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谁学是否会从“教育淘宝”变身“教育天猫”

跟谁学陈向东

 

周三,跟谁学公布了首届“6.16学习狂欢节”的业绩:从当日00:00开启至24:00结束,总交易量达到5832万元,创造了在线教育市场单日交易量的最高金额。

 

显然,跟谁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向东对结果颇为满意,尽管此前“6.16学习狂欢节”传出“要求机构刷单”的不利消息。“这个成交数字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我们知道天猫第一届‘双十一’的销售额是5000万元,跟谁学能在成立只有一年的时候做到这个量级,是送给跟谁学周岁生日的最好礼物。”陈向东如是说。

 

据称,在学习狂欢节上,跟谁学共推出近900个品类、数万门课程,下单抢购成功的用户只需按照约定的时间去教室或者通过在线视频的方式上课即可。或许为了消除“刷单”传言的影响,跟谁学对参加学习狂欢节每门课程的参与人数上做了限制,同时也通过后台功能设置了上课时间,以此保证每堂课的每个学生的教学质量。

 

虽然跟谁学的学习狂欢节的目的在于学生流量,但陈向东还是非常理性:一个老师或者一家机构的服务能力是有极限的,教学的时间不可能没有上限,单堂课程的学生人数必须设置上限,不像商品一样,机器一开,要多少就能生产多少。教学课程属于特殊产品,更要关注学习狂欢节带入了生源之后,如何教育好这些学生、持续在用户中间塑造良好口碑的问题。

 

从学习狂欢节看,跟谁学对于教育O2O平台的理解也在发生转变。以前,跟谁学的宣传口号是“找好老师,上跟谁学”,而且自比为“教育淘宝”。可是,在比较第一届跟谁学学习狂欢节的交易量时,陈向东选择了与天猫作为比对对象。个中原因,固然有自身交易量规模的考虑,但也反映了跟谁学在教育O2O平台运营思路的变化,即向“教育天猫”的转型,抑或向“教育天猫”看齐。

 

如今,跟谁学已经从单纯地为老师提供服务,扩展到也为机构提供服务。其中,各类培训教育机构的数量超过1万家。更为引人瞩目的是,跟谁学投放的学习狂欢节路牌广告,宣传对象几乎都是平台上的培训教育机构。据传,跟谁学投放广告的费用也是由培训教育机构以另一种方式支付的。

 

事实上,个体老师对于教育O2O平台品牌打造的参与度、影响力,远不如传统培训教育机构的作用。这就像大型商场不会以个体户为客户对象,而更重视大品牌对于商场营销的贡献。当然,淘宝和天猫存在个体商家、品牌商家的区分。那么,跟谁学平台是否也会采取个体教师与教育机构的差异化运营,目前还看不出眉目。

 

可以说,跟谁学将开启了教育O2O平台的“魔盒”,随之而来的是以教师为主的各类家教O2O平台层出不穷,俨然成为一片“红海”。跟谁学置身其中,自然在教学的各个领域受到强烈的冲击,同时“一仆二主”、“一仆多主”的教师多平台“寄居”现象日益凸显。相反,“教育天猫”的机构平台竞争尚未形成,除了BAT之外,当属新东方投资的决胜网。那么,凭借陈向东的“刷脸”优势,跟谁学同样能够获得众多教育机构的“赏脸”,这也就是万家教育机构扎堆儿跟谁学的原因之一。

 

至于其他原因,教育机构“抱团取暖”的刚需也是其一。依托跟谁学的平台,各家教育机构难免期望着能够从其他机构、教师的既有生源之中挖掘新需求。对于跟谁学而言,平台上的教育机构多了,势必也会形成相对封闭的市场竞争、品牌推广环境,这或许将创造跟谁学平台的广告来源,而教师个人很少愿意在跟谁学上“竞价排名”的。

 

可以肯定,跟谁学不会做“去教师化”的事情,但将会加强“向机构化”的运作。其“教育淘宝”的运营思路很可能会被“教育天猫”的“盈利”模式所超越。

 

本文由茄葩客专栏作者郑勇供稿,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茄葩立场。

欢迎通过以下方式与作者交流,微信公众号:九宫八卦

 

郑勇·专栏

新东方前途发布“竞争对手”排名,金吉列位列第一

华图教育借壳主板上市宣告失败

好未来投资顺顺留学只因自己做不好留学业务

新东方全面发力O2O,重构国内事业部整合线上线下业务

大多数家教O2O平台还是伪命题 O2O平台不应成为教育机构的敌人

高考倒计时:新东方+百度=?

家教O2O平台除了2还有什么?

分豆教育能否成为资本市场的下一个“全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