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教育:学校用这3招扼杀了学生的创造力

转载 0

a557071b99e9dd1_meitu_1

 

“猫”和“歌剧魅影”的编舞家,千万富翁Gillian Lynne上学那会儿,老师认为她有学习障碍。因此,母亲带她去看医生,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医生给出了一个惊人的诊断:“Lynne太太,Gillian没有生病,她是个舞者,带她去舞蹈学校吧。”她确实这么做了。

 

正如教育家Ken Robinson在他关于创造力的TED演讲中所述,Gillian转到了英国皇家芭蕾舞团,开始学习音乐剧历史。Robinson说,“Lynne已经负责了一些史上最成功的音乐剧作品,她给数百万人带来了快乐,而她是个千万富翁。当年,有人也许会让她接受治疗,要求她冷静点。”这是在孩子的教育上做对了的一个例子。这个孩子被放到了一个适合她的技能,可以激发她的热情的环境中。几十年之后,她成为了她领域中的传奇。

 

Robinson是教育改革中的传奇人物。他领导了提倡创新教育的英国政府于1998成立的委员会。他的发现极具力量,于是在2003年被授予骑士称号。他利用Lynne的故事来结束这场著名的TED演讲,“为什么学校在扼杀创造力”。这是现在是网上被关注最多的演说,观众达8百万之多。

 

但是,相比Gillian Lynne如此幸运能够找到的教育系统,我们的教育系统却与之背道而驰。我们没有组织个性化的发展,采用的是标准测验。这种结构使学生互相疏远,因此许多在毕业前就辍学了。

 

他在一场访谈中说道,“如果你也有一个类似于美国的教育体系,30%的高中辍学率—在非裔美洲/拉丁美洲社区辍学率超出50%,在一些本土美国社区,辍学率将近80%—你不能仅仅只是责备孩子。”这些辍学率反映了学校的教育内容与教育方式与能够让人们产生共鸣的教育是脱轨的。

 

Robinson说,许多拥有技巧可以适应这种教育体系的人们最终试图成为专家。但并不总是奏效,2200万拥有硕士学位的毕业生中有1.6%的人在接受某种类型的政府救济。

 

所以,学校究竟是怎么扑灭创造力的火焰的呢?让我们来看如下的原因。

 

他们被工业化了

Robinson说公共教育体系是随着工业化发展起来的。为了服务这些工厂,学校就得看起来像工厂。他解释道:如果你从宏观上去看公共教育体系,其实就是生产流程。这种情况屡见不鲜—我们以年龄将人们划分开,这是线性流程,主要集中于某种输出结果。标准测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教育工业化模式的最好例子。学校不是去确定个人能做什么的地方,而是去看他们要遵守什么的地方。

 

这是在毒害学生。正如Robinson所说,没有一个美国孩子早上起床会想他们能做些什么来提升他们所在州的阅读标准。因此,学校—或者是—学校的经营者—需要做的是建立组织帮助学生找到最能够激励他们的学科。这需要标准化向个性化的过渡。

 

“改革教育是根据学生改变环境,开展因人而异的个性化教育。我认为这种改革是对将来的回答,因为我们不是要制造一个解决方案,而是创造一个基于个性化课程以及在外力的支持下,人们可以想出他们自己的解决方案的教育方针。”Robinson在之后的讲话中这样说道。

 

他们创造了学科等级

Robinson说,我们优待一些学科(比如数学),而轻视其他学科(比如舞蹈),这么做就是在扼杀创造力。“最上层的是数学和语言,然后是人文学科,最底层的则是艺术。在哪里都是如此。”即便是在艺术领域也是有等级的,美术和音乐优于戏剧和舞蹈。

 

“地球上没有一种教育体系是老师每天教学生跳舞就像教他们数学一样的。为什么?为什么不呢?我认为这很重要。我觉得数学很重要,但是舞蹈也同样很重要。如果允许,孩子们会一直跳舞,我们都是。我们都有身体,不是吗? 不要老是担心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会议。事实上,随着孩子的成长,我们开始逐步只教育他们用上半身思考了。”

 

结果,世界上像Gillian Lynnes 这样的人非常罕见,倒是有不少MBA。

 

每节课都有严格的时间限制

学校都有一个严格的时间制度。“如果你生活在每节课40分钟的世界里,你就打断了创造性思维的过程。”这就是为什么像Bronx KIPP这样的学校设置每节课的时间更长,而且同年级的学生该学校占到84%,而周边学校只占16%。孩子们需要学习被卡住的感觉是解决问题的一部分,而且当你推理微积分或者组织一场表演时打破瓶颈是需要时间的。这种设计与最近的一项教育调查相符合:认知科学表明越难学会的你反而记得越牢。

 

(文章来源:ted演讲   译言网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