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答王守崑:我只是对人学习的过程感兴趣

 

 

2014年,王守崑离开了他服务8年的豆瓣,选择创业:接手一家由新东方和腾讯合资成立的在线教育公司微学明日,打造一款名为优答的K12产品。

 

一个务实的清华工科男

 

微学明日现在的办公地点在北京北坞创新园,王守崑说他们很快将搬到鼎好。是的,团队越来越大。9月10号他发了一条团建的微信圈,”微学团建第一天,虽然天天念叨我们快70人了,但真正这70人摆在眼前,还是着实吓了一跳。“这句调侃的话中,有点小得意,有点小低调。

 

在接受采访前,王守崑提早在办公室等着记者。一件灰色运动Polo衫,手腕上的运动手表非常显眼。这位毕业于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的理工男,态度平和,略显拘谨的微笑,像很多技术出身的CEO一样,务实而低调。

 

2014年12月,当王守崑接手优答时,它还只是一个关注K12市场的拍照答疑和智能刷题工具,和同类竞品没有太大的差别,这是优答的1.0版。

 

两个核心竞争力:轻工具和自适应学习引擎

 

直到2015年4月团队觉得产品本身有些“平”,轻工具和自适应学习引擎便应运而生了。

 

“轻工具是围绕学习外围所做的解决用户痛点的学习工具。它不是学习内容本身,却能帮助用户解决学习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当记者问及何为轻工具时,王守崑这样回答。

 

当下优答主打的轻工具是“学习计划”,学生可以在应用中输入学习目标,设定每天要学习的科目、要完成的事情,以及写下当天的收获。学习计划背后,是时间管理与个人成长的理念。学习不仅仅是学习资料和学习方法,更是对时间的合理利用、对自我的管理。

 

未标题-1

 

工具是用户体验的一部分。在关注用户体验的同时,优答并没有忘记解决学习最本质的问题。为此推出了“自适应学习引擎”。

 

自适应学习引擎是基于学习类产品和内容类产品的差异研发而成的。王守崑说了两点差异:学习是一个高强度的脑力劳动过程。相对于其他游戏类或内容类App,使用学习类App的过程其实是痛苦的;再次,和通常内容类产品不同,学习类产品的用户不产生内容。

 

在谈到自适应学习引擎的原理时,王守崑这样描述:“首先,每个学科知识点都有一张相对应的知识图谱,而每个学生在知识图谱上都有一个映射。

 

再次,通过对学习者进行测试,了解其知识掌握的程度。产品自动推送与用户相匹配的知识点,进一步巩固学习。

 

最后,根据用户的学习目标和计划,自适应学习引擎会帮学习者计算出实现目标的最佳学习路径。这个路径包括内容本身,学习频次、学习时间、学习的顺序等。”

 

 

未标题-2

 

自适应学习≠个性化学习

 

 
2006年王守崑在打磨豆瓣第一个个性化推荐引擎代码时,这对于国内的互联网界而言,还是一个相对陌生的概念。而如今,就像豆瓣注重内容的个性化推荐一样,越来越多的教育者也开始推崇个性化学习。当记者问及自适应学习和个性化学习的区别时,王守崑解释说“自适应学习是技术层面上的表达,个性化学习更多的是一种理念。自适应学习引擎,其实是针对用户自身情况作出的一些个性化推荐。美国的很多数学课,就采用自适应的学习方式,这样的学习方式,每次能节约三分之一到一半的时间。”

 

同样是个性化推荐,教育型产品和内容型产品也有差别,王守崑说,“内容型产品的优质内容只有百分之二十,教育型产品几乎百分之八十都是优质内容。这种差异决定了:做内容型产品的个性化推荐,你需要把大量的精力集中在内容的筛选上;但做教育型产品的个性化推荐,你不仅不能把大量的内容扔掉,还要把有质量的内容建立关联,再推荐给合适的人。”

 

此外,从技术层面讲,个性化推荐在教育行业还比较“年轻”,无论从架构和系统的复杂程度、算法和模型的精巧,还是处理的数据规模,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我只是对学习过程感兴趣

 

做技术出身,从社交平台到教育行业,很多人对王守崑的选择感到好奇。而他的答案充满了Greek精神,“人怎么学习是一个很神奇的过程,我一直对这个过程很感兴趣。学习过程从量的积累到质的变化,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例如我们学外语或游泳,刚开始学的很慢,但是有一天你就忽然会了,这中间是有跳跃的。这个跳跃的过程很吸引我。
而社交的核心,永远是年轻人。一个人社交需求最强烈的时期应该是18到25岁。像我现在,每天会见很多人,但是朋友的数量却很难增长了。所以和社交相比,学习的过程更有趣、更让我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