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质教育怎么做?也许前奥美总裁能打开你的脑洞

工作太忙,经常不在家,即使回到家,看到的画面也是姥姥姥爷带着两个孩子,电视里放的总是奥特曼、喜羊羊——在Angel(陈蓉)的眼光看来,这些节目实在太幼稚,功能只有一个——哄小孩。

 
从奥美辞职后,陈蓉在2013年年底创立了天使和坚果派。在此之前,她已经是奥美互动中国区总裁。“天使和坚果派”这个听上去有点长的名字,灵感来源于Angel在奥美时期看过的一份调研报告。报告中提到,80后是草莓一族——外表鲜艳,娇嫩、易碎,扛不住压力。

 
也许是当了妈妈的缘故,陈蓉对这份报告印象颇为深刻,“我的孩子不能像草莓,她应该像坚果,够坚强,不容易被伤害。生存力够强,遇到合适的土壤就能结果。”天使自然是寓意陈蓉自己以及像她自己一样的爸爸妈妈们,在公司里就常被人叫做“天使姐”。

 
天使和坚果派起源于一次陈蓉小而美的商业尝试,想把在奥美时驾轻就熟的“培训”搬到孩子身上来,因为面对的最终用户是小学阶段的儿童,所以这种“培训”以亲子游的形式完成。这种想法其实产生自她育儿时发现的痛点——工作繁忙的父母在孩子的教育中总是缺席,让孩子成为各种形式的“留守儿童”,而现有的教育产品没有尊重孩子,“其实小孩很厉害的,每天都会给你很多新的刺激,刷新你的想象”。

 
从一开始带着一名助理辗转北京的各种咖啡厅办公至今,天使和坚果派已经建成了一只18人的团队。陈蓉和先生亲自带小坚果上课,课程也从去年的3个增加到8个,今年年底可能增加到12~13个。

 
曾经有人建议陈蓉做公益基金,被她否决了。她认为一定要用“商业”来解决社会问题,因此从一开始就没想做NGO,她想做的是一个自己能活下来的产品——产品用户多是收入不错的中高端家庭,有一定的消费能力,认同天使和坚果派的教育理念,认可天使和坚果派的课程产品。

 
陈蓉花了一年时间,研究天使和坚果派的产品核心。她和100多个家长、孩子相处多时并成为好朋友,扎在各种游学、国际教育、培训、各种学校的活动和宣讲中,才真正知道这些家长想要什么,担心什么。

 
她找了两个已经离开奥美,曾经是奥美中高层的业务骨干,一个善于做流程管理,另一个则是十足的创意分子,从奥美辞职后想用一年Gap Year去做志愿者。陈蓉对这位女孩说“干脆来我这一边做志愿者一边赚钱吧,去全世界学习不同体制下的儿童教育理念”。陈蓉发现,SAT这类“洋中考”、“洋高考”一点不比中国自己的“土中考”、“土高考”简单,而她希望把孩子的世界打开,让他们拥有最重要的素质——自信、快乐、学习欲望、学习能力、学会交朋友。

 
如何用有趣的方法“勾引”孩子愉快地学习?“孩子跟妈天生都爱较劲”,陈蓉笑着说,她儿子五岁,每天把“才怪”挂在嘴边,“有时候很崩溃”,但冷静下来后,做广告出身的陈蓉想的是:怎么把孩子当成消费者去“诱惑”他?“你不能手一指对孩子说‘你赶紧给我把作业做了’,‘你赶紧给我去弹钢琴’,而是要先带她去看音乐会。”陈蓉说自己不倾向特种兵训练式的教育,“为什么要这样?生活是快乐的!”

 

20150416102240197

在出游第一天,天使和坚果派会进行一次“开营培训”

 20150416103756835

天使和坚果派认为在孩子的教育中,父母都不应缺席

 

所以,天使和坚果派的产品核心理念是“用旅游做诱饵把孩子吸引过来再植入知识教育”,所有课程设计都遵循这个思路,首先要有趣,把孩子当成消费者,放手让他们去玩,在这个过程中植入知识。比如大理游的课程主题是“探索千年之城时光穿梭机”,引导孩子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历史,孩子们在苍山脚下会先拿到一份“任务密函”,最后了解当年大理的先民是如何利用苍山做屏障的。

 
通常在出发前,天使和坚果派的老师会给孩子布置一个月的知识性学习,发给他们自己编撰的“学习材料”,要求家长和孩子一起完成预习过程。当坚果派到达目的地后,迎接他们的“地陪”也不是旅行社,而是当地做亲子教育的机构。

 

20150416104049812

 

“我们通过360度体验式学习教会孩子学习能力和思考方法,让孩子在任何地方、面对任何课题都能找到方法。”陈蓉说。

 
在旅行的最后一天,每个孩子都要做演讲和总结。甚至是课程结束回到自己的学校,陈蓉也要求孩子们在课堂上和其他同学分享。

 
陈蓉对天使和坚果派的产品课程体系信心十足,“只要看过的人都会觉得我们太有心”。不是教育行业的人反而能带来新的教育理念,几个北京重点小学的校长也很认可陈蓉的创意。家长和孩子的“回头率”也非常高。

 
经过不断的调研和课程优化,目前把课程分为自然教育、科学与创新、艺术、文化与历史四大领域。天使和坚果派的第一次开班是在2014年1月19日,陈蓉第一次试验自己的想法,结果一张罗就来了18个家庭,大人加小孩共42个,奔赴巴厘岛。

 
之后她开始调整人数和课程结构,2014年五一又去了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暑假奔赴巴厘岛,国庆节去了阳朔,还有肯尼亚、巴黎等多个城市。每次出游尽量不超过10个家庭,大部分课程是陈蓉亲自开发,只针对小学阶段的儿童,“这个阶段就是要培养世界观,建立信任,培养思考能力,这样孩子青春期会比较顺利,家长的心会比较宽,彼此之间都能有很好的互动和沟通。”

 
陈蓉希望接下来把天使和坚果派做成一个课程平台,十几个课程全部在官网展示,给家长和孩子提供更多选择,每一次课程都意味着无论是在旅游目的地还是在出发前都要有合作方,天使和坚果派已经摸索出了自己的产品标准,现在要做的是邀请更多合作伙伴参与进来,跟大家一起努力共同拓展中国儿童素质教育市场。

 

本文来源:创业邦,作者刘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