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中国做不出像 Remind 这样的K12神器?

茄葩 0

Remind

 

一款美国教育类通讯软件Remind成功的吸引了大量的老师和学生用户,迅速窜红成为当前美国K12的典范。Remind是2009年推出的一款适用于学校师生及学生家长的美国互联网通讯应用。目前,Remind拥有超过1800万名用户,其中包括约100万名教师和1700万家长及学生。

 

2014年8月28日,Remind推出了一种新功能,教师可以用它来发布短小的调查问卷(例如:“今天的功课太难了吗?”),并录制语音消息。“如果我们能找到一种方法,让学生家长每周两三次(而不是每年一两次)参与学校的教学工作,如果我们可以提高教师的工作效率,那么我们就可以产生巨大的影响。”借助这个通讯功能和多年的累积,Remind迅速成为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中最流行的APP之一,堪称美国K12神器。

 

反观中国的家园互动产品,巨头们试水过,创业者们努力过,市场上也有诸如“阿里师生”、“我的班”、“微校”等软件产品涌现,但发展的速度与规模始终平平,这又为什么呢?来,今天我们尝试从不同时期、不同背景下梳理对比一下中美家校互动产品的发展差异:

 

第一、一前一后的教育信息化战略发展

 

作为一款具代表性的“教育信息化”产品,家校通的诞生和成长之路与国家的教育信息化战略密切关联。美国做为教育信息化的大国,教育信息化应用走在世界前列,历任美国总统始终遵循“要运用信息技术促进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战略方针,早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就已经开始应用网络媒体进行教学。

 

而我国的信息化建设在80年代才开始展开,加快教育信息化建设在2010年国家颁发《中长期发展》才首次明确提出,2015年初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提到“互联网+”战略必将推动中国教育信息化加速发展”的重要思想,可以看出当前政府对教育信息化推进的高度重视,使得教育信息化建设正在成为中国家园互动行业发展的加速器,这也是近两年家园互动产品扎堆广受市场关注的重要原因。

 

第二、不同的市场用户需求

 

由Remind发展历程看来,家校互动在中学及以下教育中所起的作用最为明显,在我国,基于幼儿园应用的家园互动平台却发展得更具特色,这与受教育的主性质有关,学龄前儿童的教育本身是件复杂的事情,不是家庭一方面能够单独胜任,也不是幼儿园能够独立胜任,必定要两方形成合力才能保障出教育的效果,再加上中国的育儿绝对是一项大工程,四个老人两个大人围着一个宝宝转是常态,而相比欧美的“一个人能带一群孩子”的育儿模式,中国家园互动软件的应用在幼儿园里的迅速普及和发展必定是首当其冲。

 

在苹果商店的免费教育类榜单中,排名第一位的本土家园互动产品是为幼儿园提供家园互动服务的智慧树,这款上线仅一年的产品目前的总用户数目前已接近200万,其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算上目前已安装并未激活的用户,平台上的实际总用户量应该在350万左右。智慧树平台内部的数据显示,2015年3月到4月的开学高峰季,合作园和达标园均呈现每日两位数的增长态势,最高一天的开园数量甚至超过了500家园,虽然限定了更为严格的开园制度,老师和家长在平台上的活跃值仍然呈直线增长,这样的数据也直观的透出整个中国家校互动产品的渗透率上升势头强劲。

 

第三、不同的国情和文化环境

 

中国当下的城乡二元发展结构,是留守家庭数量急剧上升,乡村产生了大量的留守儿童,家长不能对孩子教育有着及时的了解,而城市工作生活的压力,家长对孩子的教育也是有心无力难以做到时刻关注,导致了教师和家长的共同教育协作几乎没有,这两类具代表性的中国用户需求决定了中国的家校通产品从根本上要解决问题的是搭建“心灵陪伴”的桥梁,也就是说在中国,家园互动产品的核心关键在于解决沟通和陪育,而并非依靠技术本身。

 

反观美国对教育方式和理念的界定,和中国区别是很大的。美国的社会教育体制十分注重实际的应用能力,教师和学生、家长三方更加关注学生的学习过程、状态和效果,因此Remind在早期的产品定位上更强调师生通讯,老师和学生在平台上交流和双向讨论,应用中后来才增加与家长的互动。在中国,不计其数勤奋又严苛的父母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中国的家校通产品在形态和内容上不得不考虑将家长作为“教育相关者”的角色放进来,因此家长这端的用户和需求自始至终都是产品形态上不容忽视的一部分。

 

第四、不一样的用户痛点

 

如上文所述,Remind通过调研问卷、分组讨论等在线工具帮助老师和学生解决教学中的实际问题,创建的初衷更多是解决老师、学生和家长的安全交流和探讨。而中国家园互动产品的价值和意义则不同,过去3年甚至5年,中国家校通行业的革新除了产品形式更丰富以外,没有特别大的技术与功能突破,而事实上将以往传统的教学模式搬到移动互联网上已经是一件不小的工作量了,因为化繁为简实际上并不容易。

 

一项调查数据显示,中国的教师虽然很忙,但是真正用于课堂教学的时间却并不多,中国中小学教师每周课时平均为16节,因此每周教学时间为12小时,每周工作时间为54.5小时,从事课堂教学的工作时间仅占总工作时间的22%。国外教师从事课堂教学的时间约占总工作时间的1/3以上,那么中国的老师们时间都去哪了?

 

备课、教研、听课、开会、批改作业、教学计划,撰写各种业务学习和报告、政治学习、课堂笔记,另外还有不计其数的校务活动和学习会议,看到这里,我们应该脑海中可以浮现出一款理想的中国家园互动产品(老师端)的模型了:老师们并不需要一个Facebook的工程师,也许只需要一位更理解他们工作的互联网产品经理。

 

再往前看5年,我国的教育行业必定将因为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而发生颠覆性的改变,而未来这种颠覆的程度在中国一定更走得更深。

 

一方面,当前整个家校互动领域的市场占比刚刚临近5%,而任何行业渗透率从10%到50%发展的进程是最快速的,另一方面从用户数的角度看,Remind目前有约150万的老师和2350万学生、家长用户,而中国家校互动用户的占比还非常之低,行业整体才刚刚迎来洗牌期,产品竞争空间和用户的开发潜力巨大,发展也理当更受期待,期待在信息化革新和互联网+”的春风里出现高水平的中国 Remind,让教育者轻松快乐,让学生与家长共成长。

 

本文作者李燕,微信公众号:天方燕谈(ID:tianfangyantan)

本文首发于钛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