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重围剿之下,教育O2O只有死路一条?

茄葩 0

教育O2O被围剿

 

“O2O创业的窗口期已经结束了。”作为O2O类项目的知名创业成功者,阿芙精油创始人雕爷对于目前阶段的O2O创业表现出了否定的态度。

 

与雕爷一样,持同样否定态度的人不在少数。一篇名为《O2O项目死亡全名单:一窝蜂后触目惊心的惨死案例》的文章在网络上点击量破万,流传甚广。这篇文章中教育类O2O首当其冲,在2007年到2013年之间创立的9个教育O2O项目登上了这份死亡名单,并直接做出了“流量拼不过巨头,标准化瓶颈难突破”的死亡鉴定书。

 

祸不单行,6月1日,广州9个主流辅导机构联合发表申明,谴责教育O2O平台所挑起的挑战职业道德底线的行为,这也是继5月27日上海2家教辅机构联合发布声明之后的又一起与教育O2O有关的冲突事件,而这一次参与者众多,还包括了新东方、学大等上市集团公司。

 

无论是线下传统教育辅导机构的联合声讨,还是线上原有O2O平台的一片哀嚎,教育O2O似乎已经深陷重重围剿之下了,它的未来难道真的是死路一条?

 

教育O2O,先懂教育才行

 

在外界唱衰教育O2O的论调声中,资本大鳄们显然不为所动,巨额资金仍然源源不断涌向教育O2O项目。过去短短半年的时间里,多家教育020平台都轻轻松松拿到了巨额融资。

 

面对之前教育O2O项目接连“阵亡”的记录,资本大鳄们不会视而不见,让他们仍然“冒死前进”的因素有很多,而项目创始人的教育行业背景就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

 

“在之前的教育O2O项目中,我看到很多不懂教育的创业者,他的教学产品是非常差的,甚至他把握教育的点都是错的,不符合认知心理学的流程。这样学生在学习的时候,就会出各种问题。所以一个实力特别强的,教育经验丰富的教学总监可能非常重要,如果你没有一个好的教学总监,那我几乎可以肯定你是一定会失败的。”一位互联网教育资深人士认为核心人物对教育本身是否在行,是教育项目成功与否的关键。

 

而此次成功融资的几个教育O2O项目,其创始人的教育行业背景都相当强悍。如这次在广州挑起争议的家教O2O平台轻轻家教,短短数月间完成了3轮融资,其创始人胡国志前身正是大型传统教育辅导机构精锐教育的联合创始人。而作为华南本土诞生的首家专注中小学学习服务的教育O2O平台名师宝,天使轮即获3000万投资,创始人余龙就出身传统教育辅导行业,他在中小学生课外辅导领域深耕近十年,教育根基相当深厚。

 

“互动、交流、沟通”才是中小学教育的核心

 

传统的教育O2O项目似乎工作的重心全部投入到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中,2013年9月成立的36号教室便是其中的典型,网络授课和课时回放是其主要功能,互联网是其唯一的教学渠道。这种模式显然更符合成人教育市场,但其将目标定位在中小学教育上时,市场拒绝了他,网站关闭运营成了唯一的结局。

 

“对于这种教育O2O的失败,我一点都不意外,他们忽略了教育的本质。”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在中小学教育的过程中,老师、家长和学生不仅仅是家校关系,更重要是一种紧密的教育社群,他们交流越深入密切,对孩子校内外延续学习习惯和成果的收效越高。而传统的在线教育无论是视频教学,还是题库、拍照答疑,学生和家长都不能直接与老师进行完全透明、畅通地交流,互动性明显不足,不利于实现教育的最终目的。

 

教育O2O项目必须解决这种用户的痛点,它需要利用互联网技术,将学生、家长和老师精密连接起来,更加容易实现师生之间的“互动、交流、沟通”,而不是单纯的在线教育方式。

 

拥有强大的地区整合能力才能破局

 

在中小学教育方面,违背教育本质的互联网在线教育已经被彻底抛弃,新一代的教育O2O项目虽然已经认识到“互动、交流、沟通”的重要性,但是面对海量的教育需求,是否有强大的教育资源整合能力便成为破局的关键。

 

普遍认为,教育O2O项目资金规模越大,分布区域越广,那其掌握的教育资源就越多,但业内人士表示其实这是一个误区,“这和真实战争的道理一样,你的战线拉得越长,那兵力肯定就越分散,这种教育O2O在一线城市可能是‘重兵驻扎’,但在二线城市明显就出现‘兵力不足’的问题。”

 

本文作者张航航,文章系作者观点,不代表茄葩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