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教育,一堂学校从未教过的课

跳兔子 0

6月12日,由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职业》杂志社及CCDA中国职业生涯发展协会共同主办,北京新精英生涯独家承办的第三届中国职业生涯发展论坛,在北京亮马河会议中心举办,本届论坛以“职业生涯的变革与机遇”为主题,探讨了高校、中学的生涯教育和职场中每一个人职业生涯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茄葩作为媒体代表受邀参加,全程参与中学生分会场“高考改革,生涯教育必行之路”的报道。

 

89b1OOOPIC50

 

英文单词career的中文含义有两个,一个是职业,另一个是生涯,它显然不同于work(劳动)和job(工作)的任何一种意义,而无论是职业还是生涯,都有一种贯穿始终的意味,像是伴侣,贯穿一个人的一生,陪伴一个人的始终。career education的中文翻译是生涯教育,是指以引导个体进行并落实职业生涯规划为主线的综合性教育活动,在国外已有几十年的历史。

 

这样一个重要而意味深长的课题,在我们的多数家庭中,被“女孩做个会计或者老师挺好”或“毕业后就来接我的班”的父母之言草率决定;在我们的学校,被几堂生涯教育的讲座,几次填问卷做调查匆匆代过;或是学生凭着自己对世界的一知半解,误打误撞,踉踉跄跄跌入某个专业、某个职业,到头来就有了谁谁谁是最会煮饭的摄影师和最会写诗的农民姐姐的“复合型人才”。

 

在中国有个有趣的现象,人们关心教育,但大多数人把教育等同于分数和成绩,这也导致了对生涯教育的缺失,因为高考结束,考上大学对于很多家庭来说,教育的任务已经完成。而教育,是一生的事,活到老学到老,不仅学习语数外史地政理化生,对自我的学习,对外界的学习,对自我和外界关系的学习,老师没有讲过,只有那些报考心理学专业的同学有幸选修“生涯教育”的课程。而学校某方面的教育缺失势必会催生相关市场的兴旺,今年高考后,高考志愿填报咨询机构开出2万天价,指导学生填报志愿选择大学,不少土豪家长不吝砸金,只为孩子能获得“专业”的生涯指导。

 

而在欧美发达国家,生涯教育已经不再是嵌入学校教育的一个模块或插件,它不仅仅是职业教育,更是贯穿小学、中学和大学所有教育环节的内核。

 

在美国,生涯教育概念的起源地,早自1971年联邦教育总署署长马兰在全美中学协会年会上就提出了生涯教育(Career Education)的设想,1972年尼克松总统宣称,生涯教育是“由政府创办的一种最有前途的教育事业”。

 

在德国,有全世界最完备的职业教育体系,中学基础教育阶段就开始按照社会需求和学生特点将人分成实际应用型和研究开发型两类,而且在规模控制上一直注意将大多数人引向实际应用型,研究开发型基本控制在全人口的三分之一左右。

 

在日本,“生涯形成科目”是一门关于思考“如何生活,如何工作”的讲座类科目,通过教师的讲授来增强学生的理想或职业意识,传授在社会中生存、发展的方法。各高校纷纷开设了针对一、二年级学生的以“生涯设计”为主题的讲座,或将其作为公共科目讲授,如秋田大学的“生涯形成入门”、大分大学的“职业和生涯开发”、高知女子大学的“女性和生涯”、北海道东海大学的“现代文明论·现代社会理解”、茨城基督教大学的“生涯设计”等。

 

当然,在教育资源丰富的首都北京,也有很多中学在生涯教育方面有所尝试。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早前的“体验式学习在生涯课教学中的应用”中展示了“感悟人生”、“探索自我”、“走近职场”三个模块,在教师的指导下,学生们分别进行了空天飞行、创新设计、公益摄影、模拟联合国、悦读学生涯、看电影学生涯、潜能发现之旅等生涯体验。”生涯教育是从教育者的角度表达的,如果从学习者的角度,生涯发展最佳学习方式是体验式学习,生涯不是教出来的,最重要的是体验。”北师大实验中学副校长杨文芝表示。“今天的体验式教学,教师由传统的知识传授者变为学习的组织者、指导者、引导者,不但在生涯教育领域值得提倡,相信也将引领教育改革的基本方向。”

 

然而,在中国的大多数地区省市的学校来说,生涯教育仍然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熟悉是因为部分地区对职业教育有所探索,但还比较粗浅;陌生是因为在职业教育背后隐藏着认识自己、发现自己、悦纳自己的幸福教育,学校乃至家庭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据茄葩获悉,参与中学生分会场“高考改革,生涯教育必行之路”的主题探讨的多数观众,是来自全国各地学校学生指导中心的老师,他们对学生职业生涯教育求知若渴,却对如何操作感到迷茫,体验式的职业教育对于学校来讲颇具挑战,这堂“生涯课”虽亟需开课,却无的放矢,有待社会各方(政策支持、校企合作、家长配合、学生参与)合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