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家教:TT2F模式下怎么玩家教O2O?

转载 0

核心摘要

胡国志认为,换种思路去面对人性,把老规则打破,就会发现后面的逻辑其实有很大想象空间。家教平台链接的是复杂化的服务,学生和家长都要“上车”,想快是快不了的,毕竟家教服务不是高频和标准化的,而且周期相对较长。但反过来讲,这也恰恰是我们的优势所在。

 

轻轻家教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

 

轻轻家教联合创始人胡国志希望,当有一天想学习和想教书的人要搭建联系了,他们会下意识想到轻轻家教。到那时用户会无时无刻不在用这款产品,但就像诗句描述的,用户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轻轻家教是一个家教O2O平台,立足于中小学K12课外补习市场,利用地理位置搜索服务,为学生家长和老师创建联系,形式类似于滴滴打车——学生筛选条件(年级、学科等)后发布需求,系统会向周围的老师发出推送,接着老师抢单,达成交易后,学生和老师可以线下联系上课的时间、地点和学费,进行线下教学。

 

轻轻家教的三个联合创始人分别是:前精锐教育联合创始人胡国志、昂立教育创始人刘常科、从事互联网行业多年的骆琤。

 

除了配备资深的创始人团队,轻轻家教还手握一份不俗的高速融资清单:2014年9月获得IDG资本、挚信资本的A轮数百万美元融资,2015年4月拿到红杉资本领投的B轮1500万美元融资,2015年5月实现B+轮融资,2015年6月完成C轮融资。C轮融资是由好未来领投,投资额高达1亿美元。

 

“现在很多竞争对手走的路,轻轻家教早在去年就走过。”

 

移动互联网大潮渗透到在线教育领域,给家教O2O行业的发展创造出巨大的想象空间。

 

眼下,市面上比较有代表性的家教O2O平台包括:跟谁学、请他教、疯狂老师、轻轻家教等等。虽然大家基本都是用滴滴打车的模式,但每家平台的发展战略不尽相同。

 

“现在很多竞争对手走的路,轻轻家教早在去年就走过。对手想做的太多,想走得太快,想得太大了。”据胡国志和骆琤介绍,轻轻家教早在2013年底就开始摸索,对产品样本进行测试。2014年9月,骆琤加入轻轻家教,提出了一些改良方法,历时一季度,轻轻家教4.0版本面世,并于2015年元旦正式上线。

 

轻轻家教目前的策略是深耕广州,并逐步向其他城市拓张。目前已进入的城市包括广州、上海、合肥、南京、深圳、佛山、长沙、武汉等。

 

胡国志称,轻轻不会盲目地去快速扩张。“也许资本喜欢快,但是快完以后呢?但可惜我们的竞争对手都没想明白。有些想尽快铺广度,但这些平台目前的教学质量和体系未必支持得起来。”

 

胡国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轻轻会采用社群化的打法,先把老师吸引来、满足老师的需求、通过老师再满足家长的需要,形成串联的关系,“毕竟老师是有限资源。只要把大部分好老师都拉拢过来了,那战争也就结束。”

 

为了聚集师资,轻轻家教对平台上的老师进行了学费补贴。“现在很多老师面临脱离机构以后,生源减少的压力,而补贴这一手段能够让他们跨出低潮期。”胡国志介绍,“因此(补贴)烧钱是必然的,因为这中间改变了家长的消费习惯,还有老师的从业习惯。”

 

除此之外,轻轻家教还组织了广州自由教师公会。据胡国志介绍,公会中的上千名老师包括传统机构老师、大学生,从机构辞职的自由私人家庭教师,以及个别的学校老师。老师们每个月都会组织见面,交流使用感受、提出针对平台优化的建议,分享教学案例、经验。除了教师公会以后,轻轻家教还组织了家长会,家长可以基于兴趣加入,和其他家长一起交流学习教育理念。胡国志期待在这样的平台上,家长和老师也可以达成商业合作和行业互补。

 

TT2F教育服务理念

 

如何确保家教O2O平台上的安全和教学质量?

 

胡国志和骆琤介绍,在轻轻,家长除了可以通过查看评价来确认老师的教学质量,和确保人身安全问题外,老师和孩子的第一次上课都有经纪人陪同。而为了确保老师的资金安全,家长也需要在上课前先将学费充值到平台上。

 

轻轻家教创立了TT2F(Tutor & Tutoring Assisant to Family,家庭教师与经纪人连接学生家长)教育服务理念。

 

经纪人是家教平台上的全职员工,一个经纪人服务10-20个老师。而经纪人和家长之间也会建立联系,辅助家长完善家庭教育。

 

经纪人可以为学生家长和老师提供服务,因此轻轻方面也不担心家长和老师私下对接,抛弃平台。毕竟平台上还有其他增值服务。“所以不能以赚取差价为盈利模式,而是要为他们创造价值。”胡国志表示。

 

在保障教学质量上,胡国志和骆琤说,轻轻有一部分从培训机构过来的老师,他们带来了生源,相互之间早就建立了信任。而对于新老师新家长,轻轻实行第一次免费试课,进行双向选择。甚至可以多次尝试,直到遇到合适的老师为止。他们相信学生与老师之间关系最重要的点在于匹配、合适,且并不是名校名师就一定适合孩子。

 

轻轻的盈利模式是怎样的?

 

2015年5、6月,好未来对轻轻家教进行投资。6月份双方宣布,轻轻家教将与好未来的智康1对1进行资源整合,平台上的私人老师将可以使用智康 1对1 各学科各年段的教研资源,包括讲义、题库试卷库。目前,这个合作已经在广州地区开展,轻轻已经整合了300名原好未来智康师资力量,并与所有好未来广州全部线下的智康校区合作,免费向轻轻的用户开放。

 

胡国志称,这是双方各得其所的合作,毕竟都是围绕家长去解决问题,轻轻家教和智康之间不存在竞争问题,产品间的形态可以作为互补,就类似于堂食与外卖的关系,不同的形态可以满足学生家长的不同需求。这是1+1>2的合作。

 

在盈利模式上,他认为,真正的盈利模式是通过平台自身的附加值,为师生组合关系创造价值产生的。如果平台还是用传统模式赚老师和家长之间的差价,那就会做不起来。一旦家长和老师认为平台给他们带来了价值,比如给他们提供了讲义、题库、教学案例、培训等,提升了职业技能,培养好了孩子等等,即使有些附加的东西是收费的,他们也会愿意向平台支付费用。

 

此外,轻轻还将整合第三方场地,比如咖啡馆、茶馆等地方,进行资源共享。让已有的闲置资源发挥效应。这中间也许可以向第三方场地收取差价。

 

胡国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家教平台的商业模式,还可能与诚信有关系。

 

 “诚信是互联网的基础。要跨行业去想,轻轻才能做得更好,轻轻背后的市场也在建立诚信体系,家长在平台上给孩子找老师,老师把自己的时间放在平台上去卖,这背后都是诚信。而且黏性会比滴滴打车还高,因为家长孩子和老师间的关系要深入得多。也许平台以后可以非常准确地判断一个家庭的购买力,对大众的消费、工作、旅行、职业规划等方方面面都产生影响。”胡国志介绍。

 

轻轻下一步打算做一套解决方案和生态系统,贯穿孩子的成长和学习的方方面面。家教只是单点切入,后面还可以衍生出作为上课地点的第三方场地、旅游、夏令营等很多个需求点。以后甚至可以建立一套家庭教师的职业标准,培训毕业大学生,引导他们就业。

 

胡国志评价,换种思路去面对人性,把老规则打破,就会发现后面的逻辑其实有很大想象空间。家教平台链接的是复杂化的服务,学生和家长都要“上车”,想快是快不了的,毕竟家教服务不是高频和标准化的,而且周期相对较长。“但反过来讲,这也恰恰是我们的优势所在。”

 

“轻轻是有自己价值观的团队,而不是只跟风口。下一个风口来了我还会在这里。”胡国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本报作者:胡晓玲,原载于《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