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要被互联网消灭?别开玩笑了

318754-1410030KZ834

 

导读:互联网上在线教育越来越红火,不少人由此推断网络教育取代课堂的日子马上就要到来。看了本文也许你会觉得这样的论断是在有点儿言之过早。课堂是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的。当然,为了更好的实现教育,传统教育工作者需要主动迎合互联网时代,让课堂的功能实现转型。

 

如今的孩子们生活的幸福啊!他们生活在信息仅有一个按钮之遥的世界中。很快,连这个按钮都不见了。在 Windows 10,他们只要简单的说一句:「嘿,科特娜。」Windows 10 就会摇身一变成为世界上最棒的图书管理员,而非简单的一个私人助理了。它能够按照你的需求给你推送你想要的内容。那么,在未来,当孩子们已经掌握了听说读写算的基本能力,那么传统中的课堂教育是否还有必要存在下去呢?

 

通过网络培养搜索能力才是王道

 

我曾观察过我的孩子们(一个 7 岁,一个 10 岁)他们是怎么学习玩儿一款主机游戏的。他们首先利用 Google 搜索这款游戏的技巧攻略,YouTube 上还有貌似永远看不完的教程在等着他们。甚至于他们在玩儿一些更加复杂的游戏,比如在 Raspberry Pi(一款基于 Linux 系统的个人电脑) 上面打造自己的 Minecraft 服务器的时候,我压根不需要出手相助。我希望他们完完全全从零起步,自己摸索着在身边寻找可以资源。我经常给他们这样解释道:「计算机很可能带给人焦躁情绪,你在上面的种种尝试很可能碰壁失败,这样的次数远远多过成功的次数。但是一旦你搞定了某个问题,你所获得的喜悦也是非常强烈的。」当然有些时候他们放弃了,还有一些时候他们坚持下来了。每一次看似他们是在解决手头上的某个问题,其实更深层次他们其实是在掌握一种自我主导进行学习的能力。

 

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时刻像今天一样,让人们如此便捷的接触到如此丰富的咨询信息,于是很多人都觉得在线自我教育将很快将传统的课堂教育取而代之。他们想象这样一个开放式的,建立在网络上的教育解决方案,比如 Khan Academy, Lynda,EdX 以及 Coursera 能够满足社会绝大部分人的教育需求,如果再加上一定的教育认证系统就更加完美了。「教授」这个角色在如今这个信息冗余的世界中,变得更像是图书馆管理员,而非一名导师了。

 

这样的说法类似是这么个意思:如今的教室里面全都是平庸的老师,他们在一些具有重大意义的课程上表现的非常一般。那么,为什么不利用互联网这个平台,将最优秀的老师对课程最精妙的讲解散播出去呢?为什么不开设一个更具互动性的平台,让世界各个地方的学生都能跟这位老师互动呢?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普通的老师将不再担任传授知识的工作,他们更像是保管知识的角色、并对学生学习探索过程中进一步的评估和提供支持作用。「嘿、科特娜,我想要了解一下希腊神话。」这样信息就立刻奔涌至学生们的眼前。

 

我承认上面的说法确实有一些道理。毫无疑问,不管是教什么课程的老师,不管是小学老师还是大学老师,他们都需要在教学水平上面进行提升。全世界的各大院校中,我已经看到过无数次老师们进行冗长枯燥的讲课,放着 PPT 幻灯片,所讲的东西永远都是一些最无关紧要的东西,比如一本书的作者的生平,当时某种历史背景的介绍等等。其实,一次非常方便快捷的互联网搜索就能够找到最直指核心,最具有活力,不局限于文字的教学内容。问问任何一个大学教授,我打赌你会发现他们大多数人在备课的时候都会使用互联网搜索。老师们与其在网上照本宣科,还不如将学生见识到更加丰富的网络世界,这里面无论是学术文章,还是视频影像应有尽有。老师们应该教学生如何在这个世界中找到最有价值的信息。

 

课堂所不能被网络替代的地方:人与人之间在真实生活中的互动

 

或者还有更好的方式。专门为网络搜索做一个教学项目。让学生们在互联网上变身成为知识的捕猎者。在数字网络上设置各种需要解开的谜题,这些谜题本身并不是为了评估学生的能力,更是教会他们如何凭借自己的能力去找到答案。寻找某种方式,鼓励学生们通过互联网来获取知识,不断的强化他们这部分的能力。然后将那些不可能简单通过 Google 获得的知识留在传统教室里面讲。

 

21 世纪最重要的技能是学会怎么去搜索、搜索什么,和为什么去搜索。要记得搜索并不等同于真正的学习。老师当然还要传授的是思维方式,独立思考的能力,这能大大提升自我学习所带来的成果。

 

为了更好的让大家明白上述内容的意思,我还是拿自己做例子吧。多年以来,我都是一名专业的厨师。我在国内最知名的餐厅里面工作,曾经我还有过自己的餐馆,我甚至还教了无数烹饪课,可以这么说,我是这个领域的专家,到了厨房只能听我的。但是就算是我这样的专家,在做晚饭的时候也还是得看一下菜谱,我当然不会照着上面的程序一板一眼的做,但还是要了解一下每个菜前期食材的准备和处理过程。我相信很多人,他们肯定没有像我这样烹饪经验,肯定在诸如 Epicurious 或者 Food52 上面找不出来最完整的信息。光是问一下「科特娜」,其实起到的作用并不大!网络搜索只是呈现了某个技能中一部分的信息,它不会将更多充满技巧性、更需要人的知觉掌握的东西呈现出来的。

 

我曾经的老师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高级厨师,他就站在我身边,指导我该怎么去听油在铁盘上炸裂的声音,他教我去闻培根肉是否完美的煮熟,是他让我意识到了决定做饭是否好吃的不可掌控因素太多了,甚至包括了空气的湿度。学着去思考食物本身,能够让你作为一个厨师以不变应万变,适时的去调整菜谱上的配方。厨师应该了解食物的味道和口感并不仅仅是什么化学成分,而是带有人的感性的,里面融合了文化、历史、地理等多方面的元素。真正的厨房之道来自于互联网搜索、观察、亲身上手实践。这些其实都体现在文化、历史、以及美食烹饪学中。

 

如果将这个例子背后的逻辑应用在其他事情上,那么你就应该明白一个存在于数字时代的学校应该教授的内容是什么:其实是一种思维方式,一种如何能够处理和吸收信息的能力。但很不幸的是,我们都会硅谷驯化了,我们视硅谷如神坛,将数据如神明一样看待,逐渐放弃了训练人们如何利用数据、该如何辨认、衡量以及消费数据。我们难道还没有从历史中汲取教训吗?正如所有的宗教一样,当所有的仪式还有祷词成为某种强制性的存在,脱离了生活情境而存在的时候,祈祷也就失去了吸引力。同样教育也是一样,如果我们将数据奉若神明,将教育完全脱离了人际互动而完全建立在数据的基础上的时候,我们注定会得到一个事与愿违的结果。这是教育的不幸,跟老师的水平没有任何关系。

 

一句话总结就是:请让属于教室的归于教室,属于网络的归于网络。

 

本文来源:Forbes  ,首发于“创见”,花满楼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