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要的现在都有了,未来还需什么样的“哆啦A梦”?

伴我同行--要用版

 

儿童节里说童年,听取哭声一片。

 

近日,3D动画电影《哆啦A梦:伴我同行》刷遍了昆仑瓜的朋友圈,也引爆了如今都已奔三的一代人的集体回忆。当时,几乎每个小朋友都幻想有一个机器猫陪在自己身边。与其说爱蓝胖子,更不如说爱蓝胖子兜里的宝贝。时光荏苒,当时认为的遥不可及,如今竟也变成现实。看看自己这些年经历了哪些科技带给你的改变。

 

记忆面包VS题库

 

题库VS记忆面包

 

遥想当年,大雄为了记住考试要考察的所有题目,不惜将题目页页印在记忆面包上统统吃掉,最终撑破肚皮,幻想破灭。

 

如今,题库来了。纵观市面上火爆的题库产品,涉及领域囊括K12、语言、职业技能、考研,题目内容也以多知识点、考察频次、正确率、推陈出新。大雄如果现在还在,一定会乐不思蜀。

 

不过,题库类目前多以免费模式获取用户,如何变现成为媒体、公司都在关注的点。单一的为高考打出收费版题库的方式纵然有效,但周期有限难以长远获利。所以,题库这款面包,用户感觉好吃,公司不太好做。

 

自由电子打印VS语音输入

 

语音识别要用的

 

大雄因为懒得写字,想要可以语音识别的打印机。最终打印的结果啼笑皆非。

 

如今,语音识别已经实现。在目前的应用中,往往将打印成字的步骤省略,直接过渡到搜索引擎。在题库类产品运用明显,学生搜题时可以选择语音输入、方便快捷。最近的例子便是,新东方在线与百度语音合作,对着百度语音说“我要查高考”就可轻松获得各个科目的高考信息。当初大雄般的懒已经成为现在人们创造出各种科技的动力。

 

不过语音识别的目前问题,在于精准度差强人意。这一点和拍照搜题的Bug大体相似,因识别度不够导致搜出来的结果答非所问,较差的用户体验难以维系用户群体的长期活跃。所以,科技还是第一生产力咯。

 

空气蜡笔VS 3D打印笔

 

3D打印笔 (2)_副本

 

 

动画片中,大雄用空气蜡笔画了人、动物,最终画了一架飞机带着静香哆啦A梦飞走了。当时的理想如今也变成了现实。

 

之前被媒体报道的美国Future Make公司,在2014年年底将其Polyes Q1 3D打印笔放到Kickstarter上面做了众筹。众筹成绩很理想,共筹得约14.7万美元,产品售出约1200支。目前所有定单已经全部交付。 

 

这款针对设计师及儿童的3D打印笔之所以广受欢迎,主要是因为其采用了无毒无污染的冷媒树脂。通过光固化技术,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将常温的液态树脂固化,完成“打印”。产品避免了常规高温型3D打印笔可能会产生的烫伤隐患。 

 

目前,这款打印笔前期主要面向儿童及设计师人群,为了让用户有更直观的感受,他们正在计划在北京做两个实体店,用户可以现场体验产品。同时,在京东和天猫及淘宝做线上直营。

 

不过,3D打印笔目前市场价较高。记者在京东上查询,一支3D打印笔的售价普遍在400元以上。所以,对于儿童群体来说,保证物美价廉会是其继续推广的一大优势。

 

蓝胖子是伴随着80、90成长起来的大众宠物,很多当时只属于大雄的“宝物”如今已经成为了小朋友现在的“玩具”。那么现在的小朋友,更需要什么样的产品,什么样的学习模式来助力他们的成长呢?

 

如下推荐可供参考:

 

感性思维到理性思维的培养

 

要想使孩子从直接的、具体的学习活动上升到间接的、概括的学习中来,逻辑思维的培养至关重要。目前的很多开发儿童逻辑思维能力的产品诸如CoderDojo、乐高积木、Code Monkey、Scratch语言和上世纪 90 年代的 LOGO语言的衍生产品,都在致力于打造儿童在学习中,知识与能力、学习与感受共同提升的新概念,为日后更深层次的学习打下基础。

 

知识型学习向素质型学习培养

 

很多人持以这样的观点:教育最重要的是学习结束后剩下的东西。可是学生的反馈结果往往是什么都没剩下,学习的东西完全无用。其实不然,目前我国整个教育体系过于强调知识点本身的掌握,而忽略了学习知识以外的理解能力、人文素质的培养、情商的塑造等更根本的决定孩子未来成长的因素,可是很多知识在科技的帮助下随时可以查询。因为意识到当前教育的Bug,北京目前的素质教育培训非常火。据“多学”透露,在其平台上,家长给孩子报名体育课程的特别多。强健的体魄才是未来继续学习的基石,素质教育的推进成为现在孩子更多需要培训的方面。

 

个性化学习模式、终身学习能力的培养

 

今年在青岛举办的国际教育信息大会上,习大大提出建设“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的学习型社会。这就要求我们,培养终身学习的能力。

 

通过个性化的教学,激发学生的兴趣和潜力;多种类的课程,针对学生情况差异化设置,全方位评价学生的能力。激发起学生学习的积极热情之余,探索适合其终身学习的个性化方案,一以贯之。

 

就像开头提到的,与其在朋友圈一片成人过儿童节,莫不如在回忆中稍稍走出来。毕竟儿童节已不是我们儿时的儿童节,哆啦A梦也未必能成为现在孩子需要的“哆啦A梦”。展望多一点,创造更多一点。