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美国老派高中如何修炼成o2o新秀

 

0_meitu_1

 

原标题:哈克里学校:支持有效教学而非“技术灌输”

 

Hackley School(哈克里中学),创立于1899年,位於美国纽约州,是一所男女合校的寄宿制中学,提供小班授课,额外援助,与父母时常的交流沟通,学生与老师在户外的一些互动,提供学生住宿的教员,参加专业的团队运动,专业教员的指导。

 

走进哈克里,犹如走进了一座迷人的城堡。这是我们在纽约走访的第二所私立学校,如果说招收9-12年级的只有300名在校生的石溪中学像庄园,那么致力于K-12教育的1200名在校生规模的哈克里中学(Hackley School)就是一所城堡中的学校,116年的历史让走进学校的每一个人都能立刻感受到历史的厚重和传统的经典。然而,就是这样一所“古典老派”学校却在给我们的议程单上赫然写明交流主题为“O2O”。哈克里是否正在进入学校转型的新时代?当传统与未来相遇的时候,他们是如何应对冲突的?这让我充满了好奇。

 

一切从支持有效教学开始

Walter C.Johnson已担任了20年校长。在哈克里学校担任校长职务将近20年的校长Walter C. Johnson始终身处无形压力之中,从私立学校排名看,哈克里在全美并非第一方阵,如何让学校在K-12体系中既保持着自身传统优势,又能与时俱进地适应于快速变化的未来,这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他向我们这样分析学校的现状:有毕业于顶尖高校的资深教师150名,他们选择薪水并不高的哈克里的理由是这里有学术自由,以及1:6.5的师生比让他们能够从学生明显的成长变化中获得自身价值实现的满足感;有来自于世界不同国家移民的家庭,他们虽大多属于中产阶层,但文化的多样性既是资源也常常带来需求多元众口难调的境遇。“在这样一个充满不确定的时代,百年老校必须用主动适应未来的行动向家长宣告,我们依然提供的是最好的学校教育”,Johnson校长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并不轻松,“我们需要转型,而且转型的关键在于教师,但最大的挑战在于教师本能的抗拒,因此我们必须从支持教师有效教学开始,因为只有让教师在每天的‘主业’中尝到甜头,才能让改变一点点发生。”

 

在哈克里中学,有两位技术主管非常敬业,他们平时除了提供技术支持,还担任计算机和数学教学。他们理性地认为,要改变教师,必须重新定义课堂,但这绝非“一日之功”。于是,他们所做的就是全身心致力于为每一位教师适时提供有效的教学工具,然后从每天改变课堂一点点开始,而不是为了技术而技术。

 

机遇来自于2012年的冬天,一场大雪让两位数学教师受困无法前来学校上AP微积分课程,一边是教学的进度,一边是等待的学生,两位教师一筹莫展。此时,技术老师提供了录制微课的工具,并通过远程教会了两位教师如何使用。下大雪的那几天,学生通过教师在家录制的每集10分钟的微视频实现了学习目标。这一关键事件对教师们的影响很大,他们对此发起了研讨:10分钟的微视频将以前教师整堂课所要讲授的内容提炼成更为精要的若干个知识点,非常聚焦,有利于学生按需吸收;微视频增加了提问等互动环节,使得教师可以了解到每一个学生的不同想法;学生们在网上看到了“自己的老师”,还能超越时空的深入探讨,倍感亲切,这提供了良好师生关系的另一种可能性。

 

这个关键事件之后,越来越多的老师开始接受改变。于是,技术主管为每个教师提供了创建班级页面的模板,老师按照学生的特点和自己的擅长创建起富有特色的班级管理平台,记录和整合学生的学习信息,并向整个社区开放,让家长们都可以通过这一平台了解孩子的学习状况;他们提供给教师更多地在线学习工具和APP资源库,让教师在组织课堂教学的同时在线创建相关的话题标签,超越了课前课中课后的边界,并以单元设计为单位,让师生在教与学过程中的创造力得以显现;他们还支持教师根据自身需求在谷歌所提供的整套教育教学解决方案中选择适切于自身教学的APP,实现可以在任何终端上支持24小时无边界学习的目的。

  

策略推进教与学方式变革

当技术悄悄地“粘住”教师的日常教学,学校于2013年通过项目的方式启动高中起始年级自带设备(iPad等苹果系列)进学校,2014年又启动了新一届高一加入。对这样的推进策略,校长颇有成功感,他说,我们不急着全面铺开,通过一个年级一个年级的试水,才能让教师处于既不拒绝也不盲目跟风的状态,技术是双刃剑,要投入热情也要保持警醒。在两个高中年级使用自带设备进学校的过程中,学校侧重于两方面的推动,一是教师积极寻找和创建资源为教学所用,给学生提供丰富的学材或按照自己的学习方式在课前课中课后选择性使用;二是允许学生参加学校以外的在线课程学习,并鼓励学生获得相应地学分或课程结业证书。

 

对于学生自带设备进校园学习,哈克里学校既拥有开放的心态,也保持适度的警醒。说实话,一位在“传统城堡”中待了近20年之久的校长,其言行细节中还是让我深感某些深层的谨慎,他说,我不太相信技术的替代性,任何时候,学生都需要教师在真实场境中所提供的帮助,尤其是学生的人文素养比仅仅传授知识更为重要,师生之间、生生之间以及学生与家长之间的交往关系和实践体验非常重要。他对在线课堂并不乐观,而且坚持认为,在线教育比较便宜和便捷这是事实,但对于能够支付得起一定费用的家庭在未来依然还是会选择有社交环境的学校的。不过,说到这里,他又显得犹豫起来:“话说回来,美国选择‘在家上学’方式的人数越来越多,想想恐龙都灭绝了,未来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呢?”

 

然而,不管怎么说,从校长到技术主管,抓住教师这一核心群体,通过支持其有效教学的方式,并以年级为单位谨慎推开,这是学校拥抱变革实现转型的主要策略。校长说,任何时候“内动力”都是最重要的。上个世纪,当人类可以通过公共图书馆来实现自主学习的时候,究竟有多少人真正利用这样的资源改变学习方式获得成功,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因此,面对变革的时代,哈克里学校较好地关注到师生的内动力激发,尤其是作用于教师教学的内动力:他们提供给教师有效的工具资源,但又并非“规定”教师必须使用,“教师什么时候用都可以,只要他们认为这是最佳点”;学校利用每年暑假组织技术夏令营,邀请教师们参加,同时把重点人群锁定在“中层”或项目主管层面,因为在学校看来,这个层面的推动作用最为关键;学校还助力于教师自主开发电子书,并提供学生下载教师的PDF资料、板书和有不同观点分享的笔记,调查显示,这样的做法深受学生的喜爱,他们可以摆脱实体书本的局限,在电子书上实现共同智慧的分享和个性化的创造。

 

另外,在哈克里学校,我还发现一条重要策略,那就是尽可能服务和支持于教师的有效教学,通过探讨和分享来获得重新修正课堂的共同智慧,但绝不把“技术应用”作为指标来评价教师。“我们需要的只是促进教师用不同的方式保持学习的动力,而不会用这样的规约去评价教师,教师要有自身的专业空间,而且会再很长时间里依靠积累的经验和自身的经历背景来促进学生更好地学习,因此不能让规定指标而迷失自我,至于技术该在哪里隐身或出现,都应属于教师自主发展的组成部分”,两位技术主管如是说。

  

哈克里学校的启示

在哈克里学校参访的半天里,我看到了一所历史悠久、传统深厚的基础教育学校是如何走在转型路上的历程,其中有几条启示值得借鉴:一、 教师是学校变革的关键人群,让教师投身变革的动力在于让其看见“自身教学有效性”的不断提升,在这根主线上的“技术显灵与隐身”对教师摆脱“本能抗拒”心态较为有利。二、 学校较为明确地确立了“方法和目的”之间的关系,“用技术”只是方法之一,根本的目的在于让教师在一个变革的时代保持“学习力”,如何立足今天的教学培养未来的学生,教师必须始终拥有“学习的热情”和“终身学习的能力”。正因为学校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所以才避免了“技术灌输”,让教师在自身学习的过程中发现技术的优势,矫正和丰富教育的经验,助力于教学的有效性。三、移动互联时代的来临,给了全球教育同行一次“重新定义学校、重新定义课堂、重新定义教师、重新定义学习”的机会,无论城市还是乡村,无论传统还是现代,无论知名还是草根,无一例外地被“卷入”到这场时代的大趋势之中。在这个大趋势面前,哪怕是像哈克里这样的百年老校正在遇到的问题与我们正在讨论和探索的领域基本相同。这是一次重新洗牌的全球机遇,也是一道挑战自我的世界难题,在公平的互联世界里,谁更深刻地认识到“学习”的价值,谁把“学习者”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谁能更精准地识别与满足未来的“学习需求”,谁就能够赢得未来。

 

总之,哈克里是一所能够折射最真实的今日美国教育状态的主流学校——“学校处在变革之中”,面对不可阻挡的未来趋势,学校在突破与观望中亦步亦趋,在坚守与改变中小心翼翼,在让学校获得更好的排名与让学生拥有更好的人生之间徘徊犹疑。但,它的主流是在改变、在生长、在选择中重新定位。

 

(资料来源:文章转载于沈祖芸  教育能见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