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典上小学是怎样一种体验?

转载 0

20140813033844610_meitu_3

 

两年前到瑞典时,儿子刚满10岁,就近进了一家公立小学,上四年级。这一整年儿子都在为瑞典语纠缠:学校没有专门的语言补习班,虽然每周提供一次额外的瑞典语补习课,但补习课只是学习最基本的日常用语,离上课听懂还远得很。其他课程倒是配了一名母语教师做随堂翻译,母语教师认真负责,在帮助儿子适应新环境的同时,却又变成儿子的“依赖对象”。她抱怨说儿子不主动学习,什么东西都等着她翻译,翻译多次的词汇也记不住,学期考试还得靠她先翻译题目,儿子用中文作答,最后再由她翻译成瑞典语。儿子要想跟上班级进度难度可想而知。

 

就在这时,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号称“个性化”教育的私立学校――kunskapsskolan(知识学校),它是一家连锁教育机构,分校已经开到英国去了。儿子语言能力差,显然急需“个性化”教育,他的学习目标与其他同学不同,老师指导的重点也应该有所不同。细看网站,觉得这学校完全符合我心目中的教育理念。

 

首先,这个学校特别设立了一个叫做“学习工场(workshop)”的课堂,在workshop课学生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科目和进度,而老师则提供“贴身”式辅导。儿子喜欢数学,进度自由的课堂肯定更能激发他的学习兴趣,而且还能指望老师“贴身”辅导他的瑞典语。

 

其次是这个学校借给学生人手一台手提电脑或ipda,所有学习资料放上网,习题解答一律在网上完成。这一点也让我怦然心动,要知道瑞典学生不买课本,所有课本都是向学校借的,期末用完要归还,平时则留在课室不让带回家,家长们难得看到课本真容,若想检查一下小孩功课,连个门都摸不着。课本、习题都能上网查看了,我也心中有数。

 

另外,这个学校给每个学生发一本“日志本”,“日志本”将记录每天的学习目标、学习情况和下一步计划。这不就是中国学校的“家联本”吗?儿子以前的“家联本”里除了有目标、计划,还有老师对孩子的评语,那一直是我当年与老师互动的最重要途径。而家长从瑞典学校获取的信息则非常有限,大部分学校一学期除了两次家长会,就是在周末或者月末给家长统一发一封“年级信”。而那两次家长会,一次是全部家长一起开会,另一次是由老师和家长及其小孩一起谈话,家长听到的也几乎都是正面评价。没有“家联本”的日子里我一直有“找不着北”的感觉,现在有了“日志本”,不又可以对小孩在校情况一目了然了吗?

 

这么多好处放在一起,还不用花家长一分钱!因为瑞典自上世纪90年代末开放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的竞争,现在无论是上公立还是私立学校,学生一律免费,还外加一顿免费午餐。虽然转学意味着要搬家,而在斯德哥尔摩想要租到合适的房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无论如何值得一试,我赶紧在网上给儿子报了名。

 

这个私立学校只开办六到九年级,儿子得继续在老学校读完五年级,才到新学校上六年级。五年级结束时,儿子的瑞典语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有很大长进,新房子经过一番磨难也已经租好,我们只盼着到新学校能有更多的体验和收获。

 

开学不久,猜猜我发现了什么?哈哈,原来所谓的特色“workshop”课,其实就是我们中国学校的自习课而已!每周的一、三、五都是这种自习式的“workshop日”,周二、周四才是由老师讲课的“上课日”。更不可思议的是:放在“workshop日”上的科目,正是四门主要科目――瑞典语、英语、数学和现代语言(儿子选了德语),其余如宗教、历史、公民、自然、化学、音乐、图画、体育、手工之类,才是“上课日”的课程。

 

每当“workshop日”来临,不同年级、班的学生或坐在一起,或分散在食堂各个角落,对着各自的电脑做各自的功课,如有疑问,可以当场请教老师。不用担心老师忙不过来,这里一个年级才60多人,分成4个班,一个班才十六七人,学生有什么问题老师都可以及时跟踪。我在国内时也算关心西方教育动态的,知道培养小孩的计划能力、自控能力以及自学能力的重要性,但是四门主科全部自习,对我确实还是件新鲜事。我还有点感慨,回想我小时候的梦想之一,就是学校只上自习课和体育课,没想到在这里,被儿子部分地实现了!

 

儿子喜欢数学,没事爱翻下数学书,在国内时常被老师批评说“会了就上课不听讲”,他以前读的公立学校,同时给了他5年级和8年级的数学课本,让他数学课不想听时就自己看8年级的书,但去8年级听课则不可能,因为对他而言那是一个陌生的班级。现在这所私立学校呢,所有数学课程放在网上,知识点清晰,习题经典,答案解释到位,不管什么进度的学生,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切入点并轻松“上路”。喜欢数学的学生很容易在网上做题上瘾,看一个知识点,挑战几道习题,然后证明自己是对的,不知不觉,水平又上了一个新台阶,这种愉快的体验就跟文青看到一本才情横溢的好书感觉没什么两样。正是这么优秀的网上课程,搭配workshop自习课堂,进度快的学生,能得以一直保持其学习兴趣,并实质性自由进出于高年级课堂。

 

儿子的弱项是瑞典语,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需要老师的额外辅导,或者要承受当“差生”的压力。每个学生在学期初都要为自己设定一个合适的学习目标,比如进度多少、期末成绩如何,然后把目标细化到每月、每周和每日,平时只要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无需和别人比较。氛围如此宽松,当然不会像中国学生那样因为“差”而怕学,因为“差”而被老师放弃。通过合理设定每一阶段目标,每天都有小的进步,保持良好的自信心和学习兴趣,儿子甚至不觉得瑞典语是自己的弱项,他还自豪地说老师对他来瑞典两年就有现在的水平感到吃惊呢。

 

至于在“上课日”的其他课程,主要是从物理、化学、地理、历史、人文、宗教等学科中抽取部分知识点,封装成或短或长的课程,如有些课程十周结束,有些二十周结束,有些则要学满一个学期。课程范围跟中国同龄学生所学的相比要宽泛得多,比如这里6年级已经初步学习元素周期表了,我记得我是高一(相当于10年级)才接触到。另外,体育、音乐、图画和手工(木工/缝纫)这四门“上课日”课程也是学生们的挚爱。这些课程安排紧凑,精彩纷呈,激发出学生很大的学习兴趣,很多人的学习方向、人生方向可能都因此而改变。而在中国,这些科目属于高考的“综合科”或是杂科,老师、学生对它们的重视程度有限,这无形中扼杀了多少可能、多少精彩啊!

 

(文章来源:佛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