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家教的故事里,好未来在扮演怎样的角色?

轻轻家教

 

短短一周,轻轻家教和线下一对一机构的抢老师大战,就从上海烧到了广州,从精锐昂立2家蔓延到了9家联盟。大家都在讨论线上线下互联网对教辅的冲击的时候,几乎没人注意到,在覆盖广州规模最大的机构联盟里,缺少了K12领域很重要的一个成员“好未来“的身影,而好未来旗下品牌“智康一对一”在北京市场正做得风生水起。

 

值得玩味的是,就在不久前的5月8日,轻轻家教透露已获得好未来B+轮的战略投资,没有具体透露数额的融资新闻也没有引发太多议论,只是简单的被解读为线下机构好未来与轻轻家教的资源整合,被一笔带过。

 

然而,轻轻家教和上海最大一对一机构精锐昂立的斗争,把轻轻家教的幕后金主再次推出水面,作为智康亲爹的好未来,战略投资一个行业竞品“轻轻家教“,来抢自家儿子的饭碗,到底是出于一个什么样的思路?

 

对,很多人认为这是线下机构的自我革命。不可否认,在2014年,好未来曾收购、注资的一系列在线教育产品和企业,他们给外界留下了紧跟科技步伐的印象,而这样的改变也正迎合了投资人的关注点,因而在美股的表现直追新东方。然而,此次和轻轻家教的合作真的只是一场“自我革命”?那为什么好未来选择的是“轻轻家教”,而不是跟谁学、请他教等市面上一系列相似的产品?难道好未来的投资逻辑,仅仅是看对方有没有LBS?

 

回放一下,在这场家教战打响之前,曾发生过一些什么样的事?

 

上海最大的两家教辅机构分别是精锐和昂立,广州的主力是唐俊京创办的卓越教育。除了借壳新南洋已曲线上市的昂立外,精锐也在计划明后年冲击股票市场,而此刻的卓越早已经进行了多轮融资。

 

而恰逢此时,“轻轻家教”以鼓励老师创业,帮助私人教师职业化,不和机构建立合作,反而争夺线下教师资源,并通过老师资源进一步席卷学生资源,让主流的机构受到了不小的刺激。

精锐教育的张熙此前也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激烈的表示不满。 “K12市场这么大,以广州为例,几家主流培训机构加起来的市场份额不超过10%。这个市场现在连一个垄断者都没有,但是他们想到的是挖培训机构的老师,让这些老师把自己在机构的学生带到线上去,这显然是不正当竞争。”

 

然而这些教师和学生资源,虽然并没有形成大规模,却可以让某些在区域市场一直郁郁不得志的机构得到很好的补充,获得行业领衔的机会。

 

换一个思路来看,就算是不能获得太多补充,用抢资源的方式把区域性市场大鳄的步伐扰乱,进行新一轮的师资分配,也是次级机构的利好信息。

 

轻轻家教从上海起步,通过过去积累的资源渠道迅速的扩张到广州、深圳和上海,在南方市场获得了用户,也获得话语权。

 

鼓励老师个体创业拉拢线下生源,不和机构合作而换掉赛道,这些对一直在南方市场无法称霸的好未来而言,都有很核心的价值。这也基本可以解释为什么好未来在教辅O2O平台上选择是“轻轻家教”,而不是选择和机构合作的其他产品。

 

当然,此外还有精锐胡国志和昂立刘常科的背书的因素。隐于幕后的好未来作为两条赛道的运动员,自可安心守株待兔,广州智康也就自然不可能参与联合声明,跳出来抽自己的脸了。

 

本文作者:冇有,邮箱:maoyou501@foxmail.com

本文首发于腾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