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开“灵魂论” 我想谈谈这些作为“自然人”的老师们

 

1

 

如果期望能看到对老师的赞美,如果想知道成为优秀老师的必备素质,如果想了解名师的成功晋升,请自行绕开。

 

40岁的男人  即使是教师 他也想赚钱

 

   有一次,在茄葩的沙龙上,我认识了这样一位中年男人,微微发福的身材,在现场的角落与参会人不断地交流,直至人群散去,他依旧侃侃而谈。作为工作人员,我忍不住想要前去寒暄两句,打算送走,尽快撤掉场子。结果,开了头就没有了结束,谈话中隐约知道这是一位在公立学校还不错的英语老师,自己做了一些创新教学实验,希望得到资金支持,开发产品。但是曾经被公司剽窃了产品创意,因此希望在“不被骗”的前提下,得到各方面支持。那段时间的我,也正在寻找有特点的老师,于是再约时间相见。

 

时隔一个星期,我们再次面聊。近3个小时的沟通中,我的心情逐渐悲凉起来。因为,我从眼前的这位从事教育的老师眼里,看到的是无望。他曾经也是一位有志气担当“灵魂”的老师,一年一年被磨去了理想,教师工资低引得妻子埋怨、男女老师比例严重失调导致没有可以交心的朋友,也曾奔波东西做过高端家教(及时国家不允许)。一路下来,并没有获得先满意足的结果。至今,恰逢赶上互联网教育风潮,想抓住机会不知道要怎么抓,苦苦摸不到门路。我试图帮助其梳理方向,却深知这是无果之举,因为他只看到了耀眼的灯光,却不知道脚下哪一条漆黑夜路是通往光明的。

 

60岁的老人  开着教育大篷车上路

 

“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如果看到这句话,内心瞬间被点燃的人们,都应该是善良追求自由、从不知疲倦的个体。

 

“有一天,当我知道退休后想做的事情后,我就迫不及待地退休,因为越早退休,我就能越早点儿开始我的计划”,眼前的60岁老人说起这些来,依旧有些激动。他的计划就是在退休后,自驾去一些偏远地区的中小学,带着如他一般“退休”的机器人,给小孩子们上节科普课。每一趟出去差不多是2个月,一年出去2、3次,老伴陪着,老头开车,遇到哪个学校。

 

第一次与老人相见,是在他的家中。酷暑难耐的下午,我们为了做活动去拜访他,携带私心地以为这有可能又是一位“走穴”的专家,做好了“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准备。可是,当他拿出陪着他走过很多地方的两个“退休”机器人后,我承认我感动了。一个没电,一个“胳膊”断了,离着“智能化”、“科技感”差太远了,可是它们却让很多学校的孩子们开了眼界。“我也上年纪了,更先进的知识也学不动,顶多就是给小孩子们科普下。”这时候他老伴把切好的水果放在桌子上,我问她,“您放心他去那么远的地方吗?”

 

老伴说:“也不放心,但是说服不了,我就陪他去”。

 

无所谓“砖家”,也不疲于奔命“走穴”。在我看来,是一种热爱生活,并且毫不掩饰、从不疲倦地追求内心感觉的状态,令我钦佩。

 

还有这些浅浅交谈过的这些老师

 

,30岁左右,乖乖的年轻奋进青年教师,坚信伟大的校长能为其带来方向和能量,也在教改环境下做着很多创新的实践,不敢单独发表言论,担心“不合适”。她承认“教师”的身份给与了她“枷锁”。

 

,30岁左右,混迹支教圈,始终活在自己的圈子中,彻底地反感体制内老师,相信自己支教的那几年给自己的学生们带来过改变。支教结束后,做着与教育无任何关系的人。她说那几年记忆很美,对教育的贡献,然并卵。

 

,40岁左右的名师,在专业领域做出了被认可的教学成绩,台上的她风光无限,台下的她游走在政府关系中,获得应该有的一切。简单地采访,便没有了强关联。

 

,某个学校的信息化主任,正在努力成为副校长,所以为了接好一个项目,他要游走于公司和学校之间,私下表示,坐上了副校长的位置,就算付出有回报了。

 

,严格意义上不算老师,在读的教育类研究生,感觉国内教育已经无望了,需要去国外读博,再回国内,才有好的发展。

 

最后,还有一位老师,他是我的语文老师,他曾经为了获得更丰厚的待遇,离开公立学校,去了民办学校,后来又去了南方一个国际学校,很有才华的老师,却颠沛流离。但是,我一直记得他,因为他最后走的那一天,曾在黑板上写下了一句话:永远有一种高尚的追求。

 

本文系茄葩原创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原出处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