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老师开设科技课,结果是……获了500多项国家专利

茄葩 0

“我要开设科技课,培养孩子们的动手能力和创新能力,以后升学、就业、创业都错不了!”凭着这个朴素的念头,天津滨海新区大港刘岗庄中学的刘月升老师开设了全国第一个农村学校的科技课。

 

91ef76c6a7efce1bee8de550ad51f3deb58f6581_meitu_1

 

作为一所偏远的农村初中,刘岗庄中学每年只有一半左右的学生能够升学,其余的全部进入社会。面对现状,刘老师做出了以上的决定。

 

8月初的一个下午,天津日报记者如约前往天津滨海新区大港刘岗庄中学,采访科技辅导员刘月升。一路上,反复翻看着他的材料,虽然对他的事迹早已烂熟于心,但是记者依然对这位乡村教师充满了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能够让一个农村学校的科技辅导员,在过去的10年中,辅导学生小发明方案达到数千件,获得国家专利500余项,获全国省市各级各类科技大赛奖项几百项?又是什么力量,能够支撑他始终坚持将科学的种子播撒在乡村学生们的心田?带着这些问题,对于之后的见面,我们有些迫不及待。

  

下午1点,我们准时抵达目的地——刘月升老师的办公室,也是刘岗庄中学的科技室。新型巡警机器人、电动遥控航拍飞机、自行车转向信号灯……走进这里,犹如走进了一座科技城堡,让人有种目不暇接的感觉。可是当我们把整个科技室中的作品都仔仔细细地欣赏过两遍后,刘月升老师却一直没有出现。“肯定是带学生们淘宝淘得忘了时间。” 当时针指向下午2点时,刘岗庄中学校长刘月军不好意思地跟记者解释道。“淘宝?刘老师在哪淘宝呢?”我们有些疑惑。“走,我带你们找他去。”说完,刘校长便带着我们走出了学校大门。

  

盛夏的午后,阳光照射在皮肤上有种炙烤的感觉。步行十分钟后,刘校长把记者带到了庄子上的废品收购站。“你看吧,我一猜他就在这儿……那就是刘月升。”顺着刘校长手指的方向,一位脸色黝黑、满头大汗的中年男人出现在眼前,此刻,他正与几个孩子在院子里的堆垛上仔仔细细地翻找着什么。铁皮、铁钉、各种零件……20分钟后,大家已经“小有收获”。这时,刘月升发现了一直等候在大门口的我们,忙跑了过来:“对不起啊,中午带孩子们过来找东西,一忙就把时间给忘了。”汗衫几乎已被全部打湿的刘月升说道。

  

于是,对刘月升的采访首先就围绕着这废品收购站的话题开始了。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提到方圆50里的废品收购站,刘月升如数家珍:哪家的废旧电器多,哪家的零件多,哪家老板好说话,哪家总能淘到宝……从2006年成为一名科技辅导员至今,除了学校,刘月升去过最多的地方,恐怕就是这些废品收购站。“刚开始时,条件有限,很多学生提出想做一些小发明,可是原材料不可能都靠买,所以我就会到这些地方‘淘’,后来学生们也跟着来了,几乎每次我们都能在这里‘淘’到有用的零件。”刘月升告诉记者。

  

说到刘月升对零件的“痴迷”程度,废品收购站负责人老王向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刘老师骑着三轮车从我们废品站往回走,一不小心连人带车扎进了路边的深沟里,自己受了伤,可爬起来,看到好不容易“淘”来的零件掉到了水里,他不顾身上的伤痛,一头扎到一人多深的水中打捞零件。“连过路的群众都被他感动了,大家主动伸出援手,帮他一起打捞零件。”而在这些深受感动的人中,就有老王,从那之后,刘月升再到他这里“淘宝”,他坚持不再收取任何费用。“一个老师为了孩子们,能做到这样,我打心眼里佩服。”老王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让老王十分佩服的科技辅导员刘月升,学习的专业是美术。1993年从师范学校美术专业毕业后,刘月升成为一名乡村教师。2006年,国家颁布《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学校领导安排他担任了学生科技辅导员。刚开始时,由于条件简陋,工具不够,刘月升就把自己家里的工具拿来,家里没有,他就自己掏钱买。为了购买活动工具和活动所需的电子元器件,他常常将自己每月几百元的工资全都搭进去。

 

为了让学生练习电路焊接,他将家里电器的电路板拆下来,供学生们学习、实践。听校长刘月军介绍到这里时,我们不禁问道:“您都拆过什么啊?”“差不多什么都拆过吧,学生需要什么原材料,我就尽量去找,实在找不到,我就回家拆,比如收音机、电视什么的,我都拆过。”“那家里人有意见吗?”对于记者的这个问题,刘月升迟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也没想过那么多,就觉得只要对学生有利就行。”

  

事实上,在老父亲刘志敏的眼中,自从儿子当上了这个科技辅导员,就变成了“败家子”。不过,令刘月升颇感欣慰的是,每一次自己回家“拆东西”,整天说自己是“败家子”的老父亲,不仅不会阻止,还很支持。“都是为了孩子,我们哪有不支持的道理?”老人在电话里说。

  

而在同事刘洪源的眼中,刘月升就是个“一根筋”的人。至今,他仍清楚地记得2008年,刘月升跟自己说要带科技小组到大港水库观鸟,并了解记录北大港生态情况时,自己感到很诧异。“我就问他,你想观鸟,你有设备吗?你带学生去,你有车吗?我当时真觉得这就是‘天方夜谭’。”但是,令刘洪源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冷水”并没有浇灭刘月升心中的那团火。没有设备,自己攒;没有车,自己租……就这样,刘月升带着学生们走上了北大港生态记录之路,而且这一走便坚持了7年。7年中,学生们换了一拨又一拨,刘月升却始终没有放弃。

 

从最开始用肉眼观测,到自己组装望远镜,到学校为其配备摄像机,再到与学生们共同组装遥控直升机航拍器……这条路,刘月升渐渐走得“像模像样”。2010年,由他主持的天津市级科普项目——《北大港湿地生态定位观测》顺利结题。项目中,该校科技小组利用航模进行湿地航拍,无人机从操场起飞至湿地方圆几十公里范围内进行航拍检测,学生不出校园就能获取第一手的观测资料,既高效又安全。直到那时,刘洪源才确定,“一根筋”的刘月升成功了。

  

“老师,您快看,我又找到了一块异形塑料架,也许这个可以用在我的改良作品中。”采访间隙,一个小姑娘跑过来,向刘月升展示自己新的“战利品”。刘月升告诉我们,小姑娘名叫刘瑜,由于意外,妈妈的一只手被截肢,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发明一种“辅助手”,帮妈妈实现自己吃饭的愿望。在刘月升的帮助下,现在小姑娘的首个“辅助手”已经做好,主要原材料就是她和刘老师一起从老王那儿淘来的一个电扇后盖。

 

而在她的眼中,刘月升就是一名“万能老师”。“无论我们遇到什么难题,只要找到刘老师,他都会尽其所能地帮助我们,而且无论我们提出什么样的想法,刘老师都会鼓励。”刘瑜说。是的,在刘月升看来,这些农村孩子们的科技梦是那样的珍贵,所以无论是多么天马行空,他都要鼓励,小心呵护。

  

采访临近结束时,我们一行又回到了刘月升的办公室。对于他来说,无论严寒与酷暑,白天与黑夜,他都习惯了在这里“坚守”。所以当他的好几个学生自主创业成功后,许以重金邀请他到自己的企业出任技术顾问时,他都选择了谢绝。“看见孩子们成功,我比谁都高兴,但是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老师,我的所有梦想都在这间小屋内。”刘月升说。

 

再一次仔细地观察这里,突然发现,不大的屋子里几乎都被他和学生们的各种小发明所占据,而他曾经获得的数百本大红证书,却被他放在了最不显眼的货架顶端。“作为一名农村学校的科技辅导员,我就是想尽我所能地为孩子们打开一扇热爱科学的窗户,其他的都不重要。”刘月升说。

 

一晃十年,自2006年,刘老师开设全国首个农村学校的科技课到现在,已辅导学生小发明方案数千件,获得国家专利500余项,并让这个学校成为全国唯一承担市级科研项目的农村中学,不少学生成为科技课的受益者,而他自己也获得天津市“德业双馨十佳教师”称号。

 

(文章来源:今晚报  记者江珊  天津日报  记者 张雯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