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结束了,但有些东西还在……

昆仑瓜 0

高考11

 

今天结束后,2015年的高考就已接近尾声,942万18岁左右的学生就此告别中学时代迈向大学。现如今,高考在过去具有“命运转折点”般的意义已被撼动,花样繁多的“高考捷径”的出现让人大跌眼镜。名校替考、百万入学、高考移民、作弊神器,这些词眼屡屡刺痛社会诚信的敏感神经。高考尚未结束,高考讨论的高潮已提前到来。

 

湖北高校学生误入歧途,成高考替考团伙帮凶

 

6月7日,在2015年高考语文科目的考试结束铃声还未敲响,10点49分,《南方都市报》微信公众号一则名为《重磅!南都记者卧底替考组织此刻正在南昌参加高考》刷新读者三观。

报道中称,“南都记者往潜入一个高考替考组织,湖北个别高校多名大学生加入,试图通过枪手牟利。今天(7日)上午,包括南都记者在内的多名枪手正在江西南昌一些高考点参加考试。”(援引自《重磅!南都记者卧底替考组织此刻正在南昌参加高考》。)

 

这让我不禁联想起去年的河南高考替考案。同样的记者调查、同样的湖北枪手,替考规模高达127人之多。最终,58名教师和职工受到开除公职、降低岗位等级或记过处分,另有10名有公职职务的替考学生家长受到撤职或降级处分。然而不到一年,高考替考事件再次发生。虽事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具体问责不便议论。但是事件的再次爆发留给我们的警示是,杜绝替考事件的再次发生,需要对高考的各个环节的把关人严格把控、需要对有侥幸心理的家长教育、需要对替考的枪手同样予以引导。如果事件最终仅仅以替考的枪手受到惩罚为结果而替考背后的利益链条没有斩断,替考仍然会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态势蔓延。

 

河北官员将孩子送往内蒙古,“移民”不成反被查

 

就在高考前两天,远在千里之外的内蒙古赤峰市,同样发生着关于高考的另一个阴谋。部分考生家长利用某些地区的优先录取政策的优势,私自将孩子外地户籍改为诸如内蒙古等偏远地区的户籍,以此走捷径,这些考生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高考移民。

 

据澎湃新闻6月4日报道,在今年高考开考之前,内蒙古自治区教育招生考试中心接到大量举报河北各级官员将孩子送往内蒙古参加高考的举报电话,被举报的官员分布在河北各地的党委组织部、公安局、水利局等众多部门。部分家长“移民”热情之高甚至催生了一个倒卖户口的地下产业。有人通过自己的关系帮助河北家长将户口迁移至内蒙古,趁机收取“中介费”。

 

“高考移民”热潮并非新鲜事物,早在2011年发生在贵州的“高考移民第一案”让人愤恨,同时又让人对当事人感到惋惜。留守农村、高考落榜、移民贵州、考入武大,农民工二代韩志伟选择与父母不同的方式进入城市,他给自己改名为鹏高,冀望从此展翅高飞,开始自己的城市生活。但冒险一跃的脱贫路径却让他跌落云端,身陷囹圄。遗憾的是,仍然有人铤而走险,步韩志伟的后尘。

 

除了“移民”和替考,艺考百万砸名校、高科技设备作弊的新闻也是在每年高考期间层出不穷。这在让我们批判之余也给我们的教育提了个醒,无论用科技的手段如何颠覆,人在教育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原始的懒惰、贪婪始终不变。当科技为学生带来越来越多方便的同时,如何把控学生对于科技的使用的度?这一点不仅在高考的一次考试中要思考,教育产品也要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