的感觉,就像是站在两匹喝醉的马身上。这台车时速还高达三十公里,可以说是最危险的摩托车。

 

夏令营附近有一条十五公里长的废弃轨道。我就在想「可以拿这条轨道做什么呢?」孩子们决定要建造火车,于是找来了一些回收材料,并用风力当动力,建造成了风帆火车。

 

这条轨道离公路很远,我开车带孩子过去后,没办法陪着他们。试车的前两天,我跟孩子说:“我会把你们放在城市的北方,然后开车到南方等你们。”孩子们并没有手机,所以要考虑的很周全,要设想到什么部位坏了要怎么修理,所以每台车上都有备用零件。我在城市北边把他们放下,丢下一句:“终点见啰!到了终点请你们吃披萨。”

 

他们还真的跑了十五公里。一台车一切顺畅;一台坏了三次,但每次都有修好;有两台完全跑不动,学生得推车跟托车才到终点。我依约请他们吃披萨,但每个孩子都太兴奋了吃不下。

 

我们的夏令营在山丘上,让学生可以制作、测试一台飞机。他们花了很多时间维修、调整,最后终于飞起来了。这实在是非常神奇!

 

五年后,我打电话给这批制作飞机的学生,与他们聊聊当年的心得。我发现,他们对于所有造飞机需要的科学、数学原理,都记得比我还详细。甚至记得有个女孩子因为飞机掉下来,把裤子弄破了。

 

因为亲自动手做过,我相信他们到了九十岁,还会记得这些原理和故事。

 

有回,我跟夏令营的孩子吃饭,他们反映:“为什么学校不能跟夏令营一样好玩?我在夏令营比在学校认真多了!”就这样一句话,我动了创办学校的念头。

 

Brightworks是从幼儿园到高中的一所学校。我们没有教科书,也不分科教学。每个学期,我们丢一个大概念给孩子,让他们从各个面向来研究。

 

两年前,我们研究主题是“盐”。学生会自己安排研究主题,并且想办法解决问题。一个女孩,想知道盐巴的生产过程。所以找到了加州一间盐巴工厂,自己安排校外教学。他跟工厂预约参访、打电话给家长安排交通,后来老师也“顺道”来参加了这次校外教学。

 

有一次,我们的老师把学校的椅子都藏起来了。等学生来,他假装惊呼:“我们的椅子被偷走了!”学生只好自己到工厂做椅子。一开始的椅子做的很烂,有的甚至还没拿回教室就坏了。

 

但学生不断的重做,每个礼拜都有新的作品,还自己去请教木工师傅。后来,每个人做出来的椅子都很棒。我们没有打分数,也没有逼孩子,是他们自己期待更好的椅子,这就是毅力。

 

做到五件事,让孩子超越你的期待

 

不用羡慕我们的孩子可以如此自主学习、孜孜不倦。每个学校其实都能做到,只要学校、家长,愿意勇敢尝试“五件危险的事”。

 

一、让学生参与自己的学习。

 

鼓励孩子自己提出问题,并将这些问题化为学习目标。在Brightwork,失败不是坏事,反而可以愈失败愈进步。

 

七岁的小男孩“班”,为了自制太阳能烤箱烤棉花糖,就设计了好多的烤箱版本。在他了解“拋物线”的概念后,逢人必讲起拋物线的概念。他学的代数也有很基本的程度,让他可以调整镜面,让镜子更稳定,最后终于做出一个还不错的原型。

 

二、相信孩子。

 

其实,孩子没有那么需要大人。我的保险公司告诉我,我们学校小朋友的受伤比例,比西洋棋夏令营的受伤比例还要低。所以,小朋友也不想受伤的,他们会想办法保护自己。

 

我曾经开过一堂电钻课。在教完小朋友使用电钻后,我交代作业:在木板上钻二十个X的型状。我把木板跟钻子给孩子后,就去做自己的事了。用我离去的背影告诉学生:“我相信你!”我认为愈相信孩子,他们就会表现愈成熟。

 

三、给孩子最棒的回应就是“YES!”。

 

我们可以荡绳索吗?Yes。可以跟工人一起盖学校的教室吗?Yes。可以盖高速摄影的实验室吗?Yes。

 

孩子在问问题的时候,大人能给他们最好的答案就是Yes!如果,他们从小就常听到大人说Yes,长大成人后,就会更乐意面对挑战,把现实社会的不可能变成可能。

 

四、强调好品格与好习惯的养成,而非成绩。

 

Google在招聘新员工时,已经不在强调学校的成绩,因为学业成绩无法推论工作上的表现。他们想要的人是,懂得寻找资源,懂的合作的人。

 

五、相信每件事情都很有趣。

 

几年前,我发现七岁的凯雅,正在用油漆把他的脚漆成红色的,而且很仔细的涂满脚的每一个部位。接着,他站了起来,在一张长条纸上跨了好几步,然后用皮尺量步伐距离。

 

我忍不住问他:“凯雅,你在做什么啊?”他解释,因为妈妈在广播里听到一个研究,说可以从步伐的长短,判断一个人所居住城市的一切,包括人口数、贫穷还是富裕。凯雅说:“我想知道我所居住的城市是什么样子。”虽然这个研究没有科学根据,但我没有理由阻止孩子学习自己不了解的事情。

 

另一个学生,想在学校尝试“盲人实验”,因为他听说把眼睛蒙起来后,听力会变成超级敏锐。但在蒙眼后一天,他发现听力并没有变好,所以他又再多蒙了两天。

 

我很庆幸我们学校容许学生进行这样的实验。我们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是有趣的。就算是数学也可以很有趣,只要是放在适合的情境,让学生觉得很有意义。

 

我们学校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加州的创客运动(maker movement)非常风行。

 

我发现,创客运动其实是一种新的思考方式,觉得事情还有其他更多的可能。也改变了我们的人生观,因为真的可以靠自己的双手,实现想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