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是教育进步最大的阻碍力量?还有学校!

学校头图_副本

 

昨天,一篇《教师是教育进步最大的阻碍力量》刷了朋友圈,开篇作者以“想写这一篇文章已经很久了,也许会得罪很多人”的口吻,如啼血般控诉老师的“罪行”。这背后,似乎学校这双无形的手被忽视了,尤其是小学。作为北京十一学校的直属分校,亦庄实验小学一直以多元的课程设置、自由包容的办学精神得到业界的普遍认可,校长李振村也凭借其鲜明的性格特点和办学能力收获粉丝无数。亦庄实验小学成立不到两年却成绩显著,他们凭借的不是精细分科的学习、高度管控的纪律、立足展示的集体活动,而是充分释放孩子的天性的教学理念。在刚刚结束的“2015全国小学拓展性课程建设研讨会上”,李振村校长在现场做了主题演讲。演讲中,李振村指出了目前教育中由来已久的问题,也许这些问题可能在你的学校正发生。

 

精细分科的学习生活

 

现在的小学生亚历山大,他们一方面要面对繁重的分科课业压力,一方面还要面对不同老师的轮番“袭击”。在中国,很多孩子是在打击中渡过小学。因为孩子不可能是完美全能的,每每在学习短板出问题时,就会遭到老师的批评。而美国老师是发现孩子的优点,并鼓励其扬长避短。此外,虽然美国也在进行分科教学,但是是由一位老师全权包办。这位老师可以根据自己安排的教学进度进行授课,而授课环境不拘泥于教室,大自然、公众场所都可以成为上课的大本营。老师让孩子在学科交叉的教学氛围下,掌握并运用所学知识,学以致用。

 

高度管控的纪律教育

 

在中国,“纪律教育”的比重很大,文明、礼仪、环境公共安全无不涉及。可是意外的是,屡屡曝出的中国游客在景区的不雅行为与我们接受的教育格格不入。这其中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美国著名教师雷夫指出,在高度管控之下中国孩子遵守纪律的最大原因是对集体的负责,而不是个人。当孩子一旦脱离集体之后,仿佛没有责任的束缚,任意妄为。而只有每个人都为自己负责任的集体,才是负责任的集体。高压之下,可能将孩子逼向反方。

 

立足展示的集体活动

 

集体活动原本应是展示孩子的舞台,如今却成了学校政绩的“大秀场”。李振村说:“我看过八千人的学校做的操就像一个人在做一样,我看到某重点中学几千人,上万人做操,看到最后就像看到非洲的狮子,我没有看到个体,个别化的人。”

 

这种从学校角度举办的活动没有触碰到学生的“痛点”,面子工程的意义大于教育意义。亦庄实验小学为了打破常规,在2013年9月1日开学第一天,就举办了一场史上最“乱”的开学典礼。没有领导讲话,没有学生代表发言,将“面具节”的游戏模式和开学典礼集合。让学生在游戏中,真正成为开学典礼的主角。参加的学生都表示,这样的典礼很少见,但是很快乐。

 

一个人孩童时期的体验犹如种子一样会深埋在他的生命里,总有一天会开花结果。小学教育,就是在呵护着每一颗种子的健康成长。做刽子手还是催化剂,关键在于学校想让这颗种子长到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