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历史、性教育,各国教科书都在头痛什么?

转载 0

各国教科书都在头痛什么

 

美国政府雇了一批人监视其他国家的教科书,这是为了明白那些国家的人如何思考,也想了解当地政府想让人们如何思考。其他国家大概也在做类似的事情。

 

位于德国一个小镇上的格奥尔格•埃克特国际教科书研究所(简称埃克特研究所)也在研究各国的教科书。不过,教科书问题非常敏感,即使是埃克特研究所这样的独立研究机构,也不可能得到所有国家的当地教科书。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尽力搜集了160个国家的教科书样本。该研究所的研究表明,宗教问题越来越有争议,但是最敏感的还是地理和历史书——尤其是带地图的教科书。

 

一战之后,当时的“国联”曾致力于减少各国教科书中的民族主义情绪。到了2001年9月11日之后,美国人对教科书的焦虑又回来了,很多美国人认为沙特阿拉伯教科书中的排异情绪,对“基地”极端组织的出现至少负有部分责任——何况“9•11”事件中的19名恐怖分子就有15人来自沙特。

 

宗教是沙特公立中小学教育的核心,占教学时间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沙特学生直到上了高中,宗教课程时间才略略减少——约占六分之一。孩子们学习的课程主题包括宗教圣典解析、神学及伦理道德。

 

美国《纽约时报》报道,沙特阿拉伯国小一年级学生会学到“伊斯兰以外,其他宗教皆是虚假”这样的词句,教师指南要求老师们“提供伪宗教的案例”,批判的矛头往往指向基督教和犹太教。五年级生则被授以如下观念“禁止穆斯林与以下人等结成挚友:不信真主及其先知者、对抗伊斯兰者。”在美国的抗议下,阿卜杜拉国王曾推动教材改革,但11年过去了,收效甚微。

 

有时候没有什么比教科书更能反映一个国家对民众的要求。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在《一九八四》中说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过去。

 

在普京的支持下,俄罗斯的教科书正经历名为“积极历史”的改革潮流。2008年8月版俄罗斯新历史教学参考书一方面承认斯大林时期“大清洗”的严重性,认为“大清洗”是“所有课程中最为沉重的课题”;但和以前对它全盘否定的态度不同,现行俄罗斯教科书认为,“大清洗”有必要性一面——这个问题充满矛盾,必须辩证看待。新教科书还称“斯大林被视为前苏联最成功的领导人”。

 

新官方教科书的编撰者之一曾经接受美国《时代周刊》采访。他说,“在编写一部教科书时,让那些学习教科书的学生充满了对历史和人民的恐惧和厌恶是极端错误的。”

 

性教育对美国人来说则是个棘手的问题。根据德州教育厅的法令,公立学校并无义务必须提供性教育课程;不过若有提供之时,则需强调节制性欲的重要性。5年前,几乎所有的德州学校都只教授有关禁欲的内容。然而,现在有约四分之一的学区都开始实施更加全面的性教育。

 

宗教问题也一样,美国的基督徒长期以来一直建议,美国教科书里除了教授“自然选择”的进化理论作为自然世界以及人类起源的原因外,也有必要加入其他内容——他们的意思当然是指“神创论”。

 

他们不是唯一的抗议者。2012年6月韩国教育部透露说,该部已经向印刷教材的各大出版社发出请愿书,希望他们从以后印刷的高中教科书里删除提及“进化论”的例子,比如马的演化、始祖鸟是如何进化为现代鸟类,等等。

 

在法国,“进化论”并没引起什么麻烦——但是经济学是个问题。一般人都想不到,多年以来,法国教科书中教授的经济学教条,被很多人认为是马克思主义。比如法国教科书基本都认为,是“自由放任主义”导致了二战前法国的衰落。

 

如今法国的教科书对此淡化了很多,但仍然不赞成“资本主义”的行径。上任法国总统萨科奇曾大力推行有关经济教育的改革,2008年还特地举行了一次对于经济教科书的“审查”,焦点放在如何描述市场以及企业的问题上。不过原本为改善法国学生的经济和商业教育而成立的委员会没几年就解散了。如今有关法国中学经济教科书的研究表明,仍然只有少部分的内容介绍公司,而企业家则几乎没有提及。

 

本文原载于《世界博览》,作者: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