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一所用贮木场改造的学校长啥样?

0d6a94be5ddbe1c68b47d2b0d10_p1_mk1 (1)

 

“当我们踏入这个建筑的那一刻我就情不自禁地爱上了它。”根据校长Zaikos的回忆,这个建筑使用的是弓弦桁架结构(这是一个开放的储藏空间),由实木柱支撑,整个内部空间净高30英尺。相比于传统的学校,显然这座建筑更适合Intrinsic学校的创新教学模式。老式结构的新设想:将位于芝加哥西北部一个贮木场的建筑,改变成一个为7年级到12年级学生服务的创新学校。

 

70f4f6cccce5ae5901458b8b3e7_p1_mk1

 

芝加哥的Intrinsic Charter School的校长、创始人兼CEO,Melissa Zaikos之前一直在为寻找新校舍基地这件事情而烦恼,直到她参观了城市西南部Belmont西街空置的原珊农贮木厂。“当我们踏入这个建筑的那一刻我就情不自禁地爱上了它。”根据她的回忆,这个建筑使用的是弓弦桁架结构(这是一个开放的储藏空间),由实木柱支撑,整个内部空间净高30英尺。

 

这个原家庭贮木企业的建筑完成于1954年,是两个相互连接的,分别建于1911年和1928年的建筑的北部延伸。相比于传统的学校,显然这座建筑更适合Intrinsic学校的创新教学模式。当学生要开展一个混合学习课程的时候,可以申请一个独一无二的教室使用。“这所学校就是专门为这种教学模式设计。”惠勒卡恩斯建筑事务所的合伙人拉里•卡恩斯如是说,他们把原先的商业建筑变成一所全新的学校。

 

卡恩斯和他的团队首先把基地南侧尽头的销售办公房推翻,并重新建了一个钢框架结构的建筑。新建筑与原先的建筑物相融合,创造了一个140m(456英尺)长,29m(94英尺)宽的学校。建筑屋顶使用绝缘泡沫塑料覆盖,外立面为绝缘的金属板材,窗户主要安装在西、南两侧。尽管1928年以后的建筑的木结构桁架已经被钢龙骨取代,但是这个建筑的结构依然由砖承重墙、大跨屋顶和弓弦桁架组成。建筑跨度较长,因此将建筑分为三个防火分区,分别设置了三个疏散口。

 

27f95cbfcfe2201d479179371e2_p1_mk1 (1)

 

学校于2013年建成,Intrinsic在去年秋天搬入了他们的新家。这栋设计可以容纳7到9年级约925名学生的建筑,现在有430人使用。西侧的单面走廊的外侧墙面装置有大面积玻璃,使整个狭长的室内空间拥有充足的采光,同时单层房间和双层挑高的房间则整齐地排列在东侧。门厅抛光的混凝土地板上摆放着大量柔软又色彩鲜艳的座椅,为学生的非正式集会和小组活动提供空间。

 

本次设计的中心就是那些沿着东侧墙面布置的不同寻常的教室。这些教室被称为“串联的豆荚”,是由一对对大体量又相互联系的房间组成,一个年级占用一对教室,最高可以容纳180人。一对教室中的其中一个用来进行科学、数学和技术的学习,另一个则用来进行人文教育。学生们在不同学科的混合学习方法中不断转换,并且通过点对点学习和老师的指导完善自己的技术整合。

 

靠墙摆放的是称为“海岸线”的柜台风格的课桌,学生们可以在课桌上戴上耳机,使用Chromebook自主学习电子课程,而教室的其他地方则十分的宽敞,同学们可以转动座椅聚集到一起进行小组学习。一部分学生会聚集在大型橙色吊灯下 的“交流桌”上进行团队项目研究,或者他们会将老师围在课桌中间进行交流探讨,或是进行“头脑风暴”。为了满足更多常规教学的需要,一个封闭的研讨室和一个实验室被放在“豆荚”中间。每对“豆荚”需要至多八名老师。

 

90a34f78ec3c6e05222e3724f17_p1_mk1

 

建筑师们从创新的学校早起办学实验中吸取了教训。比如,学生们会在他们的临时校园中使用旋转坐椅。“学生分组学习的时候简直像是碰碰车的狂欢节,但是同时也带来了混乱”卡恩斯如是说。现在“海岸线”和互动的桌子都有了固定的座位。

 

546d516b1c9af9d8e851963eddd_p1_mk1

 

Zaikos 深深地被这个“贮木场”吸引,建筑师建造“杯中船“:两层的钢框架结构自然嵌入1954年建造的位于基地南端的老房子中,建筑中包含了每层布置的串联的豆荚教室和二楼可以俯瞰体育馆的行政办公室。11.6m高的体育场使用的是裸露的弓形桁架,它既是一个体育馆,也可以通过活动的桌子而简易地变成一个自助餐厅或是一个与入口门厅的学术氛围不同的社区的空间。

 

(来源:专筑网,译自archrecord.construction.com/,图片来自wkarc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