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稀缺资源“男老师”那点事儿

跳兔子 0

t01be5dc9de18e9f64e

 

很多职业如果是女人从事,就要在前面加一个“女”字。于是,女作家、女科学家、女局长们或明或暗的抱怨自己的职业遭到了“性别歧视”。说来也怪,从来没人会称冯小刚是“男导演”,也没人会叫奥巴马为“男总统”,如此称谓唯独对太阳底下最光辉、点亮自己燃烧别人的稀缺群体——“男老师”情有独钟。

 

男老师,作为基础教育领域的稀缺资源,在教师招聘时可谓占尽风头,即便学校提高待遇,优先录取,招聘男师资也如同大海捞针。然而,这些金子般的男老师们,在学校里过的却是郁郁寡欢。原因很多,觉得堂堂七尺男儿教小儿读书是屈才也好,怀揣小知识分子特有的穷酸也罢,总之三个字:不!开!心!

 

在小编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十几位老师中,也曾经被两位“男老师”的言论刺激过,一个挤眉弄眼似笑非笑说:“学校里,女老师都是变态,男老师都是流氓!”另一个则在教师节当天观看茄葩自制教师节感恩视频后,怒称“学生是孙子,不懂感恩。”

 

幸好,二者之一在摸着石头寻找创业机会,企图摆脱学校束缚,另一位已经辞职。不然呢,如此师德去教书育人还真是“吓死宝宝了”。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两个人无非是选择了不适合自己的“男老师”职业。

 

难道,受尽万千宠爱还各种不爽不舒服的“男老师”连跳槽都无法得到解脱,非得改行才酣畅淋漓吗?让我们看看男老师界的三个“反例”,也是不同时代的“三个代表”。

 

60后科学老师,即便退休,也要教书!

沙有威老师的微信头像可以用以下三个词描述:哈雷、墨镜、大背头。早年,沙老师在景山中学上科学课,编程技能和机器人教育分分钟迷倒学生,即便退休之后,他也“闲不住”。一辆车、一台照相机、一个机器人、一位不放心他自驾去支教的老伴,足迹遍布中国各地的乡村学校,很多山里的孩子第一次见机器人,都是在他的课上。

 

70后数学老师,毛遂自荐,就为当老师!

据说,名师有两种,一种是家长眼里的,另一种是学生心里的。费红亮老师就是后者,在学校,他有一大批自称“face”的粉丝群,学生们粉他的原因是“他有让枯燥数学燃烧起来的魔力。” 而当年毕业时,血气方刚的费红亮老师是直接敲开了杭州高级中学的大门,找到校长毛遂自荐的。没想到,校长就是欣赏他的勇气和对数学的独特理解,留下了他。

 

80后数学老师,不但在中国教书,还要到英国!

BBC中英教育比拼秀中,面对Bohunt School校长提出愿不愿意留在英国教书的询问时,邹海连老师腼腆的笑着摇摇头。在国内,邹老师不仅是杭外剑桥高中一位傲娇的数学老师,也是颇受欢迎的班主任。和多数老师一样,邹老师很健谈,说着说着还会突然冒出一两个英文单词,“我是教数学的。”邹老师强调,“只不过平时是用英语上数学课。”

 

无论60后 、70后、80后,三位老师都是教育前线的男神级人物,不仅术业有专攻,而且对教育保有热情,总结来看,貌似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争强好胜的雄性魅力在阴盛阳衰的学校环境完全可以施展,而重点是够不够雄性以及有没有魅力。

 

(资料来源:杭州日报、钱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