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美国高中老师对科技改变教育有话说

转载 0

1711058396_meitu_2

原标题:为什么单靠科技无法提高教育质量?

 

在2013年春天,我每天早上都会到西雅图的Lakeside私立学校,这里的学生都是太平洋西北地区精英们的子孙。

 

这个美丽的,由着红色砖头砌成的校园可以与常春藤联盟大学媲美,然而它的学费也与那些大学一样高。Bill Gates是这所学校的校友,它的学生都来自Amazon和Microsoft员工的家庭。所以,毋庸置疑的是这所学校不缺乏科技的应用:老师们会将作业上传到学校内网上,教室之间用电子邮件进行交流,每个学生都有笔记本电脑(学校要求的)和智能手机。

 

在这种背景下,家长们认为自己的孩子需要额外帮助时会做什么呢?作为这所学校的一名替补导师,我的职责是帮助各个学科方面的学生。

 

他们中有一些选修了高级微积分,这些学生非常勤奋但他们还是需要一个共鸣板来帮助他们解决难题。还有一些学生被密集的课外活动拖累,在几何和代数方面遇到了许多困难。我会和这些学生一起复习并在他们完成作业时给予辅导。

 

然而,有一部分学生是不需要物质上的帮助的,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些外界刺激来帮助他们完成作业。尽管学生们的需求是有区别的,但他们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他们的家长都为额外的来自成年人的辅导支付了费用。

 

科技的主要作用是提高人类的能力,所以在教育领域中,科技的作用是扩大了现有的教学能力。

 

我辅导的所有内容在数学网站上和免费的Khan Academy视频里都有,而且每个学生在任何时候都是可以上网的。但尽管有这些科技和仅仅只有9:1的师生比存在,家长还是希望他们的孩子可以得到更多的成年人辅导。

 

不仅仅是Lakeside的家长认为成年人的辅导比使用科技手段更有价值,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专业人员也同意这个观点。

 

硅谷的员工会将他们的孩子送到Waldorf学校,那里的孩子在8年级之前是不被允许使用电子设备的。甚至,Steve Jobs也曾承认他不会给自己的孩子iPad,他说:“我会限制孩子们在家里使用电子设备的时间。”

 

这些家长并不反对使用高科技,他们在工作时也会很依赖电子设备,但很明显的是他们不认为更多的机器能帮助提高教育质量。那么,是什么导致家长们有这种想法呢?

 

在过去的10年里,我设计,研究并在世界各地教授教育技术。在印度的班加罗尔的一个实验中,我在一台电脑上面连了多个鼠标来增加学生们互动。

 

在乌干达的乡村,我在学生们用食指玩打字游戏时在一边观察。

 

在华盛顿的西雅图,我认为一个为青少年开设的课外电脑文化课会造成科技干扰并与之斗争。

 

有一个简单模式贯穿在所有的项目中,我将这个模式称为科技的放大法则:科技的主要作用是提高人类的能力,所以在教育领域中,科技的作用是增强了现有的教学能力。

 

这个法则看似一个显而易见的想法,它的主要内容就是科技是提高人类能力的工具。但如果它真的这么明显,那就说明它有许多深远的影响在日常生活中被忽略了。

 

举个例子来说,这个法则解释了为什么大范围的教育技术产出却很少带来好的结果。在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学校中,一些在这方面做得很好,而另一些做得很糟糕。引进电脑可以给一些学生带来好处,特别是学习成为飞行员的学生,但同时也会给一些本身较弱的学校带来干扰,导致学校偏离它们的核心目标。

 

所以从整体来看,引进电脑的结果并不理想。

 

更大的问题是行政人员很少投入足够的资源来适应课程或培训老师。当老师并不清楚如何恰当地应用电子设备时,科技带来的放大效果将会是微乎其微的。

 

如果一家私人公司无法盈利,没有人会认为最先进的数据中心,更高效的软件和提供给所有员工新的笔记本电脑可以改变现状。但这种错误的逻辑正被很多想用科技来改变教育的人所应用。

 

那么,电脑在学校之外会有什么影响呢?如果孩子们像许多技术倡导者坚持的那样用电子设备自学,会出现什么情况呢?这样的话,孩子们的喜好会因科技而得到更多的重视。

 

毫无疑问的是孩子们对于学习,玩耍和成长有着天生的渴望,但同时他们也很容易因Angry Birds之类的小游戏分心。

 

电子设备会将孩子对成长和对游戏的兴趣都放大。孩子们掌控这两种兴趣之间平衡的能力因人而异,但总体而言在没有成年人指导的情况下,孩子们对于游戏的兴趣往往会更强烈。

 

这种结果在经济学家Robert Fairlie和Jonathan Robinson的实验中可以体现出来,在这个实验中,一些加州的学生被随机分配到受监控的笔记本电脑。从监控的结果来看,这些笔记本电脑并没有给学生带来包括总成绩,标准化考试成绩,学分,出勤率和纪律的学习方面的进步,但同时他们也会使用电脑来关注社交网络和玩电子游戏。

 

所以,如果孩子们得到一个既可以用于学习又可以用于娱乐的通用技术设备,他们会选择将它用于娱乐。科技本身并没有减弱这种倾向,相反的,它会增强这种倾向。

 

有无数因素导致了现在美国教育中的问题。这其中包括了孩童时期的贫穷和由不适当的财产税建立的学校行政部门,还有那些被草率地安排到私立学校的老师和精英们。真正的原因可能是这些因素的结合体,但缺乏电脑绝对不是问题的源头。即使是科技的拥护者也不认为美国教育水平的下降是科技发展变缓的结果。

 

美国人对本国教育的担忧是来自和其他国家的比较。在2012年的PISA(Program for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中,美国学生在数学方面仅仅排到27而在阅读方面也只是第17名。但是尽管美国教育总体而言在丧失它的领先水平,那些最优秀的学生依然处于领先的地位。

 

在一年一度的全球奥林匹克数学大赛中,各个国家会派出全国最优秀的六个高中数学家来参加比赛,对于这些学生而言,SAT考试就像解决1+1一样简单,而美国在这样激烈的比赛中一直保持着前三的好成绩。

 

但正如PISA的结果所显示的,那些得到高分的国家往往强调要给每个人提供高质量的教育,而不仅仅只是精英们。在三十三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中,美国在这点上做得很差。

 

美国15岁青少年的就读率是倒数第三,也就是说有接近百分之二十的孩子并不在学校学习。美国同时也是教育不平等的最严重的九个国家之一,富裕家庭的孩子与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在成绩上有很大的差距。美国人很清楚本国的学校是不平等的,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种不平等会削弱美国的国际竞争力。

 

如果教育的不平等是导致美国教育问题的主要因素,那么只要杜绝数字技术就可以改变现况。

 

教育部秘书Arne Duncan在South by Southwest 会议的演讲中强调要增加科技在教育中的应用(他在演讲中提到“科技”这个词45次,而只提到“老师”这个词25次)他声称:“科技可以带来公平的竞争环境,而不是使竞争对于低收入,弱势群体和乡村的孩子更加不平等。”

 

但这只是一种过于理想的想法,它是具有误导性的。事实上,科技只会扩大现有的财富和成就差异。有更大词汇量的孩子可以从维基百科中学到更多知识;有行为障碍的学生更容易因电子游戏分心;富有的家长会请家庭教师教来他们的孩子给设备编程,而其他孩子只能学习如何使用这些设备。

 

科技或许可以使孩子们在学校拥有平等的获取信息的机会,但这种平等机会并不能帮助他们提高能力,而这恰恰就是教育的中心。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教授Mark Warschauer是教育科技中最重要的学者之一,他认为将信息和交流技术引进学校会扩大已经存在的不平等。

 

如果那些科技行业的家长的做法是正确的,那么美国教育系统需要的就并不是引进更多技术,而是针对现实需求精心安排高质量的管理人员。

 

尽管这些细节是非常复杂的,但教育资源的不平等是无法依靠科技解决的。如果不解决那些潜在的社会经济鸿沟,那科技本身是无法填补这个鸿沟的,它反而会使情况更糟。

 

(文章来源,外滩教育微信公众号,文/Kentaro Toyama 译/钱琨 编辑/吴慧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