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然挑战教育权威的“非学校教育”,是要闹哪样?

茄葩 0

20130228194629178_meitu_2

 

校车来了,他们并没有上车

 

开学日,六点半,第一缕阳光穿过晨雾,男孩们已经出门了。不久,七点多时,黄色校车就会从连接农场和通往镇上公路的车道边隆隆而过。车里满是和男孩同龄的孩子,额头贴着车窗玻璃,注视着这一望无际的原野,这劳动者们的农田、小山和树林,这他们称之为家乡的地方。

 

然而,男孩们不会留意这校车。因为那时他们可能正和父母一起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或者他们已深入房屋后面的树林。树林里,一条盛产鲑鱼的小溪从一排冷杉旁奔流而过;溪边有一个古老的石拱桥墩,男孩们喜欢站在上面,将新挖的虫子用绳子系上摇摇晃晃地甩进小溪里。也或许他们已经投入其他事情:挥动着一张刺槐长弓,或是生着火准备烤抓来的鲑鱼。他们将火边的平岩烧热,放上鲑鱼,鱼肉顿时烫成奶白色、皮可剥落。

 

又或者对男孩们来说,校车经过毫无意义。也许他们从未坐过校车,从未去过学校。也许他们的短暂童年没有一天在四壁围成的教室中度过,目光在窗外和时钟之间来回,度日如年,直到解放。

 

这两个男孩可能就是我的孩子,他们的名字叫做Fin 和 赖伊 Rye。可能,如果我和妻子Penny 愿意的话,可以让他们永远不去上学。

 

既不要学校教育,也不要在家教育

 

作为一个父亲,他可以自己教育孩子,对吧?

 

虽然我和潘妮不太喜欢这种叫法,但费恩和赖伊接受的教育有一个专门的名字,叫非学校教育。不过,“以自己的兴趣爱好为前提、自主、有成人帮助的终生学习”这种叫法不很顺口,听起来好没文化。

 

很明显,非学校教育与有组织的学校教育大不相同,但它与常见的在家教育有什么不同呢?也许这样解释最好理解:非学校教育都是在家教育,但在家教育不一定是非学校教育。大部分接受在家教育的孩子有结构化的学习课程,而费恩和赖伊这样接受非学校教育的孩子对于自己的时间几乎有完全的自主掌控权。

 

在他们应该是已上七年级或四年级的年龄,我约摸估算他们每月花在学科(比如自然科学、数学)学习上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对于这些主流教育最基本的科目,他们所花时间不到每天、甚至每周两小时,而是每月两小时。相对而言,费恩目前为止应该已经花费将近5,600小时坐在教室里上课了,而小三岁的赖伊应该也已有一半这么多时间。

 

如果这听起来有点激进,那只是因为你没有用长远的目光来看待,因为孩子除开睡觉的大部分时间都应该束缚在教室里这个观念历史上并不多见。

 

那非学校教育,学什么呢?

 

我猜你应该在想,当然了,你们在山野生活,你们俩在家工作。那我们呢?你想得没错:我和潘妮做了一个多数人认为偏激的选择。我以家乡为题材写作,我们一起经营农场,用卖农产品和肉的钱支付账单。实际上,就我们所知,所有非学校教育者都选择过自给自足而非富足的生活。老天,有几年我们几乎挣扎在贫困线上。但事实是,非学校教育不仅是一种教育选择,也是一种生活方式选择。

 

非学校教育处处存在,崇尚民主的佛蒙特山区农民不仅仅只有这些观念。凯莉·麦克唐纳 (Kerry McDonald) 为了给四个孩子中的两个在波士顿进行非学校教育,放弃了自己的企业培训工作,不过她担任技术顾问的丈夫布莱恩 (Brian) 依然在上班。“这座城市就是我们的课程,”她说。“我们相信孩子在社会生活中学习,所以我们将他们投入社会。”他们的“教室”— 人行道、博物馆、公园 — 似乎与我孩子们的教室截然不同,但教育的精神相同,即孩子的学习应该像呼吸一样自然、简单。

 

非学校教育在美国的五十个州都完全合法,只要符合某些基本教育规定 — 从简单的通知到专业的测评、“课程”的审批、甚至家访。然而很多非学校教育者一直小心翼翼,不愿站出、被统计入内,也许是因为这场运动对思维独立、反权威类型的人更具吸引力吧。

 

给我的孩子我认为最好的教育

 

这对我们的家庭来说也是一个转折点。摆脱教育儿子的执念让我们能够意识到对他最好的学习方式。我们发现,不强迫费恩安分坐在那里画画、写字后,他却主动开始了这些功课。他用木头雕刻精美的弓箭,还手工制作结构复杂的玩具:一个不仅可以转动、吊杆还可伸缩的挖掘机;一把用一根铜管、削减的软木塞和截断的木钉做成的玩具枪;甚至还有一台带有木头“刀片”的锯木机。

 

换句话说,我们停止对孩子刻意教育的那一刻才是他真正学习的开始。

 

这就是我对孩子最大的希望:自由。不仅是身体自由,更是有别于主导学校教育的公式化学习的思想自由、感情自由。我想要他们自由融入房子周围的田野和森林,毫无目的地漫游。我想要他们以自身的步伐而非由一个在某种程度上为了经费而满足特定基准的机构指定的步伐自由发展。我想要他们自由爱上学习,以所有孩子热爱学习本身的方式,而非迫于压力或为了奖励。我想要他们的视野、行为或思维不受社会压力限制,而是以他们感觉最自然的方式。

 

我想要他们拥有孩子真正的自由。而这不需要别人教授。

 

(文章来源:译言网  茄葩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