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答疑神器,这些问题想清楚了吗?

答疑神器

 

学习有三宝:作业、提问和思考。最近,一系列拍照搜题的答疑类应用,正在悄悄地改变着学生传统的做作业方式。然而,这些答疑类应用在让写作业和提问变得更为简单便捷的同时,是否能提高学生思考的能力?作为家长,该如何正确地看待和引导孩子使用这些答疑类应用?作为应用开发者,又有哪些可以改进的地方?

 

什么是答疑类手机应用?

 

用户可以在手机的应用商城中免费下载并安装,用手机拍下或读出作业中的题目,上传到应用平台,在数分钟内就能得到系统给出的详尽解答过程。提供答案的途径主要有两种:一是在线答疑,比如使用“作业帮”的用户在线及时回答问题;二是题库匹配,当孩子们上传了自己疑惑的题目后,系统会立即在题库中进行搜索匹配,回复详细的解题过程。

 

答疑类手机应用可能带来哪些改变和影响?

 

答疑类应用(作业帮、学习宝、学霸君、作业通等)利用图像识别、题库匹配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在解决了学生做题与答疑困难的同时,也悄悄改变着家庭因素对学生成绩的影响,以及学生之间的交往关系。

 

减少家庭因素与学生成绩的相关性

 

家庭收入:一些较为富裕的家庭通过聘请家庭教师“陪”孩子写作业,来解答孩子每天写作业过程中遇到的疑惑。每月聘请家教的开销对于普通工薪家庭来说是难以负担的。普通家庭孩子的作业难题往往无法得到及时的解决,日积月累可能会挫伤孩子的学习积极性,进一步加大了普通家庭孩子与富裕家庭孩子之间的成绩差异。答疑类应用的产生和普及,让普通家庭的孩子对作业的困惑也能得到及时解答,可能减少家庭收入对孩子成绩的影响。

 

家长教育程度: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家长,往往能够引导并解决孩子在每天作业中遇到的难题,而那些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家长,对于孩子的难题往往束手无策,只能督促孩子写作业。答疑类应用的产生和普及,让无法从家长处得到帮助的孩子,有机会从其他途径解决他们的困惑。

 

改变学生之间微妙的交往关系

 

在学生时代时,成绩好的学生往往受到其他同学的追捧。因为这些“好”学生掌握着学生时代最稀缺的资源:作业的 “正确答案”。在手机还不普及的时代,每天放学之后,“好”学生家的固话往往成为热线,帮助同学解答当天作业中的难题;第二天交作业之前,“好”学生的课桌常常挤满了寻找作业“正确答案”的同学。答疑类应用的产生和普及,让 “正确答案”不再成为“好”学生的专属资源,其他同学可以轻松便捷地搜索到答案。这或许正在悄悄地改变着学生之间微妙的交往关系。

 

然而,答疑类软件在减少“正确答案”的权威性,让做题和答疑变得更便捷的同时,也对学生思考习惯的养成带来了令人担忧的潜在影响。

 

孩子解决问题的自主性可能减弱

 

作业的目的既是对每天学习的知识点进行考察,又是帮助学生自主回顾、梳理知识点。作业中的难题往往体现在对知识点考察的综合性和复杂性上,是希望提高学生对知识融会贯通的能力。但思考难题的风险可能是付出半小时却徒劳无功。答疑类软件让学生可能在数分钟之内就得到难题的正确答案。单从表面的投入-产出的关系看,通过拍照搜题的答疑类软件对于学生来说真是性价比很高的选择。

 

孩子对外界的依赖性可能增强

 

但是,比放弃思考直接搜题更令人担忧的是,孩子可能连最基础的题目也依赖于答疑类软件。今后,将会出现这样一群学生,他们每次作业得高分,却对所有知识点一窍不通。他们对外界工具的依赖性增强了,但是缺少了内在解决问题的动力。

 

孩子的抗压性可能减弱

 

老师经常说“平时的作业只是练兵,考试才是真正的战场”。有些同学的战场成绩和平时练兵的表现相比总是大失水准。这往往是因为他们的抗压能力太弱,在考试时过分紧张。学生在练兵时,能利用答疑类应用获取正确答案,却无法在真正的战场继续使用它。这潜在地增加孩子在考试时的焦虑感,减弱他们的抗压性。

 

如何引导孩子更好地使用答疑类应用?

 

拍照搜题的答疑类应用确实让孩子们在学习过程中的做题和提问变得便捷省力,但却无法解决学习的核心问题:思考。作业的目的不是获得正确答案,而是通过自主的思考巩固知识,解决问题。思考的过程是无法被任何学习工具所替代的。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家长就该禁止孩子使用答疑类软件呢?当然不是,家长应该引导孩子正确地使用这类软件,让他们更好地帮助孩子通过思考解决难题。首先,让孩子在独立的环境下完成作业,保证他们对知识点的掌握和对难题的思考时间;在此基础上,准许孩子使用搜题软件寻找题目的答案,在获取答案后详细解读答案思路,在理解的基础上自主回答,触类旁通。

 

对于答疑类软件的开发者,我们也提出了更多要求。只有真正了解学习本质的教育产品,才可能持续地占领市场。例如,答疑类应用可以对题目进行难度分类,家长可以在孩子使用应用前设置难度下限,只有对难度下限以上的题目进行的搜索,才会回复答案;同时,回复答案的过程可以逐步呈现的,这将给予孩子更多的思考空间。

 

本文作者芝麻西瓜,北京大学本科生,新加坡国立大学公共政策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